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神邪君/逆神邪君》[逆神邪君/逆神邪君] - 第4章你在隱忍?

可是蕭澈剛到床邊,就看到夏傾月隨意的揮了揮手。

一股冰冷的寒氣掃在他的身前。

「嘭」的一聲,蕭澈直接撞在了緊閉的門上!

「別,我就開個玩笑!」

蕭澈臉色一苦,揉了揉屁股,看到夏傾月要起身,趕忙喊道:「還來!你要謀殺親夫啊!」

然而夏傾月並沒有動手,只是整理了下裙擺,「自己的爺爺被那麼欺凌,還是在你的婚禮之上。心中很不好受,對嗎?」

夏傾月的聲音輕柔中帶着清冷。

蕭澈猛地一怔。

「你和傳聞中,以及我想像的並不太一樣。」

夏傾月唇瓣微啟,雙眸凝視着蕭澈,緩緩開口:「傳聞你玄脈殘廢,終生只能停留在初玄境一級。因此性格也變得自卑懦弱。但今日一見,我卻發現傳聞似乎全錯。」

「雖然你在刻意掩飾,但你神態之中,卻分明透着一股傲然。迎親時我用玄力冰封你的手臂,你的反應平靜的讓我吃驚!」

「而且,你在看我的時候,目光痴迷,卻絕不渙散!」

「你玄脈殘廢是事實,但你真實的性格和心境,卻是瞞過了所有人。」

夏傾月輕語之中,雙眸始終注視着蕭澈的眼睛,這個眼眸,深邃的彷彿無邊無際。

蕭澈的心中猛然一驚。

他看向夏傾月的眼神頓時變了,眼前的這雙眸子不但美麗到極點,更是清亮的彷彿能看穿心靈,她的心思,也縝密細密的讓他無法不吃驚……

一個十六歲的少女,竟擁有這般如妖一般的目光和心思!

「你在隱忍?」夏傾月緩聲道。

「隱忍?」蕭澈露出一個貌似自嘲的笑,「也許吧!」

隱忍?隱忍個屁!

昨天的蕭澈,和夏傾月一直所聽聞的絕對是一模一樣!

但夏傾月縱然再聰明,也不可能想到今天的蕭澈,比昨天的蕭澈多出了整整一世的記憶,性情和心境也隨之而變。

夏傾月美眸微眯,軟玉般的手掌忽然抬起,伸出兩指,虛空點向了蕭澈的胸前。

頓時,一股冰涼的氣息從蕭澈的胸前蔓延,擴散至他的全身,很快,身上的冰涼感又如潮水般褪去,夏傾月也收回玉手,微動花瓣一般的芳唇。

「你的玄脈的確殘廢,但並不是先天,而是在你很小的時候受到攻擊所致!」

蕭澈的雙眉猛的一跳。

從小到大,無論是他從爺爺口中聽到的,還是外面所流傳的,都是他玄脈天生殘廢。

就連他自己,今天承載着前世記憶「重生」後,也只是發覺自己殘缺的玄脈絕不是來自先天。

而夏傾月卻是一言道出,他毀掉的玄脈不是來自先天。

這個女人……

「沒錯。」夏傾月微垂眉睫,柔然說道:「可惜的是,你的家人並未及時發覺,這才讓殘廢之勢完全成型……絕對沒有了修復的可能!」

蕭澈卻是神情不變,很是平淡的說道:「那可不一定。」

夏傾月輕輕瞥他一眼:「看來,你一直在想着修復你的玄脈?」

「我一定會修復。」蕭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