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還不哄我》[你怎麼還不哄我] - 第 一 章 一中BKing

A市的夏天向來悶熱,踩着四月的尾巴,蟬鳴聲聒噪,剛剛五一假期結束的一中校園裡儘是吵鬧。

文科高二七班。

「啊啊啊裴哥英語給我!我要第三份報紙閱讀C篇!!快!!」

「第三份——」裴朗在亂七八糟的桌子上艱難翻找,「哎我去,怎麼找不到了?」

「CDAA。」洛森正好翻到第三份,順口報了出來。

「哇!」一邊奮筆疾書抄語文好詞好句的江夏感嘆,「洛森你居然寫作業了!!你怎麼能寫作業呢??」

「我靠裴朗你這什麼破字,老子看不懂啊!!」

裴朗滿臉嫌棄,「這都看不懂,瞎了吧。」

洛森踢了踢旁邊人,笑罵道:「怎麼著?我就不能寫作業了?」

「哎呦哎呦哪敢吶,哥哥哥!洛哥!別搗亂,這字本來就要飛天上了,你再一踢,老王兒子來了都認不識!」

「這,你都寫作業了,那我們這些沒寫的還不更完蛋?」

一中作為A市最好的私立高中,一向是A市教育事業的龍頭老大,每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重本率站的穩穩的。

這也就意味着,可能它的作業不多,但一定有,且難。

五一統共就放三天,三天每科三套卷子,六科一共是近二十張,每張難度都無限接近高考。

再加上語文每天都要積累摘抄的好詞好句,這就意味着美好的假期時光一中眾人屁股每天都要釘死在板凳上。

然後洛森這廝不用寫作業。

他在開學第一天就裝了個驚天大逼,保證絕對在年級第一的寶座上坐到畢業,作為獎勵,他有權不寫作業。

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話,也有人不屑,能進一中的哪個不是天之驕子,小學初中時代一直蟬聯年級第一的大有人在,我都還沒裝逼呢,要和我爭一中BKing?

然後高一。

然後高二。

然後洛森把年級第一焊死了。

和第二名永遠相差近二十的分數狠狠地刺痛了一中眾學霸的心。

自此以後,年級眾人尊稱他「洛B」。

老師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想不寫作業?行啊,考過洛森就能不寫。

最後洛森癱在那寶座上將近兩年,也度過了兩年內最輕鬆的假期。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孩兒們!都別補了!」生物課代表抱着作業本從辦公室一路小跑到教室,把作業放到講台上,鄭重宣布。

「怎麼了怎麼了?又要收哪科?我數學和歷史都沒寫好呢!」

「不。」生物課代表楊傑一臉高深莫測,推了推眼鏡,「咱班要來新人了。」

此話一出,教室里不管低頭寫作業,趴着玩手機,側着睡覺的人全都支起了腦袋,直愣愣的盯着楊傑。

下一秒。

班裡炸開了鍋。

「哇,真的假的?男的女的啊?長的怎麼樣?你見到沒?」

「這不是開學不是期末,中不溜的,來什麼人啊?」

楊傑又拋出一個炸彈,「不清楚,就抱作業的時候聽到他和許總聊天,據說是外省的,而且是個理科生。」

「我去,不管他是男是女,我敢保證,他腦子有問題。」

「怕是不知道A市人擠人暗潮湧動的魅力。」

裴朗嘖嘖出聲,「就沖這膽量,我不得不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