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被拐,人販子問我要老婆不要》[女帝被拐,人販子問我要老婆不要] - 第4章 偷看姑娘洗澡被戳瞎的(2)

p>自己本來還打算晚上洗個澡的,渾身泥垢,如何入睡,可聽完花寧這話,她心中不禁開始打鼓。

「我這聽水閣一向少有人來,你可以暫時住下,什麼時候把銀子還上,什麼時候便能離開。」

「對了,待會洗澡的時候可千萬記得鎖好門哦。」

喝完茶水,花寧將杯子反扣在桌上,沖身前人影微微一笑,便起身離開,臨近門口時,還好心的特意提醒了一聲。

「你去死。」

聽到花寧最後的言語,夏傾城清冷臉頰上頓時掠上幾分氣惱,拾起桌上的茶杯就朝他丟了過去。

「這色胚倒是沒什麼能耐,不過跟在他身邊的那個老者,卻是個高手。」

鎖上房門,夏傾城眼眸凜然,神色清冷的盤坐在蒲團上開始思量。

雖然她修為被封,但感官還是在的,若感應不錯,那劉公公的修為應該達到了天宮境。

如此修為者,縱使放在大夏皇城,也算得上一位高手。

可如此人物向來難見,為何他會跟在花寧這樣一個玩世不恭的少年的身旁,莫非,那少年有什麼強大背景?

「算了,還是先把這一身泥垢洗掉吧。」

搖了搖頭,夏傾城按捺下心中思緒,起身在浴室中仔細觀察,心想着能否察到些什麼端倪,花寧之前的那番話,可是讓她心中很不放心。

房間里,熱氣升騰,白霧茫茫,夏傾城趴在門框上,四處檢查着哪裡露有縫隙。

半炷香的時間過去,偌大的房間被她檢查了個遍,沒有見到偷窺的門徑,這才放下心來。

「這是何物,為何朕從來不曾見過?」

「聽那傢伙說,好像是叫什麼熱水器。」

回到木桶旁,夏傾城看着牆壁上掛着的碩大木桶,以及噴水的花灑,俏臉上有幾分好奇。

在皇宮時,她可不曾見過這些東西,不禁覺得稀奇。

熱氣升騰間,夏傾城慢慢脫下衣服,搭在一旁的架子上,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被露珠打濕。

那張沾着泥土的臉頰,也在水流的沖刷下,漸漸清晰,精緻的面容,輪廓分明的五官,都好似上天的傑作。

一頭長髮披散在肩,濕漉漉的,垂落在雪白肌膚上。

黛眉狹長,眼眸丹鳳,右眼下有紫色斑點,顯露着一股異於常人的高貴,嘴唇殷紅,沾染着水汽盡顯魅惑。

如此面容,堪稱絕美,若是那胖道士見了,只怕會遺憾這一萬兩着實虧損,傾城絕色,可謂無價。

「得快些想個辦法離開此地。」撩起幾片花瓣,夏傾城在木桶中失神,喃喃自語。

「唉,此次境界受損嚴重,只怕需要一月之功才能恢復。」

說著,夏傾城清冷臉頰上又露出幾分悵然,黛眉微微蹙起,聲音多了幾分肅穆。

她原本是大夏皇朝女帝,此次微服出巡,原本是為了清除朝中大臣在外培植的暗中勢力,不想卻遭遇了埋伏。

雖然暫時脫離危險,但自身境界也出現了損傷,本想着尋處僻靜之地閉關,卻被那人販子給擄到了這裡。

「姑娘這衣服成色不錯,我先幫你收着,等湊夠了銀子你可以再贖回去。」

就在夏傾城失神之際,忽然,花寧的聲音從房間中響起,頓時讓她俏臉一變,連忙抓起木桶上的浴巾裹住嬌軀。

美眸,警惕的環顧四周,卻始終不見花寧人影。

「嗖」

就在這時,房間里的衣架突然間憑空消失,直接被兩根絲線拉扯了上去,連帶着她的衣服,也不見了蹤跡。

「咣當」

很快,房間中消失的衣架再度出現在視野中,不過上面的衣服,已經換成了單薄素衣,是件紅色衣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