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的革命》[南美的革命] - 第6章 不成功的偷襲/新的戰場

1839年4月17日,阿布萊烏大尉,帶着一隊步兵和騎兵奇襲造船廠…

那是一個寂靜的夏日清晨,黎明前的湖面和樹林被大霧籠罩着。我和加里波第在一塊兒房區里閑聊:

「很快,另外兩條船就可以下水,這一下,我們的力量又可以得到極大的加強了。」加里波第笑談風生。

「一定要好好的操練這些海員,還有三項紀律八大注意,一定不能忘記。」

「有紀律的軍隊才是強軍,雖然我們剛接手的時候,他們只是一群烏合之眾,不過呢,在經歷了這麼久的戰鬥之後,他們已經有了正規強軍的風氣了。」加里波第很欣慰。也許烏合之眾可以在有些時候爆發出極大的戰鬥力,但是相對於韌性,他們是最差的,而一支強大的軍隊,必須要擁有的就是韌性。

「最近有消息說,帝國軍已經派了一支特別行動隊來消滅我們了,我看到時候誰消滅誰還不一定呢!」葉笑傲。這個不是他吹牛逼,在他們閑暇的時候,不僅又開闢了大片的荒地,而且呢,還挖掘了很多的溝渠引水,他還設下了碎石路,以及木樁地,專門用來對抗騎兵的衝擊。

「這麼大片的開闊地帶,很有利於我們的預警,只不過巡邏隊和出去砍樹的人就有點倒霉了。總的來說,這些溝渠還是很有利於我們的防禦的。」加里波第感嘆道。

「而且我們除了去索要必需品之外,這些種植的產出完全可以返哺給**,也可以拉到遠的地方售賣,補一筆錢,悄悄的搞原材料過來繼續造船。」

「你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拉到遠處賣給了帝國**,然後他們的商船拉回來的時候,你再去把他們沒收。」加里波第調侃道。

「話不能這麼說,只要是支持共和國事業的行為,都是正確的。戰爭和愛情中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中尉閣下。」

「只要你沒有給城內的敵人送糧就可以了,我們的終極目標不就是為了攻克這座城池嗎?我也知道你散盡家財,支持共和國的事業,只要你不幹危害共和國事業的事情,那麼我是閉口不談的,還有羅塞蒂,我也會幫你說服他的。」

「還是茶好喝一點,慢慢的品茶…」加里波第從桌子上拿起了一個茶杯,剛準備喝的時候,「是騎兵衝鋒的聲音!」他迅速大吼

「快進入作戰位置!快進入作戰位置!快進入作戰位置!」

突然,樹林里鳥獸亂起,大批騎兵衝出,單從它們的氣勢上看,起碼有100多人。

他們越過了溝渠,踩踏的田地,用長矛挑翻了那些還沒來得及撤回房區的海員們。當他們衝到碎石路的時候,我已經舉槍反擊了,因為很多戰士都尋完了邏回來,他們把槍放下了之後就去伐木了。

我趕緊射一發就扔一支,旁邊的一位海員撿起來趕緊裝葯,我說完之後就扔他撿起來之後就裝。於是我的射速就達到了每分鐘12發。

我打到了三,四個騎兵。他們在碎石路栽了大跟頭(字面意思,有一些沖在前面的幸運兒,連人帶馬翻了過來,儘管後面還是有人沖了過來),然後又踩到了木尖樁,這是一種用堅硬的樹枝把兩邊削尖**土裡所構成的簡易工事,但眼下還是很實用的,起碼他們在這個地方又栽了十幾個人。

騎兵並不是一股腦的衝鋒,他們是分成波次衝鋒的,現在第一波的銳氣已經失盡了,而且第二波也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只有第三波還在頑強的沖向房區。

有幾個在掩體裡頭射擊的戰士被長矛戳穿了,第三波的騎兵士氣大增,他們衝垮了柵欄,又把一些廠棚給打倒了,我們又損失了好幾個戰士。在幾股猛烈的射擊之後,第三波的前排騎兵基本上都被打倒了,後面的還準備衝鋒,被躲在兩側的戰士們用長矛和火槍打倒了。剩下的也不得不撤回去。騎兵的衝鋒終於結束了。有一部分還在叢林的戰士冒着被長矛戳穿的危險跑了回來,還有很大一部分正在叢林中躲避長矛的攻擊。

