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又野又茶,在修羅場養崽上位》[娘娘又野又茶,在修羅場養崽上位] - 《娘娘又野又茶,在修羅場養崽上位》第3章 無情的狗皇帝

這番話瞬間點燃了昭慶帝。

本想慢慢來,但終究是着急了。

一把將宋予煙身上的肚兜繩扯斷扔在地上。

宋予煙躺在床上,凌亂的烏髮與嫩白的身子在燭光之下給昭慶帝帶來了極為強烈的視覺衝擊。

耳邊還響着銀鈴聲,刺激的昭慶帝直接紅了眼。

吻去宋予煙眼角的淚水後,便徹底亂了心智。

養心殿內的聲響饒是伺候陛下多年的太監李福全聽了都面紅耳赤的。

結束之後,昭慶帝直接起身照例到後殿清洗。

而宋予煙則是被春華和秋實扶着走回了鍾粹宮。

並沒有言情小說中的特殊留宿對待。

后妃不得留宿在養心殿乃是先祖皇帝立下的規矩,是為防止皇帝沉迷女色。

饒是昭慶帝再疼惜憐愛宋予煙,末了提上了褲子還是位絕情無義的帝王罷了。

古代小說里那些一見鍾情,女主美到令皇帝摒棄皇室規矩的,實在是太過於虛幻了。

狗皇帝到底是狗。

更何況昨兒太后才訓誡過李婕妤。

宋予煙可不想往槍口上撞。

即便是想再和昭慶帝增進些感情說些閨房話,也只能等着下次侍寢的了。

不知過了多久,宋予煙再次醒來的時候身子到處都是酸疼的。

「春華,什麼時辰了?」

「回小主,已經是卯時末了,您昨兒侍寢,今日依照規矩要去給皇后娘娘請安,也是時候起身了。」春華端着洗臉水走了進來。

秋實則是在衣櫃前幫着宋予煙挑選今日要穿的衣服。

宋予煙強忍着身上的不適感起身,「就選嫩芽綠的衣裙吧,快些梳洗,莫要耽誤了請安的時辰。」

尋常唯有每月的初一與十五才需到中宮請安。

但新人侍寢後,后妃也需要依照慣例給皇后請安。

昨兒選上了七位新人,後宮娘娘們便的連着七日早起,本就心情不悅。

若哪個不長眼的新人敢仗着侍寢不去請安。

不僅會落得個恃寵而驕的名聲,還會成為滿宮娘娘們的公敵。

別看現如今後宮裡和諧又平靜的,背地裡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着呢。

在這深宮之中,但凡一步踏錯,下場可能就是萬丈深淵。

請安一事雖小,但也是萬萬不敢耽誤的。

簡單的用過早膳之後,宋予煙便帶着春華往皇后的坤寧宮走去。

留下秋實在鍾粹宮打點。

她昨兒侍寢,今日必然會有內務府送來皇帝的賞賜。

或早或晚的宋予煙也說不準。

還是要留個心腹在清點留庫的。

雖然鍾粹宮是距離坤寧宮最近的宮殿。

但宋予煙還是覺得命苦,品級太低,甚至都不配使用轎攆代步。

只得忍着身上的疼痛一步步往坤寧宮走去。

常在這位分還真是不夠看的。

她得往上爬。

最起碼混到一宮主位能在皇宮裡坐轎攆才算是完成了一個小目標!

想到這兒,宋予煙暗自嘆了口氣。

從前在養成游戲裏動動手指頭的事,如今上了實戰還真是累死個人。

狗皇帝,一點都不知道心疼人的。

宋予煙低頭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小腹。

真希望昨晚能被昭慶帝一擊即中懷上皇嗣。

老天爺保佑,可一定得是個兒子!

這樣宋予煙的位分不必說便會得到晉陞了。

倒也不是她重男輕女,好歹也是21世紀的新青年呢,當然知道生男生女都一樣。

可現在不一樣了啊!

她家裡真的有皇位要爭,必須得生兒子,才能母憑子貴。

囡囡閨女什麼的,等到她在後宮站穩了腳跟後再生也不遲。

畢竟宋予煙穿越而來可謂是一窮二白的,什麼系統金手指的統統沒有。

在上位生夠10086個崽之前,只能在這深宮之中裝孫子伺候狗皇帝。

到了坤寧宮之後沒過多久,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