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寵》[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寵] - 第6章

太后早不病,晚不病,這個時候病了?

曹風揮手,退了報信的小太監,略顯猶豫的望着自家主子。

「帶上洛長安,出宮一趟。」宋燁放下手中的瓜子,慢條斯理的轉身。

「是!」

事實上,宋燁不止出宮,還出了城。

曹風回頭瞧一眼身後帶着的侍衛,不多,就一支小隊,雖說與平素出宮也沒什麼區別,但是出城,似乎有點……城外,可都是難民啊!

北方大旱,又逢蝗災,顆粒無收,流民失所。

路邊有不少或癱、或倒伏在地的難民,老弱婦孺皆衣衫襤褸,滿面塵泥。

看到馬車從城內出來,有些吃力的攀爬起來,哆哆嗦嗦的伸出手,一個個唇瓣乾裂出血,嗓子里的聲音沙啞得不成樣子,「行行好,給點吃的……」

洛長安坐在車前,半垂着眉眼,不為所動。

馬車繞着城門外跑了一圈,最後停在了林中溪邊,此處風景甚好,時值秋日,楓紅如火,放眼望去,成片的楓林若雲霞迭起,很是壯觀。

幾間小竹屋佇立其中,極為僻靜雅緻。

宋燁倒也沒說什麼,領着洛長安穿梭在楓林中。

腳下鋪得厚厚一層的落楓葉,用千層底踩上去,發出清脆的窸窣聲響。

洛長安喜歡這樣的感覺,清幽靜好,不似城內的繁華喧囂,煮一杯清茶,掬一捧落楓,只是……皇帝帶她來這裡幹什麼?

「此處如何?」宋燁拂袖落座。

洛長安如實回答,「甚好!」

楓樹下,小方桌,茶香渺渺。

宋燁玄衣墨袍,襯得那張臉比女兒家還要嬌艷幾分,他挑了眉梢,拿一雙桃花眼斜斜睨着她。

曹風早已將屋內的物什取出,一一擺在案頭。

小炭爐火,溫清水。

宋燁捋袖,提着白玉壺清洗茶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