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你又掉馬了》[偶像,你又掉馬了] - 第6章 友情客串

肖冉給周沐然打電話,對方沒有接。肖冉估摸着她可能在睡覺。畢竟拍了大夜戲,挺辛苦的。

正想着要不要直接打車過去的時候。

「肖老師。」

肖冉聽到似乎有人在叫她。轉頭一看,是一張略微熟悉的面孔。昨天還幫她拎菜來着。

是周沐然的司機,好像姓張。肖冉點頭笑了笑。

「是你啊,張師傅。」

張師傅憨厚一笑,伸手接過肖冉的行李,帶着她往停車的地方走去。

「周小姐說你大概這個點到。果然高鐵還蠻準時的。」

因為暈車加上昨晚一宿沒睡,上車之後跟張師傅聊了幾句之後便陷入了睡眠。

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得知她今天會到,製片那邊已經給了她住宿信息。當然了,這還得感謝女一號也是資方代表人物周沐然小姐的提前安排。她住到了周沐然的隔壁。

拎着行李辦理了入住之後,周沐然匆匆來見了她一面。直嫌棄她說有風塵僕僕的味兒,把她趕去洗澡了。

自己匆匆趕去劇組提前做妝造了,今晚又有大夜戲要拍。

晚飯是安娜帶過來的。她說周沐然吩咐她特意去外面給肖冉買的粥,對胃好。

畢竟路途遙遠,暈車不易。

「冉姐,給你放桌上記得趁熱喝掉。我就先走啦。」

安娜放在桌上轉身就要出去,肖冉問道。

「你要去忙啊?」

安娜揚了揚手裡的袋子,無奈道。

「沐然姐已經熬了個大夜了,今晚還要繼續。累的都沒什麼食慾,不吃肯定不行呀。給她也帶了份粥。」

肖冉點頭。

「那趕緊去吧,不然一會兒涼了。」

安娜憨笑了兩聲,揚起了她標誌性的梨渦。

「好嘞,那冉姐你喝完粥早點兒休息!」

揮了揮手順手帶上了門便離去了。

肖冉用毛巾把頭髮擦得半干之後,把毛巾扔一邊。打開安娜放桌上的包裝袋,裏面是一碗紙盒裝的白米粥和兩樣下粥小菜,馬鈴薯絲和酸蘿蔔。

打開蓋的時候,粥還在冒着熱氣。

拆開餐具取了勺子,喝了一口,清糯爽口。一口下肚暖到了胃裡,也暖到了心裏。

認真地吃光了碗里的東西。然後收好包裝扔進垃圾桶。

其實她是有想要去看看周沐然的,但想想大家都在忙着拍戲,就她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甚至可能會添亂,就作罷了。

