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你又掉馬了》[偶像,你又掉馬了] - 第3章 顧昕航

肖冉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除了頭疼之外,她還很懵一件事情,那就是她為什麼會在床上醒來?

昨晚喝多了?斷片兒了?

肖冉「騰」地一聲直起身坐在床上,痛苦地撓了撓自己雞窩似的頭髮。

愣是沒想起關於自己有沒有喝多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麼。

最重要的是,她沒有在眾人面前耍酒瘋吧?

肖冉啊肖冉,不會喝酒你就不要喝呀,瞎湊什麼熱鬧!丟人而不自知了吧!

肖冉無語問天,認命地仰倒在床上。

自我糾結了一會兒,終究還是爬起來去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

她準備去找大家的時候,接到了周沐然的電話。

「肖冉同學,我覺得你最好求我一下,告訴你昨晚我看到了啥?」

肖冉不用看到對方的表情都知道是那種賊乎乎而又奸詐的壞笑樣!

「我真的會謝謝你,但是我並不想知道。Thank you.」

誰會想知道自己喝多了幹了什麼?

反正只要我不知道,丟人的就不是我!

結果是周沐然生氣了,直接掛了電話。

準備回去的時候連下樓都是直接讓安娜打電話告訴她的。路上都不帶跟她講一句話的。

這人,生氣了還不忘送她。肖冉頗為感動,有些人刀子嘴豆腐心吶。

含着淚站在夜幕中目送周沐然的車揚長而去,掀起一陣尾氣。

雖然她這個淚,是剛剛吐酸水時差點兒哭出來的……

肖冉拖着自己的22寸行李箱,進了小區。保安大哥認出了她,操着一口東北腔道,

「大妹子,出差回來啦?好多天沒見着你了!」

真好,還有人記得多久沒看到自己。肖冉心裏瞬間有點兒暖暖的,點頭笑道,

「是啊,回來了!我先回去啦,回見!」

進了電梯按了21樓,電梯滑行得很快,屏幕上的數字在跳動。

想想時間過得挺快,她居然住這兒已經快一年了。

彷彿第一次跟着中介過來看房還在昨天,只不過那時候她初來乍到,還不熟悉這個城市。

其實中介的態度不算好,還總是帶她到那種又貴又不好的房子去看,最後傍晚才帶到這間公寓。

雖然貴了些,但環境和設施以及安全性都比之前看的好太多了。

急於安定下來的她,掏出了幾乎是全部身家來租房。押一付三,最後僅剩三百塊熬過剩下來的每一天。

想到這兒,她笑了笑。不明白當初自己怎麼就那麼大決心孤身來這座城市闖蕩呢?

真的只是憑了那句「初生牛犢不怕虎」?

這時「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提醒她到了。

肖冉走出電梯,從背包里掏出鑰匙打開第一扇防盜門,又按下密碼打開了第二道門,關上。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一下,是微信消息通知。

點開一看,是周沐然。

「你知道顧昕航嗎?」

三個字,讓她愣在了原地。這三個字,在過去的幾年裡,她從來都不敢去想起。可有些人,不主動想起,不代表就不存在於回憶里。

「當然啊,這麼紅的大明星誰不知道。」

下意識這樣回復道。

連燈也沒開,放下東西,蹬了鞋便倒在床上。

周沐然的消息回得挺快。

「你這話說的也沒什麼毛病。但人家是昨晚後半夜來的神秘嘉賓就不一樣啦,你丫賺大發了!居然趁喝醉了腦袋擱人家肩膀上你知不知道……」

昨晚?神秘嘉賓?顧昕航?!

一時間,肖冉心裏百味雜陳。

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原來他真的在沙漠拍戲啊。

第二個反應是,原來他要客串這部劇了啊。

第三個反應,那他們要再見了啊……

哦,不對。其實已經見過了。只不過她喝多了,已經沒記憶了……

肖冉扔下手機,對着天花板哀嚎。

「周沐然!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喝斷片了這麼丟人的事情就讓它消失不好嗎?!」

肖冉爬起來摸索着拿出電腦開了機,打開放在角落裡的一個文件夾,備註只有三個字母:gxh。

輸入密碼,似是沒有勇氣點擊確認,又伸出手按了刪除。把電腦關機收了起來,又默默地爬回了床上。

懷着各種複雜的心情,肖冉逐漸被困意襲卷。她做了一個夢,夢裡回到了高中開學的時候。

那是一個蟬鳴的夏天,肖冉才十五歲。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她邁入了嶼城市最好的高中市一中的大門。

其實她是踩分數線上的,所以……

從下車到學校,她媽就一直在念叨。

讓她有個女孩子的樣子,文文靜靜的,認認真真的讀書,將來也能趕上一中的主潮流,讀個好大學。像她舅一樣,也從這所高中走出去云云。

一路念叨,但肖冉是個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的主兒。

她說她的,而自己則是走在學校的香樟大道上。

伸出手還能透過指間看到陽光在茂密的樹葉間隱隱綽綽,聞着空氣中夾雜的香樟氣息。

嗯,她的青春,就要從這裡開始啦!

肖冉顯然是沒想到。她的青春里,還有痛苦的入學軍訓。

學校美其名曰要強健青少年的體魄,以一個更好的精神面貌迎接高中生涯。

她更沒想到的是,那幾天的太陽,竟是有史以來的毒辣。毒辣到讓她們這一屆的新生永生銘記。

以致於每每以後新的新生軍訓的日子總有陰雨天的時候,她們就特想集體把某軟件上所有的太陽都借給他們!給他們也晒晒!

連太陽都這麼區別對待的嗎!?

無奈,她們這屆新生們只能享受着陽光的沐浴。

肖冉那個班分到的教官,她至今都想謝謝他!

別人教官看學員們訓累了還特地挪一下,挪個大樹或大樓底下。

他倒好,他也會挪,只不過會找找太陽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