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腿子修行錄》[泥腿子修行錄] - 第四章 氣的開始

天色將明,東方既白。早春的青山鎮確實可以當作是一道風景。遠處的青山在雲嵐的籠罩下若隱若現的已經有了幾分的綠意。

隱跡的飛鳥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小鎮,在樹間跳着喳喳的叫。春意已經開始變濃。

鎮子的人起的都早,似是比鳥兒勤。雞屎巷的雞已經叫了好幾遍,黃淡白自然也醒了,他不知昨晚是怎麼睡着的,醒來時卻覺得好似沒睡過一般。

渾身的筋骨都是酸痛酸痛的。頭也昏沉的很。最主要是他下不了床了,他的腿很麻很麻,麻到讓他覺得自己沒有腿。

黃淡白大概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了,他昨晚是在修鍊,只是修着修就就昏睡了過去。由於他修鍊的時候是要把雙腿盤起來的,還要把腳掌朝上,由此盤腿的姿勢就沒那麼容易打開了。於是他就保持着這個姿勢保持了一夜。

由於血液不流通,他現在的雙腿已經麻到沒了感覺。黃淡白此時的心很慌,他怕自己就這樣成了一個廢人。

他不停的用手去捋自己的腿。擼着擼着酸麻感漸漸的退了去。他一點一點的感受到了腿部的知覺。

他的腳踩在了地上,從無力到有力。也慢慢地恢復了正常,只是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內部好像多了什麼東西,他試着去引導下。「嗯,可以控制,居然可以控制,附在手臂上好像就感覺手臂多了一股力量,附在腿上就覺得下盤穩健了許多。

「是氣,是氣!哈哈哈,沒想到我居然練出了氣。」

這氣只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雖然少卻是真實存在。

黃淡白拿出了那本導氣決,照着書上說的,先把這股氣存到了丹田裡溫養着。

氣是可以通過修練而變強的,一旦練出了氣就已經算是入了門,接下來只是需要引導這股氣去衝擊身體的各個節點從而打通大小周天。

到了那時氣就可以在身體里暢通無阻,練氣的人更是會變得身強體壯,甚至延年益壽。

黃淡白就是吃了不夠強壯的虧,也最是怕生病。其他的先不說,就衝著身強體壯這句話他也是要把這大小周天給打通的。

身強體壯其實就是一個很普通的詞語,但對於體弱的黃淡白來說卻是一切可能的開始。

他不怕吃苦,不怕受累,只怕自己的身體不允許他去努力。那樣他心中要爭的一口氣才會有用武之地。不然他要做什麼那就真的有心無力了。

「周陽今天還要上工,也不知道他把氣練出來了沒,算了,也不方便去找他。他練出了氣自然也就來了。」黃淡白喃喃道。

黃淡白今天也同樣有很多的活要干。比如上山採藥,比如春耕,春耕卻是不急的,他之前的幾畝地已經沒了,只有幾分田,又臨着鯉魚須河,屬於水澆地,只要把種苗培育好了插秧就行,他種田卻不敢種得太多。超過了數,大元王朝的稅收可就管到他了,他的幾畝地被人黑下的原因也有這個成分在裏面。

小鎮的官老爺就是地方的一霸,大元王朝是什麼樣子,黃淡白是沒什麼概念的,可能就是那個最大的官老爺唄。很有錢就是,也住大宅子,管着好多的人,最厲害的是王朝的老爺能娶好幾個老婆呢!

倒是聽早年跑過江湖,有娶過兩個老婆,如今在家務農的劉師傅說,有老婆是件很累的事情。搞的白天幹活都沒力氣。

加上人們老是喜歡拿他的兩個老婆說事。他心一橫就讓自己的一個老婆走了。

連劉師傅這麼強壯的人都受不了兩個老婆,黃淡白就想,大元王朝最大的官老爺有那麼多的老婆,那他是不是就得累死啊。

如果有那麼多的老婆又用不過來,又何必呢。把老婆分一些給沒老婆的人那不是更好,明明單身漢還有那麼多好吧。

就說那個看門又兼職寄信的單身漢,黃淡白與他相處的是最多的了,那看婦人的眼神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給瞪出來。上到六十七十的老婦人,下到十一二的少女哪個能逃得過他的法眼。

對於這類事,黃淡白又不是不懂,好看不好看,他黃淡白還是分的清,不就是臉而已,有些人長的像鮮花那就是好看,有些人長的像牛屎那就是不好看,所以好看的跟不好看的在一起過了日子那就叫做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黃淡白對於事物的認知他往往是看的很透的,也最容易看到本質,比如在於吃這件事上他就很懂。

黃淡白一天只煮兩頓,都是煮粥,偶爾也會蒸幾個饅頭。粥是最省糧的,饅頭是最抗餓的,對此他實踐了無數次,如同他對女性的認知一般深信不疑。

黃淡白煮粥一般都不洗米,對他來說粥的一絲一毫都不應該浪費,米湯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