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芙蓉之語》[木芙蓉之語] - 第1章 序篇

慶錨年紀四十有五,家裡排行老二,在村裡娶了個同姓的賢惠妻子,就扎居在東巷,自小務農的他精明幹練,又生得好體材,村裡凡有大小婚喪嫁娶事,都請他做管事。

他自己也常吹噓着說,年輕的時候在市裡的電機廠上班,是個包工頭,主管隊里工人的薄款,幾十年來少有的閑暇時間,茶餘飯後,他都常常懷緬着自己過去的舊事,一遍又一遍的跟別人講。這是他從來都有的強勝心,即使他暮年的時候,總犯着腿腳疼痛,走起路來巍巍然,也不避重就輕,依舊做事親力親為,好像一生都沒孬弱過。

剛有孫子那年,他四十五歲,沒吃早飯就早早要下地幹活,揣起妻子不久前剛烙的餅子,在腰間別一壺茶水,那瓶身茶漬斑斑,連濾蓋也沒有,泡着他愛喝的廉價茶葉。似是他每日的標配。

家裡的地並不遠,在東邊,承包着一塊三四畝的包穀地,將心血傾注在這裡,每年可以收入千把塊,算是極不錯了。但老漢對自己的要求總是很高,不滿於此的他每年都誓力把地耕的更好,在鎮里買肥料也研究很多,哪種化肥好使他個頂個清楚。

這天他剛好從鎮上看完肥料下來,在地里鋤了梗上的雜草,已是日上三竿,甩了甩掛在脖子上的汗巾,抹了把臉,回過頭走,碰上了恰巧過來看地的東勝。

「哎,錨子,聽說咱村裡來了個會算命的,挺有意思,就在咱東巷裡坐着,免費給看命。」

「你剛從那邊過來?」慶錨聽了,探身往走來的東順後面望了望。

「對啊,你要不去看看,我在那聽了一會人講話,別說還真有兩把刷子,猜的倒挺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東順邊走邊說道。

慶錨皺了眉,這他是清楚的,一般有些江湖騙子,先把你們這裡的人都打聽清楚了,再來這美其名曰算命,猜你姓甚名誰,家裡如何,其實已經清楚了你的情況。但這個算命的不收錢,也不知目的為何。

他收起心思,別過了東順,就往東巷回,大日懸空,慶錨低過頭轉進巷口,靠在了不知道哪家人的門台口,歇息着。

他斜眼瞥見了巷道里,確正坐着一個蓄着山羊鬍的老成道士,和他年齡般若,搖着蒲扇和村民們聊天,而那邊時不時傳來的驚呼,說笑聲不斷,讓慶錨也引起了點興趣。

村裡的人農忙完,就是喜歡點新奇的東西,他也不例外。於是豎起耳朵仔細聽了起來。

「你家裡五口人,大哥喜歡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