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 - 第4章

郁櫻櫻回去後,便讓人準備了錢,但……不知道哪裡出現了問題。

穆南祁的母親還是死了。

因為手術不及時,死了。

穆南祁是恨她的。

他認為,是她故意羞辱他,誆騙他,答應了救人,可最後,卻沒有拿錢去救,所以才會釀成這樁慘案。

回憶中斷,郁櫻櫻的腦子發脹,冰冷的水讓她再也無法睜開眼睛,可她靠着這股倔強的意志力,艱難地看向一旁的落地鏡。

狼狽不堪。

穆南祁,終歸是將從前所受的屈辱,還給了她。

只不過……他到底沒碰她,她該笑他留給她最後的一點仁慈嗎?

出了浴室,她跌跌撞撞走回了卧室,渾身是水,倒在了這床上,腦子又開始疼了。

她記得當初帶着穆南祁回家的那天,郁父在她房間,兩人相處時,中年男人提醒她:「這個男娃娃並非池中物,你要真想留他,注意分寸,以後他要有機會出去,必然會有一番作為。」

可郁櫻櫻高傲慣了,跋扈囂張,道:「那有什麼?那我就一輩子不讓他有機會出去。這樣他就只能永遠待在我身邊!」

身上有些燙,腦子也開始迷糊。

郁櫻櫻抱着被子,縮成一團,誰能想到,當初一手遮天的郁家忽然倒了,而郁父的預言成真,穆南祁現在成為了地位更盛郁家的商業巨頭,立於這巔峰,無人敢得罪。

天道好輪迴。

腦子越來越燙,她止不住地發抖,意識模糊的時候,察覺有人將她扶起,餵了什麼東西給她喝。

很苦。

苦得她一口全部吐了,那人動作極為粗暴,似乎被惹惱,鬆手甩開了她。

次日。

郁櫻櫻頭昏腦漲起身,發現自己昨晚忘記穿衣服了,竟然就裹着浴巾睡了過去。

她下床,隨手在櫥窗里拿了件衣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