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神明》[你是神明] - 《你是神明》第六章 噩夢(二)

軍用吉普開的飛快,瞬時間便遠離了樹林,從小路開到了寬闊的大馬路上,搖搖晃晃之間,溫故趴在516的腿上睡的很死。

車外的天空是一片昏黃,車裡的人因為順利完成了任務,還超額解救了人質,他們都懷着愉悅的心情返程。

趴在516腿上的溫故腦袋轉了個方向,手使勁揪着516的軍服,516被溫故的動作嚇了一跳,沒帶過孩子,此時此刻他竟然有些擔心自己會弄醒孩子,雙手舉高省的妨礙到溫故睡覺。

幾位軍人相互看了一眼,交換了個眼神,不知者無罪,這小孩,是不知道516在部隊是出了名的兇狠毒辣,現下居然能趴他腿上睡這麼香,516抬着手任由溫故趴在他腿上睡覺,這一副情形看上去十分滑稽。他們也感嘆着,516居然能忍着這小孩趴在他腿上睡覺還流口水。

眼看着車輛靠近部隊基地,穩穩地停在了基地之外的停車場里,睡着的溫故沒有絲毫要醒來的跡象,代號516的軍人嘆了口氣,想把扒在他身上的小孩掙脫下來,結果卻發現這小孩子力氣大的驚人,只好無奈地抱起她,讓她趴在自己的肩頭睡,幾人順利完成任務說說笑笑地往部隊走。

「吱——」地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在部隊門前響起,一輛同樣軍綠色的吉普車,停在另外一側,同一時刻就傳來關門的聲音,幾人抬頭便看見部隊的熟人。

「看來我來晚了一步。」溫書擋住幾名軍人的去路,幾名軍人思考了一番,最近部隊里並沒有安排過僱傭兵出任務。

「溫爺?來這幹嘛?」

代號516的軍人,似乎跟溫書很是相熟,一臉詫異,與剛剛的兇狠判若兩人。

「你手上那孩子,我女兒。」溫爺摘下了墨鏡,手指指向了趴在516肩頭熟睡的溫故。

「什麼玩意兒?」一旁的幾位軍人均受到驚嚇,其中一位東北的軍人還冒出一句家鄉話。

「這小鬼難怪這麼勇?居然溫爺女兒?」

「真的假的?你不是剛結婚?哪兒來的女兒?」

幾位軍人跟溫爺都是熟人,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拋出,溫爺也是擦了擦額頭的汗珠,不知道該從哪個問題開始回答。

其實,他今天去片場偷看孩子,到片場時孩子還沒看到就看見片場亂成了一團,再得知居然是溫故丟了,他着急得不行,立即查了溫故項鏈的定位,發現一路來了平城,他立即開車追了過來。

「唉,你們看看吧,我這裡能看到她的定位,我剛回國,她一直我前妻帶着。」溫書掏出自己的車載電腦,屏幕對着516等人。

「那,貴千金,還給你。」

516看着溫書亮出自己電腦上的定位,足以證明溫書與懷裡小孩的真實關係。

516把趴在他肩頭睡着的小孩直接放在了溫書的懷裡,溫書瞬間有點不知所措,他已經太久沒有抱過自己的女兒了,七年未見,她長高了很多也變重了。

不變的就是溫書日復一日的想見她,真的是好想她。

「今日之事,多謝各位,來日有什麼事說一聲就行,小故,爸爸帶你回家。」

溫書不好意思在各位面前露出另一面,輕聲細語的哄着在夢中還在抽泣的溫故,單手重新戴上墨鏡,抱起溫故就往車上走。

「我沒瞎吧,溫爺哭了??」站在最邊上的軍人目瞪口呆,他甚至感覺自己睜開眼睛的方式不太對。

幾個軍人背着背後的槍,雙手交叉着看着溫書親吻小孩,都有點大跌眼鏡,殺人如麻,接管僱傭兵三年就坐上最高位置的溫書,江湖人稱溫爺,此時此刻居然為了孩子哭了?

「活久見。走吧,交任務。」516唇角勾起,領隊回歸。

溫書自是知道京城那邊已經亂成一團,即使他很想跟女兒單獨多待一會兒,他還是以大局為重,一路狂飆回京城,到京城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

「溫書?你憑什麼帶走我女兒??!!!你知不知道整個劇組嚇瘋了!!!」趙思榮來回踱步,看見一輛軍車靠近,又看見溫書下了車從車後排抱着溫故下車,立即跑上前接下溫故放在地上,拉着溫故的手就走。

「你報警了沒?跟警局說一聲孩子回來了。」溫書雖有不滿,但是他知道趙思榮肯定着急,本能的還是要交代一聲。

「沒有,她這麼大了,她會自己回來。走吧,劇組的叔叔阿姨都在等我們開工呢。」趙思榮打量着溫故,除了衣服髒了看上去沒什麼事。

「這麼大了?會自己回來?趙思榮!!她是個孩子,這都大半夜了你不帶她回家休息嗎?」溫書聞言皺起眉頭,不滿的質問着,越說越生氣,跑去一手拉着溫故,不讓趙思榮帶走。

「我現在不知道她去哪裡了,更重要的是劇組今天她的戲都沒拍,停工停了一整天,我怎麼樣也要帶她去見見那些人。」趙思榮對溫書也是半點耐心也沒有,強硬的一把拽過溫故走進了片場。

「哎喲小寶貝回來了,嚇死我們了。」導演一直不斷的打電話聯繫,來來回回的工作人員,這附近都找遍了都沒找到溫故,抬眼看見趙思榮身邊跟着溫故,馬上放心下來。

「溫故媽媽,你這幾天就帶着小溫故回家休息吧,這麼晚了,既然溫故回來,我們也放心了。」胖胖的導演戴着黑色邊框眼鏡,撫了撫溫故的頭,他也放了心。

「好的好的,我們溫故今天給大家添麻煩了,不好意思。」趙思榮略帶歉意的跟劇組道歉。

「你這什麼話,孩子弄丟了我們都嚇死了,行了,快回去吧,給她收拾收拾,肯定她自己也嚇壞了。」

導演抬眼看着趙思榮的背影,又看着小溫故,若有所思。

「你們沒覺着今天溫故媽媽有點奇怪么?以前溫故磕着碰着都要呼半天。早上那會說要報警她不讓,還說溫故這麼大的孩子會自己回來的。」場務一邊收拾着器材,一邊質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