把行李歸置好之後就關燈睡覺,戴上眼罩睡很快就眯過去了。但也許是第一次躺這張床的緣故,她這覺睡的很不踏實,醒一會兒睡一會兒,翻來覆去的。

她有認床的毛病,雖然她也覺得這毛病挺矯情的。但每次出遠門的第一晚她都會認。

她還記得,第一次上大學是在離家近八百公里的外省上的。

爸媽怕她一個人不適合,親自開車送她到學校。

領被子,領軍訓服,領書的。

還一路問到了她住的那間宿舍。

一向很少做家務的爸爸幫她一點一點鋪好新被子。

因為軍訓為了方便檢查統一用學校發的被子,所以媽媽特意為她從家裡帶的她用習慣了的被褥被子都不能用。

爸爸給收箱子里了,給留了個她的枕頭,說是第一晚肯定會認床,枕上自己的枕頭肯定會好些,還抖機靈似的建議她,第二天又給它塞箱子里,也不耽誤檢查了。

他把書桌擦乾淨了再把書一本一本碼得整整齊齊。

媽媽則是忙着替她和她的新室友們問好,讓她們相互照應。

那天的她,竟突然有些後悔當初那麼衝動。

較什麼勁兒呢,一個人跑的離家那麼遠,離他們那麼遠。

他們有什麼錯呢,只是不理解她罷了。

但他們的愛,是真實的啊。

那天在陰雨綿綿的宿舍大樓門口,目送他們的車越開越遠,直至拐了個彎,在學校那條揚長的香樟大道上消失不見。

那天的雨,真的很討厭。竟然紛紛跑進她的眼睛裏,讓她的眼睛,變得比這空氣還要濕潤……

記憶是經不起加工的,她一直都是知道的。

但她也知道,有些東西,其實是不受控制的。

比如大腦。

比如心。

比如此刻,她在影視城的凌晨三點就醒來了。

反正也睡不着了,不如去現場看看他們的拍攝情況什麼的,說不定還能幫上什麼忙。

肖冉一向是個行動派,立馬就摘了眼罩起床去洗漱換衣服。

凌晨還有點兒冷,她套了件水洗牛仔外套,戴上帽子,拿了手機和房卡揣兜里就出門了。

肖冉出門的時候,已經三點半了,天色還有點兒黑。

她到的時候,一個穿着御前侍衛服裝的衣服正在和一個穿着夜行衣的人在竹林里打鬥,而一旁躺着的是一襲紅嫁衣的周沐然。

在打鬥時,黑衣人還不時分給昏迷的人兒一絲眼神,熱烈,擔憂,惆悵,不舍。

但手中的劍卻與侍衛的難分難捨,一時竟分不出高低。

肖冉想起來這場戲應該是阿麗婭要完成宿命嫁給住在宮中的某一位皇子為皇妃,但在大婚當日出現了黑衣人夜闖皇宮欲劫走皇妃的戲。

手握劇本的肖冉當然知道這黑衣人是誰了,可不就是沈放!

打戲的招式不錯,挺利落。這眼神,嘖嘖嘖,原來這就是傳說中cp黨前排嗑糖的感覺!

這侍衛倒是自這一戰後搶了不少戲份。默默守護深情而不自知的那種。

因為有點兒距離,加上肖冉沒戴眼鏡,天色也並沒有亮。她看不清演員的臉,打戲倒是蠻帥,尤其是剛那一下耍花劍耍的,挺加分。

她以為演員演這些打戲的把式和花招大多都是假的呢,除了那些專業的武打明星們。看來是她格局小了。

「卡!」

現場導演的表情已經說明一切了。坐在機器前觀看鏡頭效果的總導演李珂拍了拍掌,開始發話。

「我知道各位都辛苦了啊,又熬了一個大夜。今晚的拍攝雖然辛苦,但很順利!大家都休息會兒。製片已經去幫咱們買早餐了。沒戲了的可以吃完早餐早點兒回去休息。還有戲的再堅持一會兒。」

說完大家就各自休息了。

只有許易在威亞師給他放掉威亞之後沒有走開。主動和剛剛對打的侍衛聊了起來,倒聽不清在聊什麼。

演侍衛的演員背對着她,背影挺直的,頭倒是微微傾向許易,似乎在認真聽他講什麼,還時不時禮貌性點個頭或回點什麼。

「嘿,看什麼呢肖冉,看的這麼認真?」

周沐然一身紅嫁衣穿的,確實光彩動人。

肖冉發現她這角色,穿紅衣服的次數不少。也得虧周沐然長的好看,皮膚也白,能撐得起這麼正的紅色。

「沒什麼。就是覺得這演謝景煊的侍衛剛剛那劍耍的挺不錯。」

周沐然挑眉。

「肖冉你可以啊,上來就關注人顧老師。」

肖冉好奇,「顧老師?顧昕航?!」

周沐然攬着肖冉的肩膀感嘆道。

「對呀。老實說,你是不是……」

肖冉立馬打斷她。

「沒錯!我是他的粉絲。我追星。」

也不算是忽悠她吧,確實曾經是她偶像啊。哪知道現在他成了這麼多人的偶像。

她再轉過頭去看那個人的時候,他剛和許易聊完天。一個戴着眼鏡的男生走上去給他遞了個黑色的保溫壺。

他接了過去,笑着點了點頭,然後扭過頭似乎望了她一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