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腿子修行錄》[泥腿子修行錄] - 第七章 周天

黃淡白腦子裡渾渾噩噩的好像灌進了漿糊,剛開始還能聽見些許的吵嚷聲,可漸漸的他卻什麼也不知道了。後來倒是模模糊糊的做了好幾個夢,卻怎麼也睜不開眼。

等他醒過來時,他就已經發現他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了,周陽正在他的床邊打着瞌睡,兩條粗密的眉毛像是攪在了一起,顯然也沒做什麼好夢。

黃淡白看了天色,要麼就是剛天黑,要麼就是剛天亮,他本想爬起來的,卻發現渾身疼的厲害,掙扎了幾下還是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黃淡白這才明白自己到底是受了多重的傷,不由的一陣後怕,想來自己要是醒不過來應該也就死了吧。

天色卻漸漸的亮了些,應該是早上了,而不是黃昏,黃淡白輕輕的挪動自己的手搖了搖床邊的周陽。

周陽一個踉蹌想來是被嚇醒了,也不知道在做什麼夢。

看了黃淡白正用手推自己,連忙道:「可可算是醒了,馮掌柜說你要是醒不過了,可能就去了。」

「這麼嚴重!」黃淡白驚訝!

「你以為,也不知道你怎麼搞的,打個架而已,也把自己搞成這樣,闕光跟馬用的幾顆牙齒可不值你的一條命。我三天兩頭就打一場也沒打成你這樣。」

「倒是真服了你,也不妨聰明些,真把人家打傷了,咱又討不到好,能占些便宜把他們打痛了就行了,你還把他們牙齒個打掉了。」

「要不是你吐了血,傷的更重,看你怎麼賠。」

周陽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也沒個什麼好臉色。

黃淡白也知道自己下了重手,欠了考慮,但當時的情況也控制不住,他們的拳頭都軟綿綿的倒是不太痛,但一連挨了好幾拳也不好受,加上沒想到「氣」的威力那麼大就一時沒控制好就把他們的牙齒給打下來了,他有什麼辦法。

「當時沒控制住,用了氣,這不就給你報仇了。他們當時可是差點害了你的命的。」

周陽不置可否:「把他們打傷了,鬧大了,不管我們有理沒理,到最後都是沒理。這還是你說的。」

「你以前可不會聽我說的話。」黃淡白皺眉,這周陽怎麼像變了個人似的。

「你都快把命豁出去了,有必要嗎?。

」周陽粗密的眉毛一挑「他們的拳腳我是知道的,哪怕加上那老妖婆的一腳也應該不會傷成這樣才對。」

黃淡白呲着牙,想要起來換個姿勢,周陽趕緊幫助他靠在枕套上。

黃淡白幽幽一嘆:「他們打我我就吃點痛,可我打掉他們的牙齒,可是要賠錢的,我又沒錢賠。當時我眼尖,遠遠的看見那老妖婆,我就知道我要吃虧了。」

「我只好蹲地上裝受傷,想着張夫子是讀書人,還是懂些道理的應該會幫我。可那老妖婆,上來就給了我一腳,還罵我,我當時靈機一動,就把氣逆運了一小段,書上寫,把氣逆運會受傷。我當即就做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現在,我應該不用賠錢了吧!」黃淡白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周陽扶額一嘆。

「對,你不用賠錢了,是張夫子把你送到醫館的,馮掌柜說你受了嚴重的內傷,就算醒過來了也要要養着,這病要斷根很難的。」

「我昏迷了之後,還發生了什麼。」黃淡白面色黯然了一下問道。

呵,沒爹沒媽,養父母早死,還半廢一隻手,如今又受了內傷,老天爺倒是關照他。

「你昏迷了之後,張夫子就來了,了解事情經過後,張夫子就跟那兩個妖婆娘講道理,可那倆妖婆娘打死都不承認是他們兒子打傷了你,非要說是你自己身體不好,他們兒子就是跟你打鬧了一下,你就出事了,還說張夫收了他們的學費錢卻不幫他們,當時就要跟張夫子耍無賴呢!張夫子不愧是讀書人說只幫道理。」

「張夫子把你送到了醫館以後,還和他們兩家打了官司,兩家給你賠了好多錢。值得一提的是張夫子和官衙老爺是同窗嘞!」

黃淡白點點頭,心說:張夫子不愧是讀書人。

「馮掌柜說你受了很重的內傷,臟腑震蕩,不知道能不能醒過來,等馮掌柜給你開了葯,我就用板車把你推會來了。」

「你可不知道,當時看到你不省人事的樣子,可把我嚇着,都要開始做兩手準備了。」

黃淡白點點頭,心裏記着呢。

「我應該還沒喝過葯吧!我的葯呢!」黃淡白想起了什麼。

「已經喝過了,今天的還沒煎。」

「怎麼喝的?」

「怎麼都灌不進去,我就只有親自餵了,用的竹管。」

黃淡白微微色變,對周陽擠出了難看的微笑。

周陽面露尷尬轉過身去說道:我去煮點粥,吃了粥,你好喝葯。」

不久周陽端着兩碗粥進來,一碗在桌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