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本紀》[末世本紀] - 第5章 亂世將至

扭頭見一個高高壯壯的男生伸手把一個女生從欄杆上推了下去,然後自己也翻過欄杆打算原處跳下,似是想拿女生緩衝。

被推下去的女生剛好摔在電瓶車上,雖是掙扎不起,但也沒性命之憂,但要是這高壯男生跳到她身上,性命堪憂!姓蔣的女生被嚇得只在原地尖叫,想要勸阻,那高壯男生剛翻過去,也不知被誰一推,直接從樓梯上跌下,以面搶地,只來得及在空中喊一聲「啊!」然後重物砸地,也沒了生息。

三層樓的高度跌下來,靠近樓梯周圍不少學生癱在地上,抱着受傷的部位在地上滾動,表情因疼痛而扭曲,大聲哭嚎;傷勢輕微些的和最早一批沖將下來的,則是離得遠了些,大多在樓下空地上站着,茫然無措,小部分則是已經走開想要逃離這噩夢般的地方。

一個是大學之後消防演練早已遺忘殆盡,沒有指揮、沒有看管,當然是各謀生路,誰管你陌生人死活。當然有聰明的學生想要勸阻管理,一來是大學時期,你這個人出了班級可能就無人認識,你讓別人服從你?你當你是誰啊;二來就是長大以後,人的陰暗程度也增加,凡事先慮己再顧人,只想着先保護好自己哪管別人死活;再者就是人都有從眾之心,大家都慌亂之下,能有幾人平心靜氣去解決問題而不是盲目從眾、隨波逐流?

那姓李的正要拉着女生往外跑,突然被旁邊一個戴眼鏡的男生叫住:「李禹哲。」

姓李的側身,有些訝然:「鵬鵬?」招呼着走向了一個帶着圓眼鏡的齊劉海男生。

「哦哦,本來想發消息給你讓你帶,結果消息也發不出去,電話也打不通,劉一麟剛在寢室開了盤英雄聯盟就掉線了,估計是網線斷了,還得找人來修。只能我來給斌斌他們買飯,卧槽,這也太嚇人了吧,跟你碼生化危機一樣,卧槽!」鵬鵬又看向了樓梯,臉上掩蓋不住的慌張「而且我手機還打不開,賊可怕。」

李禹哲點點頭剛要回答,看着逐漸被黑色慢慢浸染的天空,心頭升起了名為驚慌的情緒,不同於第一次宛若天狗食日般的黑暗忽至,這一次就好像是你把一張餐巾紙擺到了墨水裏面,看着墨水被餐巾紙吸食直至鋪滿紙面。

可能就跟殺人一個道理,你一刀把人家頭砍掉了,死也就死了,人還少受點痛苦,你要是沒砍掉,還要補上第二刀,人也知道自己會死但是多遭罪了,會覺得更可怕更痛苦。

17:45,一個頭髮已經黑白參半的中年男子坐在滿是監控屏和按鈕的主控室,臉上有不少歲月刻下來的印痕,眼角的魚尾紋極深,眼袋也是有些腫。他把鞋脫了,盤腳坐在老闆椅上,向後靠着,一隻手擱在脖子後面當作靠枕,一隻手抓着手機低頭看着今日的K線圖走向,讀着某投資顧問撰寫的建議,看着持倉裡頭幾隻冒綠光的股票嘆了口氣。

抬頭看了一眼監控屏,畫面有些不穩定,他想打個電話問問技術部的同事怎麼處理?已經五十歲的他,對這種電子化、智能化管理的故障實在是讓他抓瞎,光是釘釘打卡、還有各種二維碼什麼的就已經讓他很不適應。

他剛剛起身,看了一眼自動運行的履帶和設備,嘆了口氣,諾大的車間僅需要寥寥幾個工人便可以操控,他走出主控室,想去安靜些的廠房外面給兒子打個電話。打算問問在外地上大學的兒子還有沒有牛奶喝,缺不缺零嘴,以及兒子什麼時候可以放暑假回來。

說來還真奇怪,每次兒子回家吧待不了三四天,雙方就會因為一些矛盾產生衝突,兒子喜歡晚睡晚起啦、他不給兒子點外賣啦、兒子對他每次燒菜放姜蒜的意見啦…每每這個時候恨不得趕緊把兒子趕得遠遠的。但是這兒子上了大學以後,離家又遠,回家又少,一年也就在家裡待上寒暑假三四個月,再想想兒子沒幾年畢業了,慢慢走上工作崗位,以後見面也越來越少,心裏的思念也越來越重。

中年男子剛推開門,黑日就降臨了。

18:21,距離第一次黑暗結束僅僅三分鐘,天又黑了,沒有第一次那種讓人置身深海的幽閉和壓力,就好像只是正常的天黑。

李姓男生把手機掏出來發現就好像沒電了一樣,「不可能啊,我每次出門手機都是滿電,就上了兩個小時課,我都沒玩手機怎麼就沒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