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寵》[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寵] - 第5章(2)

弟這性子,會害了人家姑娘,您饒了臣弟,放過御史大夫。依臣弟愚見,皇兄若是喜歡,納入後宮也好!」

一旁的洛長安別過頭,憋着笑,一張小臉如三月桃花,泛着淡淡的緋紅。

「胡鬧!」宋燁說這話的時候,視線從洛長安身上掠過。

洛長安舔了舔自己的唇,終於壓住了唇角的笑意。

「跟朕來!」宋燁起身往外走。

宋墨垂頭跟着,瞧着一副乖順的模樣,實則雙手負後,衝著洛長安伸出食指。

二人一走,洛長安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出了殿門之後,她也沒走遠,就在宮門外的牆根底下站着,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宋墨終於從門內出來,她低吹了一聲口哨,宋墨提着衣擺就跑了過來。

「你怎麼回來了?」洛長安詫異。

宋墨雙手環胸,「沒錢花了,自然是要回來的,倒是你,你說你橫行霸道了這麼多年,怎麼就栽在皇兄手裡呢?」

「呸,我這叫忍辱負重,沒瞧見皇上很器重我?連用膳,都讓我在邊上伺候。」丟人不能丟了氣勢,她可是洛長安。

宋墨輕嗤,「真能往臉上貼金,改明兒我跟皇兄求求情,放你出宮!」

「真是好兄弟,下迴風月樓我請客,讓胭脂姑娘好好招待你!」洛長安笑得眉眼彎彎。

宋墨盯着她看了半晌,耳根微紅的點頭,「好!」

遠處,曹風快速轉回。

「皇上,奴才看到臨王殿下和、和洛公子有說有笑。」曹風低聲回稟。

宋燁漫不經心的逗弄着檐下的畫眉,薄唇輕勾,「老七是回來為她解圍的。」

這話說得,何其輕描淡寫。

曹風愣怔,皇上……早就知道?!

有小太監疾步上前行禮,「皇上,太后娘娘病了。」

宋燁指尖一滯,容色未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