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你又掉馬了》[偶像,你又掉馬了] - 第6章 友情客串(2)

冉立馬別過了頭,拉着周沐然往一旁走去。

「怎麼不見安娜?」

不明所以的周沐然只能邊跟着走邊回答道。

「我讓她去酒店給我拿暖寶寶了,肚子疼的厲害。」

肖冉聞言駐足,拉着周沐然仔細瞧了瞧,還真的是臉色有點兒蒼白。

「來大姨媽了?早知道前兩天就不拉你太放肆了。不然和導演請個假,回去休息會兒?」

難怪剛扶着周沐然的時候,她摸到她的紅衣背後有點兒濕。

這傢伙居然這麼能忍。

周沐然倒是無所謂笑道。

「沒事兒,哪有那麼矯情。不是你說的嘛,演員上台,戲大過天。這不是剛好等會兒拍虛弱戲,妝容都不用特意化,多省事兒。」

這時天空好像已經朦朦亮了。

劇組打的橘黃色燈光下竟顯得周沐然的笑中帶有一絲認真與倔強。

肖冉嘆了口氣,無奈搖頭。知道這姑娘倔強,但又心疼她。怕她着涼於是把外套脫下來披在了她瘦削的肩膀上。

周沐然想拒絕,被她按住了。

「不想待會兒拍不了戲就穿着。休息室在哪兒呢?扶你去休息會兒。」

肖冉扶着周沐然往休息室走去。劇組為男女主劈了個單獨的休息室,方便放男女主服化道的東西,也方便做妝造。

肖冉沒想到的是,在休息室竟然見到了顧昕航。

高大的身體正坐在化妝凳上乖乖的被化妝師卸妝。

肖冉愣了,他怎麼在這兒?

