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又野又茶,在修羅場養崽上位》[娘娘又野又茶,在修羅場養崽上位] - 《娘娘又野又茶,在修羅場養崽上位》第5章 莫昭儀的爭寵手段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宋予煙輕輕嘆了口氣。

真是服了狗皇帝這個老六,就不帶閑的。

木妃娘娘的第二個孩子三皇子才剛滿一歲吧,這廂便又傳來了有喜的消息。

還真是…讓她羨慕死了。

若有孕三個月的秦貴人生的是個公主,那木妃娘娘的兒子不就連號了?

此等殊榮真是做夢都會笑醒的程度了!

換了一身金盞色彩綉襦裙後,宋予煙便快步往木妃娘娘的承乾宮走去。

給高位娘娘賀喜的事情可怠慢不得。

只是每每在後宮着急趕路的時候,宋予煙便在心裏咒罵一句狗皇帝摳搜。

到不了一宮之首的嬪位,她出門連個轎攆都沒有。

後宮還修的這麼大,彎彎繞繞的。

真是累人。

正當宋予煙心裏厭煩時,一個轉角竟撞上了坐着轎攆,一身紅緋色羅裙的沈嬪。

與此同時,沈嬪也注意到了宋予煙的存在。

在她後面一日侍寢,同樣也得到了晉封,長相還絕美的女子。

沈佩香一瞧見便氣不打一處來。

故意命丫鬟將轎攆靠在宋予煙身側,慵懶的靠在轎攆上俯視着。

雖然宋予煙的心情壞到了極點,但還是規規矩矩的福身行禮,「臣妾參見沈嬪娘娘,娘娘萬福金安。」

「起來吧,本宮先行一步,宋貴人慢慢走。」

冷笑着嘲諷了一句後,沈嬪便坐着轎攆遠遠的走了。

她可瞧不上宋予煙,容貌姣好又如何,八成也是跟李婕妤一樣是個不會生的。

太后姑母的話沈嬪可謂是牢記於心。

她的目標,是儘快誕下皇子而後讓太后姑母助她的皇兒登上太子之位!

要說從前宋予煙還想着順其自然,慢慢的往上爬。

沈嬪的一句話便直接激起了她的鬥志。

不就是個嬪位,不就是個轎攆么。

她倒要看看沈佩香能依仗着太后威風多久?

有的是人收拾她。

待宋予煙走到承乾宮之後,后妃們已經到了大半。

「臣妾參見皇上,參見皇后娘娘、木妃娘娘、昭儀娘娘、婕妤娘娘、沈嬪娘娘~」

「恭喜木妃娘娘再度遇喜~」

說完這一大段問安後,宋予煙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

沒辦法,在座的都是比她位分高的,不拜不行。

皇帝幽幽開口平身後,宋予煙才加入了后妃們有一搭沒一搭的嘮嗑之中。

透過餘光看了一眼正抱着三皇子與昭慶帝說話的木妃。

不知怎的,宋予煙總覺得有些不妙。

若說先前宮中人少,皇嗣也平均在高位娘娘膝下還算是和諧。

但如今新人入宮,往後的後宮怕是要暗流涌動了。

而木妃的這一胎,怕是凶多吉少了。

莫昭儀摸了摸二皇子耶律佑程的小腦袋瓜之後,將孩子推到了昭慶帝跟前。

「程兒這孩子非要跟着臣妾過來找父皇,說是要來見見他的小四弟呢~」

「父皇~抱抱~」耶律佑程有些跌跌撞撞的朝昭慶帝的腳邊走去。

兩歲的孩童牙牙學語的模樣正是可愛的時候。

饒是冷酷無情的狗皇帝見了也軟下了心思將其抱在懷中。

「想來朕前些日子都在李婕妤與有孕的秦貴人那兒,已有半月余未見過程兒了,今夜便到莫昭儀那兒吧。」

一聽到這話,莫昭儀的臉上便嬌羞的笑了起來。

「臣妾代程兒多謝陛下疼愛憐惜~」

如此,今日她來這兒的目的算是達成了。

新人又如何,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