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謀士最風流》[女帝謀士最風流] - 第8章 埋伏(2)

然不和,但也到不了你死我活境地。

只是此次上官婉兒峰值賑災。

大殺特殺擾亂江山社稷的世家門閥。

上官婉兒本意是好。

但裴寂跟世家門閥私交甚好。

更是天下世家的代言人。

上官婉兒此舉。

已經不是打他的臉。

而是刨裴寂的根!

所以裴寂暗地裡調集精兵一萬。

世家門閥出殺手一萬。

聯合起來兩萬精兵強將!

足以讓上官婉兒有死無生。

上官婉兒於京城外,只有玄真護法。

外加一萬大軍。

玄真雖然是元嬰期。

雖然是大唐五大高手之一。

但元嬰期並不是無敵的。

面對殺不完的精兵,就算是元嬰期。

也會有隕落風險。

畢竟元嬰期靈力也是有限的。

面對殺不完的精兵,只有死路一條。

一萬精兵就能威脅元嬰期的生命安全。

另外一萬精兵。

對付一千金吾衛綽綽有餘。

今日。

大唐左相必死!

裴寂眼中更是划過猙獰。

「主公屬下不懂,主公之前再怎麼跟陛下反着來,也只是陽奉陰違。」

「如今怎麼會對大唐左相動手,這可是誅九族的···」

影衛的特務頭目開口。

滿是緊張和不解。

頭目叫陳木。

陳木性格忠正,品行端正。

因為影衛的原因,對裴寂忠誠度自然不需要說的。

也是裴寂最信任的心腹手下。

從小就抱到裴寂身邊養大的!

也是替裴寂掌管影衛,掌管這支所向無敵特務機構的存在!

在裴寂心中地位就不需要多說。

裴寂並未生氣陳木問不該問的。

陳木他一首帶大的。

雖然不是他生的。

但是幾乎當成義子。

也替他打理着影衛這支無敵特務機構。

可見在裴寂心中地位!

裴寂非但沒有震怒。

反而耐心跟這位義子解釋。

萬分禮賢下士。

「天下人皆知我裴寂為世家代言人,但聖上卻命上官婉兒這次殺的人頭滾滾。」

「本官不能再心慈手軟了,必須要一記響亮的耳光,這記耳光是給陛下的。」

「殺了上官婉兒之後,陛下就會明白我裴寂不能動,天下世家不能動···」

裴寂耐心向陳木解釋。

絲毫沒有因為地位差距,就不把手下當人看。

從某種點上說。

能當到權臣。

裴寂也並非一無可取之處。

有能力有手腕有修養。

可見不一般。

只是天生反骨,養不熟罷了。

陳木震撼。

這居然是主公要動手的真正原因。

居然是要打陛下的耳光。

要公開震懾陛下?

他萬分震撼。

也萬分恐懼。

瘋子啊···

明白了上層人物勾心鬥角手段以後。

他才知道。

原來這個世界處處都是腥風血雨。

他之前所乾的那些骯髒事。

跟這些下棋的人比起來。

什麼都不算。

才什麼小兒科。

丞相和皇帝之間勾心鬥角。

頃刻間就讓一千士兵陪葬,還有一尊元嬰期。

更有大唐左相!

而且就在長安城外動手。

這才是真正的氣魄。

他徹底震撼了。

「至於動手?哪怕當今女帝知道是我做的,哪怕全天下人都知道。」

「女帝也只能跟吃了蒼蠅一樣噁心,但又只能咽下去。」

「本官乃帝師,曾是女帝的老師,若是沒有證據就是女帝也不敢動手,會被天下人唾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