「怎麼了?」

周沐然見肖冉停住了,有點兒疑惑。卻只見肖冉搖頭說了句。

「沒什麼。」

她剛說完。他倏的一下,狹長的眼睛睜開了,雙眼皮因為疲憊顯得更加深邃。

周沐然往裡走的時候,顯然也沒想到顧昕航居然也在。看了眼剛睜開眼的男人又看了眼陷入沉默的女人,似乎有點明白了什麼。

「顧老師好。」

乖巧地打了聲招呼,帶着肖冉往自己位置走去。

顧昕航點頭回應。就在房間內空氣突然陷入一種詭異的安靜時,他似是突然想起什麼對周沐然關心道。

「周老師,我看你剛剛拍攝的時候臉色有點兒不對勁,你是不是不舒服?」

周沐然沒想到他這麼細心,頗為感動。

「沒事兒,就是肚子有點疼。」

顧昕航讓小助理給她倒了杯熱水送過去,說道。

「喝點兒熱水緩緩,不要硬扛。不行的話和導演說說,回去休息。」

還挺熱心,我都勸不動你還勸得動,才奇了怪了。

肖冉在內心腹誹道。但她並沒有表現出來。

果然,周沐然胳膊一伸,攬住肖冉的脖子笑道。

「那不能。我家肖老師說了,演員戲大過天。怎麼我也是要扛過上午的戲份的!顧老師下戲了,可以早點回去休息啦。」

顧昕航「嗯」了一聲,低不可聞地輕笑着重複了某幾個字。

「肖老師……」

嘿,笑什麼笑,瞧不起人咋的。

打破沉默的尷尬氛圍的是急匆匆衝進來的安娜,穿着背帶褲的小女孩兒從包里掏出了一沓暖寶寶,喘着氣對周沐然說道。

「沐然姐,你怎麼樣。我是不是來晚了?暖寶寶給你拿來了。」

「不晚不晚,你來的剛剛好。」

周沐然捏了一把安娜的臉,接過暖寶寶往裏面的換衣間走去。

安娜這姑娘,顯然就還年輕。響亮地叫了一聲「冉姐」之後,瞬間就變慫了,弱弱地沖顧昕航喊了一聲。

「顧老師好……」

然後又看着肖冉。肖冉被她看了好幾眼之後很莫名其妙,忍不住道。

「安娜,這是剛剛路上眼裡進沙子了?還是風迷了眼了?眼睛抽的挺厲害。」

見肖冉愣是沒明白自己的意思,安娜都快哭了。只能悄悄湊到肖冉的耳朵邊道。

「冉姐,我有個朋友很喜歡顧老師,想要他的簽名,但是我不敢……」

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話,她還再強調了一遍。

「朋友喜歡!」

姑娘,看你這表情,過來人就知道你是無中生「友」了。

「想要就大膽點兒,妹子。機會就在你眼前!」

安娜似乎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走過路過不能錯過。於是壯着膽踱步到妝已經卸的差不多的男人面前,輕聲問道。

「顧老師。我……能不能要你一個簽名啊?」

顧昕航抬起頭,沖妹子挑眉道。

「可以呀,我的榮幸。」

安娜一聽,高興得立馬從包里翻出個小本子和一支筆來,遞給了他。

男人接過來,伸手在紙上行雲流水地下筆了。遞還給她的時候還揚唇笑了一下。

「安娜是嗎?替我謝謝你朋友的喜歡。」

小姑娘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不用謝不用謝……」

哪怕隔了好幾步的距離,她感覺都能聽到這姑娘的心跳聲。

造孽。

「肖老師有朋友喜歡我嗎?我也可以給你簽名的哦……」

好傢夥,被突然點名的人感覺自己血槽已空!

「有啊,肖老師說她有個朋友也是顧老師的粉絲呢。安娜,快遞紙筆給顧老師。」

從換衣間出來的周沐然替肖冉霸氣回答,安娜默默遞紙:好開心,又接近了偶像一次……

肖冉:……

顧昕航笑着說了聲。

「是么?」

然後脾氣很好地給刷刷刷寫了幾個大字,撕下來對疊,遞給了安娜,安娜遞給了肖冉,被周沐然截了過去。

果然!

看字兒不過需要幾秒,但就這幾秒的時間,周沐然其實內心百轉千回了。

把手中的紙對疊回去,塞到了肖冉手中。周沐然一副瞭然和奇怪的表情,眼睛一轉笑着拎走了還沉浸在幸福當中的安娜同學。

「安娜,咱們去看看早餐有沒有買回來。突然有點兒餓了。」

突然被點名的安娜,反應過來。

「應該回來了吧。」

然後急忙去開門,讓周沐然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離去了,自己也顛顛地跟了上去。

今天是她跟周沐然以來最最幸福的一天!

這時顧昕航剛好卸完妝。化妝師帶着工具離開了。

顧昕航轉頭對小助理說。

「小朱,你去吃早飯吧,吃完自己回去休息。辛苦了。車鑰匙給我留下,一會兒我自己開回去。」

小朱聽到可以吃飯休息了,很開心地把鑰匙留下也離去了。

肖冉拽着那張簽名紙準備開溜。腳步還沒邁開,一件黑色的外套就撲面而來,還有淡淡的木質調香水味。便聽到顧昕航冷哼。

「皮這麼厚,凌晨穿短袖出來逛。先穿我的外套,乖乖在這兒坐着,我換個衣服。別想先溜,不然……」

感受到銳利的眼眸似乎帶了點兒威脅,肖冉縮了縮脖子,認慫地點頭。

不過,怎麼感覺他像蛔蟲似的,啥都知道……

「發什麼呆,還不把衣服穿好跟上?」

被一語驚醒的肖冉立馬邊穿邊跟着往外走,碎碎念道。

「凶什麼凶,還會威脅人了……以前的斯文相都是假的?」

「我不凶一點,你會乖乖聽話么?」

走在前面的男人低聲說道,似是在說給她聽,又似在自言自語。

肖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聽了,她感覺聽到了一聲似有若無的嘆息。

一定是她聽錯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