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謀士最風流》[女帝謀士最風流] - 第8章 埋伏

雖然不像天朝那般,對百姓思想束縛。

但大唐官僚之中也講等級分明。

哪怕是丞相也不許養私兵。

比如上官婉兒。

三大丞相之首也沒有絲毫私兵。

有的只有女帝派給她的寥寥護衛。

至於僅僅比皇宮矮了一丈。

更是大逆不道。

也唯有裴寂。

身為當今女帝的半個老師。

能享受如此殊榮。

養精兵五千。

府邸僅僅比皇宮矮一丈。

可見殊榮到底有多少。

裴寂府中。

書房之中。

一個六十歲的老者坐在桌上。

不斷寫寫畫畫。

雖然垂垂老矣。

但一身上位者氣息,說明身份不凡。

地位斷然一點不簡單。

只是眉宇間有些陰險。

絕非面善之人。

給人陰森森的感覺。

這邊是大唐三大丞相之一。

裴寂!

先帝託孤之時。

裴寂便準備造反。

於是拉攏世家門閥。

朝堂上培養自己的勢力。

幾年時間裏。

就幾乎成了權臣。

只是在他掃清障礙之時。

女帝卻是展現了真正逆天的手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崛起。

先是成為天下第一高手。

有了天下第一高手震懾。

裴寂投鼠忌器。

隨後女帝奪去了裴寂手上的大部分權利。

用另外兩大丞相瓦解了他的權利。

這時候裴寂整個人都是傻眼的。

才知道在他身邊裝平庸的學生。

居然是如此完全弄術高手,活生生把他這頭老狐狸都騙過。

裴寂畢竟是明面上的帝師。

縱然連皇帝。

都不好忍受天下罵名動手。

女帝雖然以年老為由,讓裴寂交出權利。

從此賦閑在家。

但是也給予另外補償。

可以養精兵五千。

府邸僅僅比皇宮矮了一丈。

都是無上殊榮。

也是權利交換的補償。

但裴寂自然不滿。

內心何其貪婪歹毒。

於是這些年來。

裴寂處處跟武天則反着來。

處處忤逆!

受制於半個老師名頭。

女帝也不好隨意出手斬殺。

只能盡量忍讓。

此時裴寂剛畫完一幅畫。

這是一副山水畫。

一個人獨自負手而立。

在大山之上。

其中之人赫然是裴寂。

俯瞰天下。

而無皇帝。

唯有裴寂一人睥睨天下!

裴寂很滿意手上畫作。

就在此時。

一個黑衣密探走入,直接跪倒在地。

裴寂身為大唐丞相。

雖然明面上權利被收回了。

但暗地裡。

自然培養了了不得的勢力。

這密探便是他親自打造的,影衛下邊的密探!

影衛便是他親自打造。

用來搜索情報、暗殺、下毒、解決仇家。

真正逆天的特務機構。

人數不多。

但每一位都是以一敵十的真正精英。

更不乏修為高深之人。

裴寂能當上權臣。

便有影衛的功勞。

「啟稟主公,準備完畢。左相一行按照原計划走進包圍圈,其中有我們和世家埋伏的兩萬精英。」

「哪怕左相帶了元嬰期,也絕非兩萬部隊敵手。」

「必定回不來長安。」

影衛跪下之後。

馬上彙報驚人的事。

若是傳出去。

足以轟動整個大唐!

葉楓算得沒錯。

裴寂確實出手。

裴寂跟上官婉兒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