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還不哄我》[你怎麼還不哄我] - 第九章 就你媽離譜

等到柳果幽幽醒來,就看到阮小和一個衣冠不整的一個男的坐一塊,眼神拉扯,目中無人,曖昧極了。

柳果:「!!!」

柳果突然就有力氣了,全然忘了剛剛自己的死裡逃生,中氣十足道:「好哇!阮小你居然敢早戀?我說你怎麼突然想不開要去住一中那個破宿舍呢,原來如此,住宿了好給你們騰出時間好好談戀愛是不是?!」

阮小:「……」傻逼。

阮小無語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挪了挪屁股,和洛森貼緊,手攬住男人肩膀,笑得囂張,「嗨,被你發現了,我這不是把他帶回來見家長了么。」

柳果:「!!!」

天啦嚕!豈有此理!

「還望!」阮小突然懸空指了指她,「你膽子肥了啊柳果,你一個人司機也不帶就敢往那種巷子里鑽,能耐了你!」

柳果被吼的一抖,整個人蔫了吧唧的,不敢吱聲。

洛森好笑的打量着這對母女,母親慫的要死,女兒訓斥的卻異常熟練。

「你等着吧,這事輕易過不去。」

阮小站起來,用手拍了拍柳果衣服,被雨泡過,皺巴巴的,「你看看你穿的,巴不得別人來搶你。」

柳果癟了癟嘴,「這不是阮述好不容易不在,我想穿的年輕點嘛……」

「是,年輕點,還得有錢。」阮小都氣笑了,柳果穿的花枝招展的,「我見到你是不是還要喊你姐姐啊?我真的——」

柳果拍了拍屁股,「嗨,沒事沒事,我下次不去你那了,怎麼現在這個年代搶錢還搶的這麼正大光明的,嚇死我了……」

洛森大概明白了,阿姨確實沒心沒肺到了極致,那些人深究絕對不止搶錢這麼簡單,要是阮小到的不及時,後果不堪設想。

阮小和洛森對視一眼,都選擇了默默壓下去,讓柳果繼續在她的傻白甜世界裏獨美。

「對了,明天中午我們要和你鄰居家阿姨一起吃個飯,你——」

「你怎麼還不走?」柳果話音一轉,矛頭指向洛森。

洛森指了門外,「雨太大了,姐姐再收留我一會兒吧。」

柳果:「!」

柳果被叫的通體舒暢,勉強留他在這呆一會兒。

「鄰居?你不是才搬過來?這麼快就相處的這麼好了?」

「沒有,小時候我們就是鄰居,你不記得了?你小時候天天跟人兒子後面轉呢,現在也長成大小夥子了,我想想,叫什麼來着……哦,好像是叫洛森,你以前不是認不識森,天天叫人家大頭哥哥嗎?不記得了?」

阮小:「……」

洛森:「……」

死一般的寂靜。

不知道是靠什麼硬撐住這令人窒息的尷尬,送走洛森後——其實也就是目送他走到對面,阮小緩緩吐出一口氣。

抱着死貧僧不死貧道的心勉強入睡。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特地敷了個死貴死貴的面膜,穿的正式一點,然後磨磨蹭蹭的跟着柳果去敲了隔壁的門。

隔壁,洛媽一大早就爬起來布置房子,他們家活的比較隨意,整個房子除了看起來比較豪華,其實零碎東西堆的到處都是,說好聽點叫充滿生活氣息,說難聽點那是沒有調理,家裡亂鬨哄的。

「陳媽,你看我這畫對齊了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