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艱難逃生》[末世之艱難逃生] - 第5章 國粹少女

這簡直就是通往地獄的走廊。

陳二狗穩了穩心神,那些裸身的女喪屍已經不知道去哪裡了,他豎起耳朵繼續聽了聽確定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了才小心跑了出去。

拿着洗腳盤放在胸口上,貼着走廊的牆一點一點的往走廊盡頭的出口處走去。

地上的那張半邊臉屍體似乎正在死死的盯着他看,陳二狗掃了一眼,嚇得他整個屁股眼都涼了起來。

「冤有頭債有主,不是我害的你,是那班女技師,你們千萬別害我,我出去後給你們上炷香哈。」

陳二狗低聲對着地上的屍體低語了幾句,然後就快速跨過他的身體。

誰知道那半張臉的死人就在他垮過去的一瞬間眼珠子立馬翻成了白眼,他的手嗖的就把陳二狗的腳踝給抓住了。

正想往前面逃跑的陳二狗也沒有想到自己會突然被人抓住,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上,正疑惑的往回看,這一看讓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

原本倒在地上死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起來,他們扭頭的僵硬的身體,身子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音,特別是抓住自己腳踝的半邊臉喪屍,直接對着他撲了過來。

「卧槽!詐屍了!」

陳二狗魂飛魄散的慘叫了一聲,連忙抬起另外一隻腳,對着半邊臉的喪屍狠狠的往他臉上踹了過去,陳二狗的腳每踹一次都會讓那半張臉流出大量的黑色血液,但喪屍的手如同鉗子一樣死死的抓着他的腳踝不放開。

此時其他剛屍變的喪屍也轉了過來,看着還在掙扎的陳二狗,他們低吼了一聲全部沖了過來。

陳二狗一看,差點沒把自己的屎嚇出來,他舉起胸口中的洗腳盤,對着半張臉喪屍用力的砸了下去。

「咚咚咚~」

伴隨着沉悶的撞擊聲音響起,半張臉喪屍已經被陳二狗敲的他媽都不認識了,黑色的鮮血濺滿了陳二狗一身。

陳二狗感覺到自己腳踝一松,連忙抽了出來,連爬帶滾的站了起來,但其他的喪屍也已經來到了跟前。

「草泥馬的,還讓不讓人活啊!」

陳二狗低聲罵了一句,看着張牙舞爪衝過來的幾個喪屍,連忙把手中的洗腳盤放到自己的胸膛上,就好像眉國隊長的盾牌一樣。

「來吧,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蠻牛衝撞。」

陳二狗已經豁出去了,反正要麼生要麼成喪屍肚子的糞便,他腳下一發力,對着撲過來的喪屍衝撞了過去。

喪屍撲在洗腳盤上發出咚咚咚的聲音,緊接着陳二狗就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以為根據學過的物理,速度加自己的力量和體重怎麼也會把那幾個喪屍撞開吧。

「但特么的,我為什麼一直在倒退啊!」

陳二狗的鞋底在這光滑的地面上不停的倒退着,地面上更是划出一條淡淡的痕迹,眼看着就要被喪屍逼到最初的那個包間了。

陳二狗急中生智一把鬆開洗腳盤快速的低下身子,幾個喪屍由於慣性帶着洗腳盤全部撲通撲通的倒在了地上。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陳二狗逮住時機頭也不回的往出口處跑了過去。

剛才他是真的沒想到被喪屍弄死的人類居然會變成他們的同類,這完全就是跟小說寫的一樣,再加上他心急着逃出去完全忘記了,看來小說來源於生活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身後的喪屍已經站了起來,他們發出低吼聲轉過身子往陳二狗追了過來。

陳二狗一驚,連忙一個轉彎跑出走廊來到了前台,前台那一片都已經空蕩蕩的了,地上也是布滿了紅色的腳印和黑色未乾枯的血液。

櫃檯旁邊什麼還有着幾個黑色的對講機,和電腦顯示屏,旁邊還有幾瓶水,本來陳二狗還沒有覺得有什麼的,看到那幾瓶水的時候瞬間就感覺嗓子要冒煙似的。

拿起一瓶水直接擰開狠狠的灌了幾口,喉嚨舒服了不少,他連忙往樓梯處沖了出去,電梯他不敢想,後面的喪屍都已經快要追上來了。

誰知道剛走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