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被拐,人販子問我要老婆不要》[女帝被拐,人販子問我要老婆不要] - 第5章 品鑒美人圖,被當場抓包

「嗯?這地板為何如此凸起,莫不是機關出了問題?」

衣架出現後,花寧的聲音再度傳來,帶着幾分狐疑。

聽水閣二樓的房間中,花寧盯着牆腳丈許長的地板凸起有些好奇,抬腳踩住,接着,猛地用力。

「噼里啪啦」

「哐當」

「砰」

地板被踩下去的剎那,外面立時傳來了哐當響動,花寧甚是疑惑,邁步出門,可當他看到眼前一幕後,臉上頓時充滿錯愕。

只見那夏傾城洗澡的房間,四周的木質牆壁已經轟然倒塌,滿屋的熱氣飄蕩,好似來到了仙界。

茫茫白霧中,花寧看到了浸泡在木桶里的夏傾城,此時的她,俏臉含霜,眼眸清冷,死死地盯着二層樓梯上的花寧,那目光,幾乎都要殺人了。

「呃,我說這是場意外,你信嗎?」

門外,劉公公聽着屋裡傳來的動靜,臉色帶着幾分古怪。

「殿下向來不近女色,沒想到,初嘗禁果便這般壯烈。」

嘿嘿一笑,劉公公說著,便在門口布下一道禁制,旋即邁步朝街上的藥鋪走去,準備買點人蔘、鹿茸、枸杞之類的,好給殿下補補。

……

【叮】

【恭喜宿主成功品鑒玄級美人圖,獎勵武學《撩陰腿》一部。】

樓閣中,花寧靜靜的躺在蒲團上望着窗外夜色,隨後,就聽他腦海中有聲音響起。

隨後,在他眼前竟浮現出一頁古樸畫卷,有一抹黃色光點裝入了頁面的背包之中。

「玄級美人圖市面上可要幾百兩銀子,沒想到,就換了這麼一個下三濫的東西。」

看着眼前浮現的古樸面板,花寧撇了撇嘴,臉上神情帶着幾分無奈。

他自從穿越到這位大明皇子身上,腦海中便出現了這樣一個系統。

這金手指的奇葩花寧也是頭一次見到,旁人的系統要麼簽到,要麼去做任務,他倒好,竟將品鑒美人圖當成了開掛條件。

美人圖,顧名思義便是勾勒着美人的畫卷,亦是自畫像。

美人圖,自古流傳,多是供以達官顯貴把玩的物件,同時也是許多公子哥啟蒙的刊物。

不過隨着時代的變遷,這些達官顯貴不再拘泥於單單的畫像,而是借畫師之手,開始創作會動的連環畫。

需求決定市場,隨着美人圖的流傳愈發廣泛,此道興隆,畫本中的內容逐漸露骨,漸漸演變成了當下的禁書。

此類畫本,製作要求相對苛刻,成品只需注入靈力,畫本上的人物便會按照既定的動作躍然紙上,內容往往讓人血脈噴張。

而花寧的系統,便是為著品鑒美人圖作條件,從中獲得各式寶物。

原本,這位大明四皇子也是位天賦上佳的修行者,溫文爾雅,被朝中大臣寄予厚望。

可自從他被人設計謀害了性命,花寧穿越而來後,這位公子哥的畫風便一改往常,直接變成了風流紈絝。

當然,在京城時花寧會收斂許多,畢竟,自己好歹也是位皇子,如若此事敗露,對皇家的風評不好。

漸漸地,隨着修為進境的遲滯,花寧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上書皇主,來到了這貧瘠偏遠的嘉寧關,如此,便能無所顧忌的放開手腳。

「若非穿越到了富貴人家,單單是買這美人圖,便能把家底掏空。」

解開眼上黑布,花寧的眸子中有精光閃過,五指微攤,一團赤紅色光澤的靈光自他掌心顯化。

「狗系統啊狗系統,自從上了你的賊船,小爺我不知道丟了多少銀子進去。」

「看了這麼久的美人圖,老腰都快透支了,鼻血不知流了多少斤,都快貧血了。」

「投了這麼多銀子進去,境界卻提升的如此緩慢,你是不是黑我錢了?」

嘆了口氣,花寧悠悠埋怨着自己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