這個時候烏壓壓的,400多名步兵趕了過來,面對出乎意料的頑強抵抗,他們立刻三面包圍了房區。

在這一片警戒帶上緩慢推進。這裏面包括幾十名精銳的奧地利僱傭兵,他們穿着白色的軍服,帶着白色的帽子,就好像在辦喪事一樣。確實是在辦喪事——因為這裡就是他們的墓地。

看到這些白軍服,加里波第高呼向他們集火,不過其他的步兵不是吃素的,也開始擺成密集陣型集中火力。有好幾個探頭的戰士被打倒了,失去了氣息。彈丸從腦門頂上飛過,我和那位大兵不得不停止射擊。

在我們的精心開拓下,這個造船廠的面積是很大的,所以,400名步兵並不能完全包圍住,還是有十幾名戰士跑了回來,現在我們差不多40個人了。雙方展開激烈的對射。

不知道是誰開始打的頭,一個接一個的,大家都開始唱着共和國的國歌:「戰鬥,戰鬥!讓我們點燃戰鬥的烈火,反抗野蠻的暴君…」

敵人的騎兵不甘寂寞,在攆跑了一批想要跑回來的戰士之後,他們就又開始了衝鋒。

但是這個衝鋒很快就被粉碎了——有個別英勇的戰士爬上了戰船,他們把炮口轉向,轟擊那些正在集結的騎兵。

敵人的步兵越來越近了,雙方甚至可以相互看到對方開火冒出來的火光。

我又打中了一個敵人,但是我沒有空去檢查他是否陣亡——敵人的槍口在瞄着我!子彈在那裡亂飛,打到了棚子上,打到了石牆上,土牆上,木樁上,到處都是飛濺的殘渣。倒霉的馬達被殘渣擊穿了心臟,就這樣稀里糊塗的死掉了。

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太過於高傲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敵人的騎兵沒來得及報告,總之,他們的前排步兵居然一腳踩到了木樁上,然後就痛苦的倒了下去,發出了慘烈的哀嚎。

在這個火力突然間中斷的一瞬間,戰士們紛紛像春筍般冒頭,用密集的火力回擊着敵人。戰船上的小炮也在開火,打到了好幾個敵人。

小心翼翼的越過木樁區之後,他們就開始向房區衝擊了。由於我這裡比較靠前,所以突然間有三個大兵跳了進來,我旁邊那位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呢,就被他們刺死了。

我當即抽出了大刀,一刀一個小朋友。但是後面還在源源不斷地衝擊。他們越來越多的敵人沖了進來,戰士們也開始白刃戰。

就這樣,大家激烈的搏殺着。突然不知道怎麼回事,敵人如潮水般地退去了。那些正在拼殺的戰士也是一臉懵。打的好好的,怎麼就跑了呢?

因為這個時候,這位大尉因為沖的太前了,被一直都在房子上的黑人普羅科比奧逮到了,普羅科比奧一槍打到了他的胳膊上。他不得不命令部隊撤退。從而結束了他這長達六個小時的圍困。

看上去戰鬥確實很激烈,敵人拋下了6具屍體,就遠遠地跑走了。

實際上,雙方的陣亡人數低的令人吃驚——帝國的特別行動隊實際上只死亡了47人,佔到了總人數差不多的10%,而我們付出了22名鮮活的生命,佔到了總人數的20%。

平心而論,除了他們的步兵沒有一鼓作氣的進行衝鋒,還有騎兵只有長矛。突襲之中歷來如此,須是一鼓作氣,否則難當大任。在這一點上,這位大尉可謂是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劫後餘生的感覺,讓人很難訴說的出來,也許只有真正經歷過這種感覺的人,才能把它完整的講述出來。

只不過,這幫子帝國軍居然糟蹋了我們的農田!朱諾報怨道,「他們這個舉動可是嚴重的影響了我們接下來的收入啊!」

「哎,夥計,你也不能這麼想啊!如果沒有這些農田,可能你我都不會存在這裡的」阿克肖蒂安慰道。

「有這個心思抱怨,還不如趕緊摸一下他們的屍,找一下他們的遺棄的物品,噥,你看這把手槍」梅塞晃了晃自己手裡的戰利品。這把手槍看上去像是軍官的。

現在要重建船廠了,新船下水的日期又得延後了。加里波第頭疼的很。

「我們也要主動出擊,不然的話,任人都把我們當柿子捏。」葉主動提議道。

「現在大戰剛過,戰士們都很疲憊,顯然不適合再打一次。」羅塞蒂穩重道。

「我們可以現在休息,晚上的時候去偷一下,只偷一下,偷完了就跑」葉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