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暴虐,禁慾世子他美色撩人》[女帝暴虐,禁慾世子他美色撩人] - 第2章 這個國家要完

早朝大殿上,鳳瑾坐在龍椅旁邊的位子上,看着底下一眾戰戰兢兢的文武大臣,面上神情頗為無語。

至於么?

不過想起原主在早朝上直接出手殘殺大臣的舉動,鳳瑾覺得,還是至於的。

老皇帝沉迷美色,已經多年不早朝了,整個朝堂都掌握在了她這個太子手上。

她現在名義上是太子,實際上已經相當於皇帝了。

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

此時此刻,周遭一片寂靜。

鳳瑾還是第一次上朝,多少覺得有些尷尬,於是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就是這一聲,她眼睜睜的看着離她最近的幾個高位的官員齊齊後退了一步。

鳳瑾:「……」

「各位有什麼要說的么?」

過了片刻之後,鳳瑾才開口問道:「戶部尚書?本宮記得前些時候,上一任戶部尚書跟本宮說過,凌河決堤,沿岸百姓民不聊生,戶部尚書你有什麼要說的么?」

至於為什麼是上一任戶部尚書說的……

敢跟原主提這個問題的人,現在墳頭……哦,不對,死在原主手裡的人,連墳頭都沒有。

新上任的戶部尚書沒想到,今日早朝太子殿下第一個,便點了他的名。

想到自己那位前輩的死狀。

一時之間,戶部尚書冷汗直冒,「噗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

「回……回稟太子殿下,先前陛下要為宸貴妃建摘星樓,如今國庫不豐,重建凌河水壩的事,只怕是要秋賦上來之後……」

「摘星樓?什麼摘星樓?」鳳瑾瞬間皺起了眉頭。

建水壩都沒錢了,還給貴妃建摘星樓?

戶部尚書被嚇了一跳,連忙說道:「這是陛下的旨意……」

鳳瑾一聽這話,頭都大了。

「建什麼摘星樓?先建凌河水壩!」

現在眼看着就要入冬了,等天再冷一些,就不用動工了!

「可是陛下那邊……」

「本宮說的話你聽不見?」

鳳瑾臉色驟寒,聲音陰沉,「陛下那邊有意見,就讓他跟本宮說!」

再這樣下去,這個國家就要玩完了!

什麼皇帝太子,都是亡國奴!

「戶部的銀子,先調去修凌河水壩,要是不夠,本宮再想辦法。」

此話一出,在場文武百官都驚了。

他們這位太子殿下,什麼時候干過一件正事?

現在竟然想着修水壩了……

「還有問題?」

戶部尚書戰戰兢兢的跪下磕頭,「沒……是,太殿下,臣領命。」

鳳瑾垂眸思索了片刻,「姜籍還在天牢里,是么?」

這姜籍說是太傅,實際上也就教導過原主一兩日而已。

但好歹也算是教導過原主的、碩果僅存的、還活着的太傅。

聞言,堂下文武百官瞬間低下了頭,縮着脖子,一個個跟鵪鶉一樣,看得鳳瑾心裏直冒火。

只要朝中有人求情,給她個台階,這事兒也就過了。

但偏偏卻沒一個人敢開口!

鳳瑾深吸一口氣,冷聲說道:「昨日淮南王世子來找本宮求情,看在景世子的面子上,姜籍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讓他給本宮滾去國子監教書,別出現在本宮面前礙眼!」

說完,鳳瑾直接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