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凱如》[裴凱如] - 《誘哄!偵探女也有春天》第9章 黑衣男子

韓霆握着手中的卷宗,微微閉上了雙眼。

他的腦海里只有一個問題,就是這個威脅事件已經過去多久了?貝母山謀殺是多久前的事了?派出所是**機關,是**機關,不可能像我們這種下三濫的公司那麼差。

可惡!這個女子,一語道破了他的軟肋!從貝母山命案發生到現在,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任何的頭緒。

在那次恐怖襲擊之後,他對張沁的印象很深刻,從外表上來看,他的確是一個關心別人,關心自己未來妻子的人。因此,這位女士說,他請私人偵探來查這件事情,一點都不過分。距離案發已經過去了四個多月,兇手非常的聰明,他對**的每一個動作都了如指掌,但是他卻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看來是被張沁請來的私人偵探給惹怒了,所以才會再次動手!

四個多月以前,一對即將舉行婚禮的夫婦來到**局,聲稱受到了威脅。倪月兒的房間里,除了她和她的助理和張沁的手指之外,沒有任何的線索。而蘇珊的助理恰好在事發那天放假,根本不知道是誰趁着中午的時候潛入了她的辦公室。而倪月兒則是在自己的公司見到了色狼;而前些日子的威脅函,就是他趁蘇珊去洗手間的時候潛入了自己的房間,這也太巧了吧?

貝母山的殺人犯是在半年多以前,如果不是他無意中看到了一朵暗紅色的桃花,他根本就不會去找貝母山,也不會去打聽倪月兒的創作日期,更不會注意到倪月兒在畫的過程中,聽到了石頭落在水面上的聲音。

倪月兒猜測的沒錯,這條被鮮血染成紅色的瀑布,是被人殺死的,而聽到石頭掉入水裡的動靜,就說明,這是一個殺人的人,將武器丟入了河裡。可惜已經過去了很久很久,他又在瀑布附近轉了一圈,卻什麼都沒有找到。等等,如果是在水裡,他怎麼會在這裡?

而且,這也能說明,在度月山莊殺人的時候,殺人的時候,殺死山莊的下人,都會用消毒劑清洗!他這樣作是因為**無法在案發地發現他有罪的證據。根據推測,這名殺手進入山莊,很有可能是想要偷一副油畫,而倪月兒親眼看到自己將殺人犯扔出了洗血手,這讓他非常憤怒。她一直在給倪月兒惹是生非,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難道是被人認出來了?

倪月兒的藝術展上,曾經有一個保安試圖偷走《愛如瀑布》,但是保安被抓了起來,這是一個屢教不改的罪犯,所以並沒有放在心上,更讓他震驚的是,這個小偷在幾天之前就已經去世了,他被主人看到了,無處可躲,於是順着下水道滑落,不慎摔了下來!

韓霆眸中閃爍着異樣的光芒,忽然想起什麼,連忙聯繫內部人員,讓羅志力,貝貝,陳林,大龍,立即前往他的辦公室。他長長舒了一聲,總算是放下心來!這是他從來沒有經歷過,被一個女子如此輕蔑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時候。

而且,她又是如何說出貝母山兇案的,又是如何將兩者聯繫在一起的?韓霆摸了摸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