《朋友頗多體貼照顧的人》[朋友頗多體貼照顧的人] - 第一章

掉身邊所有財產,帶女兒遠渡重洋之前,將車子推進了河裡。
旁人看過就算了。
唯一會被嚇到的人,只有許燈。
蓋因她虧心事做盡,自知傷我至深,只憑着親妹妹的身份撒嬌做痴,逼我一步步退讓。
她也知道有一日我耐心用盡,更何況,我身邊尚有人質。
她的親生骨肉。
許燈發瘋似的找我。
衛總有一天發牢騷:「他媽的,你燒了老子的座椅還沒跟你算賬,還給老子留下這一屁股的麻煩,你知不知道那女人要我天天帶老婆孩子回張家吃飯?」
我哈哈大笑:「找你們有什麼用?」
他憤然:「我告訴你,真的有用,你再不解決,我就把你賣出去,雲琦已經警告我三次了。」
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
又惆悵。
和自己最瞧不起的人成了朋友。
平生最恨破壞他人家庭及操守不嚴之人,沒想到身邊摯友都如此做派。
說到底,受害者不是我。
我不是被蒙在鼓裡拖兒帶女等男人回家的人,我是享受到朋友頗多體貼照顧的人,因此假裝看不見他們惡劣私德。
我也不過如此自私而已。
因此我動了惻隱。
我說:「叫她來吧。」
衛知星鬆了一口氣,不期我還有條件:「她自己來,今晚之前來,明早之前走,別指望看見孩子。」
衛知星咋舌:「太為難了,她現在正在劇組拍戲,本來就是帶資進組,這樣搞,場面很難看。」
我氣不打一處來:「你替她講話?
你到底是誰的朋友?」
衛知星長嘆:「再不想插手你們姐妹的事。」
到底還是讓步。
許燈遠渡重洋來見我。
一見面,星味兒逼人,二十幾個小時飛機,她的頭髮還熨得服服帖帖,眉毛一絲不亂,唇紅齒白。
我本來有許多話。
二十幾年來,我看她的臉如同照鏡子,直到今日,她鼻子高了,下頜尖了,瘦如骨架。
許燈一看見我就哭了,梨花帶雨,不知為什麼,我的心軟不下來。
我說:「忙嗎?」
她說:「嗯。」
眼淚斷了線地往下掉。
我說:「你很適合去演戲。」
她說:「是啊。」
我沒有嘲諷她。
在一開始矯揉做作的眼淚流完之後,她流出來的是真的眼淚。
但人與人之間,有時候像有一盞燈,它亮着,相隔千里,也知道藕斷絲連,它滅了,再見面也只剩徒勞無功。
緣分盡了…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