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有空間:和極品分家後嫁王爺》[農女有空間:和極品分家後嫁王爺] - 第10章 跟蹤追擊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做,只是氣爹娘的軟弱。」童昭道。

「咱們村不是都這樣嗎?長輩偏疼哪個兒女,哪個兒女就吃香唄,反之就像咱們爹娘一樣,被家裡欺負死了,都不敢有一句怨言的。」童舟道。

「哥哥,姐姐們,難道我們就這樣一直過下去嗎?」童濟道。

童濟失落的模樣,刺痛了童昭的心。

她的教育與古代人是不一樣的。

什麼家族,父母,夫君,兄弟姐妹,能和睦相處的便相互依託扶持。

父母不給兒女活路,還真的如父母的願去死不成。

她知道古代家族觀念特別重,愚忠愚孝的人大有人在。

長輩常罵兒女的一句話就是大不孝,可是他們忘了還有一個字為「慈。」

母慈子才孝,兒女的活路都不給,何談孝道。

還好她從不依靠任何人生活,這便是她讓自己活的肆意的最大底氣。

她童昭可以不顧家裡的反對,做大逆不道的事情出來,可童舟、童畫、童濟不行。

童昭不能自私到不顧忌他們被村民們的指指點點。

萬一有一天他們受不了眾人的指責後悔了呢!

望着幾人童昭道:「我現在的想法對於你們來說,不是明智之舉,利弊你們要考慮清楚。」

童畫拉着童昭的手臂道:「妹妹,我信你,無論你怎麼做,我都跟着你,我不會埋怨你的,那個家我一天都不想呆了。」

說到這兒童畫低下了頭。

童昭很不喜歡與人如此親近,怕傷了童畫的自尊心,沒有抽回手臂。

這是在兄弟姐妹面前,童畫才敢說出來自己的想法,她憋的都快要窒息了。

面向童昭,童濟道:「二姐,你走到哪了,我都跟定你了,那個家我一天都不想呆了,放心,將來無論好壞,我也不會埋怨二姐的。」

童畫與童濟都表態了。

不甘落後的童舟連忙說道:「二妹,我也是的,總之,我們四個一定要在一起的。」

聽着兄弟姐妹幾個的表白,童昭心裏五味雜陳的。

以為只有她自己受不了童家,沒曾想童舟、童畫、童濟幾個與她是一樣的心情,對童家的怨念很深。

「哥哥、姐姐、弟弟你們先回家,讓我一個人好好靜靜,想想下一步該如何做。」童昭道。

「二妹,我們陪你一起,你一個人在這裡不安全。」童舟道。

童畫與童濟附和連連點頭。

「我又不去大山的深處有啥不安全的,我需要思考問題,有些事我必須理清楚,再說,你們不回家吃飯嗎?你們記得給我留點。」童昭搖搖頭說道。

幾人聽童昭這麼說,只好答應了,一再囑咐不可以去樹林深處。

「嗯,」童昭點頭答應下來。

幾個戀戀不捨,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

她總感覺有人盯着她,童昭沒有聲張,怕他們害怕。

好歹她也是經過風浪的人。

那麼多年的獨自在外打拚,也不是白乾的。

人都走遠了,見不到人影了,童昭開始四處打量,特別是樹上。

她記得那天,那兩個人就是躲在樹上,她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