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暴虐,禁慾世子他美色撩人》[女帝暴虐,禁慾世子他美色撩人] - 第6章 不敢就對了

從前在現代的時候,還有許多法律的條條框框限制。

現在可不是什麼人權社會,鳳瑾想收拾他,隨便用頭髮絲想想,就能有一萬種辦法。

「生氣了?」鳳瑾笑意盎然的看着他。

其實她也可以理解,遇上這種事,只要是個男人,都會生氣。

就連鳳瑾都沒想到,敬事房的人竟敢如此自作主張。

景寒川抿着唇,沒有說話。

鳳瑾直接笑出了聲,「你要是生氣,最好是直說,在本宮這裡,事後可沒有翻舊賬的機會。」

景寒川抬眸,看着鳳瑾的目光中,帶着些許的戾氣。

但過了許久,他最終是沒敢說什麼。

有太多人的性命被太子攥在手裡,他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做不了……

於是,景寒川扯了扯唇角,「即便是臣生氣了,又能如何呢?」

「你承認就好。」

鳳瑾笑着撫掌,「來人,敬事房總管康福,冒犯淮南王世子,以下犯上,杖責五十,以儆效尤。」

「太子何必如此?」

景寒川嘴角勾起一抹冷嘲的弧度,「若非是得了太子的授意,康福敢做出這種事來么?」

從前他還不覺得,如今看來,這太子非但生性殘暴,而且城府頗深。

打一棒子再給顆甜棗的手段,也用得如此駕輕就熟。

「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鳳瑾也沒有非要跟他解釋的意思,而是抬高了聲音。

「暗風!方才本宮的吩咐,你沒聽見?」

話音一落,門外的暗風便應了一聲。

很快,殿外便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景寒川閉了閉眼睛。

太子如此行徑,他難免會覺得,太子根本就是做給他看的。

鳳瑾將桌上一沓沒看完的奏摺扔到了景寒川面前,淡淡的吩咐道:「你念給本宮聽。」

景寒川只猶豫了片刻,便拿起了最上面的奏摺,聲音僵硬的念了起來。

「臣凌衍啟……」

當看到後面的內容之後,景寒川突然頓了下來,臉色也變得無比僵硬。

鳳瑾看到他的反應,仔細的想了想這個凌衍到底是什麼人。

凌衍,字含章,是當今朝中左相,曾經的太子伴讀,也是朝中唯一能在原主面前說得上話的人。

今日在早朝上倒是沒瞧見他。

「是凌含章啊,繼續念。」

景寒川聲音還是有些不自然,好半晌才繼續開口。

「臣近聞陛下欲為一婦人大興土木,建摘星樓,然凌河水患未除,百姓賣兒鬻女,食不果腹,哀鴻遍野,陛下為一婦人,棄萬千百姓,荒唐至極,笑煞萬邦……太子太傅姜籍,為民請命,冒死諫於太子……」

「……等等!」

鳳瑾聽着這些話,不由得直接叫停,然後一把奪過了景寒川手裡的奏摺。

等看到奏摺的真實內容之後,鳳瑾臉都黑了。

剛剛景寒川念的時候,竟然還美化了不少。

凌含章就差指着她的鼻子罵了。

鳳瑾翻看了一番才發現,這是前幾日的奏摺。

今日她在早朝上,已經停建摘星樓,也命人去解決凌河水患了。

凌含章沒來上朝,應該是不知道。

景寒川看到鳳瑾神色有變,淡聲說道:「凌相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