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謀士最風流》[女帝謀士最風流] - 第7章 皆願追隨(2)

耗子就全神戒備。

甚至把劉俊幾個人派到前方打探消息。

上官婉兒看出來了,頓時疑惑。

「何故如此緊張?」

玄真直接開口詢問。

「今日會有人暗殺我們。」

耗子也是不藏心思的人,頓時開口。

但這話一出。

玄真只覺得如同笑話。

上官婉兒就更是覺得好笑。

她身為大唐左相,又在長安城外,還無人能暗殺她。

「當真是笑話,長安城就在眼前,你還懷疑左相會被暗殺不成?」

「佛爺推算的事從不會錯。」

耗子直截了當開口。

一點都不會隱藏心思。

葉楓哭笑不得。

你這可是害慘我了。

木秀於林絕非好事。

何況人家豈能相信?

果然,頓時玄真上官婉兒齊齊不屑。

上官婉兒更是心中後悔。

難道看錯人了?

絕非什麼所謂的賢才?

否則怎麼會說出如此胡話。

「何人要暗殺本官?」

上官婉兒不信,打趣一問。

更存了一絲打擊報復的想法。

「裴寂。」

耗子頓時開口。

上官婉兒更為失望。

她與裴寂確實不和。

裴寂是先帝託孤的宰相。

也是大唐朝曾經的權臣。

後來女帝強橫。

漸漸地免除了裴寂很多權利。

裴寂已經大不如前

只是空掛着三大丞相之一的名頭。

因為她是女帝心腹原因。

跟裴寂自然不算和睦。

分走了裴寂很多權勢。

裴寂也很不滿。

在朝堂上經常跟她反着來。

甚至連女帝,都時不時忤逆。

但畢竟是輔佐女帝的大臣,相當於女帝的老師。

所以女帝也不好動手。

那樣豈不是落下不仁的罪名?

上官婉兒並不相信。

完全當成笑話。

裴寂沒有理由。

也不敢殺她。

哪怕矛盾激化。

也不至於將事情擺到明面上來。

畢竟暗殺一朝丞相。

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跟頂撞可是兩碼事。

裴寂哪來的膽子?

上官婉兒徹底失望。

失望到已經對葉楓失去一切興趣。

前兩天還以為傑出人才。

撿到黃金了。

沒想到就是如此貨色。

這一剎那她已經不只是失望。

而是帶着厭惡。

玄真也大失所望。

本來是全真門故人後代。

他對葉楓改觀不少。

沒想到只是樣子貨罷了。

葉楓並未解釋。

一笑而過。

長安城!

這裡···

也是大唐朝權利的中心。

皇宮外。

一群奢華的建築物中。

建築物高大。

有五千精兵把守。

這五千都是真正的精銳。

不遜色於金吾衛多少。

而府邸高大,僅僅比皇宮矮了一丈。

可見其中之人地位。

這邊是當今三大丞相之一。

裴寂的府邸!

大唐民風開放。

雖然不像天朝一樣,思想腐敗固執死板官僚作風嚴重。

相對起來。

大唐民風開放很多。

對老百姓幾乎沒有任何思想限制。

大唐的老百姓。

幾乎都做到人人安居樂業,幾乎人人都能活得像人。

不用遵守天朝那種扭曲規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