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都市仙尊》[女神的都市仙尊] - 第4章

第4章哐當!
禁閉期一過,鐵門開了,管教將他又帶回到原來的牢房。
韓小東一出現,原先打他的那群人全都龜縮到了牆角。
一個可笑的場面誕生了。
韓小東獨自一人坐在炕上,其他人全部站在另一邊。
那天晚上這個像野獸一樣的年輕人展現出的嗜血暴力和悍不畏死讓他們至今膽寒。
吃午飯時,脖子上纏了一圈紗布的疤瘌眼湊了過來,討好的將自己的窩頭放在韓小東的碗里,用嘶啞的聲音說道:東哥,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吧!
從今兒起,這間牢房您就是老大,您讓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
還有,我是跟克爺混的,您給克爺一個面子。」
滾!」
韓小東一個字就讓疤瘌眼屁滾尿流。
他嫌棄的拿起碗中又涼又硬的窩頭,猶豫了幾秒鐘,張開嘴,一口咬下。
不好吃,但也要吃,他需要保持體力。
疤瘌眼看到他吃下了窩頭,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看守所厚重的鐵門打開了,韓小東穿着破舊的軍大衣走了出來。
五天的拘留期到了。
東子,以後常來啊!」
因為常年偷雞摸狗,他是這裡的常客,就連看門的武警都忍不住和他開起了玩笑。
韓小東沒理他,緊了緊身上的軍大衣,大步走進寒風。
東北的冬天真冷啊!
颼颼的北風順着身上所有的縫隙往裡灌,這件軍大衣根本擋不住,吹的骨頭節都疼。
韓小東低着頭,貓着腰,用這種可笑的方式妄圖抵擋寒風。
一個小時後,幾乎凍僵的他走回到了汽水廠小區。
汽水廠小區坐落在山城道西區,因為毗鄰汽水廠而得名。
幾棟建於本世紀五十年代的六層筒子樓在寒冷的氣溫中瑟瑟發抖,灰暗的樓體和灰暗的天空顏色很接近。
韓小東走上二樓,從褲帶後面摸索出一串用軍綠色繩子綁在一起的鑰匙,打開了那扇滿是銹跡,漆面斑駁的鐵門。
屋裡死一般的寂靜。
韓小東飛速的瀏覽了一下屋裡的陳設。
小,破,舊!
這套單室面積絕對不會超過四十平米,斑駁發黃的牆皮,一張八仙桌漆面都快掉光了。
外屋的牆上有一個穿着泳裝的美女正在搔首弄姿,右上角有三個小字,凌芳兵,底下則是幾排數字。
那個就是掛曆吧?
當他看清上面的年月之後,韓小東感覺一把大鎚砸到了腦袋,嗡嗡作響。
1991年11月。
殘酷的事實再一次證明,他確實是重生了。
啊!
裡屋傳來一聲輕輕的**。
韓小東打開門,一眼就看到了靠着暖氣的床上,燕妮蓋着大被,雙目緊閉,似乎已經人事不省了。
只看了一眼這個女人,韓小東就感覺到靈魂深處那無窮無盡的悔意。
這是之前主人發出的極為強烈的信息。
燕妮!」
韓小東一步就躥了床邊,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還好!
還有呼吸。
他又摸了摸她的額頭,燙手。
韓小東不敢想像,這五天時間她是怎麼過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