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本紀》[末世本紀] - 第4章 亂在黑日降臨時(2)

的後廚過道擱了一張小桌子,放着兩碟子菜,他掃了一眼卻實在是沒膽子過去查看情況。更何況剛經歷完那幽閉的黑色暗,早就嚇破了膽子,腦袋也暈沉沉的告訴他需要趕緊呼吸新鮮空氣然後回家睡一覺,蹬蹬倒退兩步就要往外逃。

女聲帶着哭腔「費敖成,怎麼搞的,是不是出事了?」

他趕忙停下,拉着女生「張婭蕾,快跑,我估計是出大事了,我們趕緊出去看看,然後回家。」

說罷,直接沖開了店門,冷氣夾雜着兩人沖了出來。倒也奇怪,一般來說剛出空調房出來肯定是感覺熱浪襲來,但是這次卻不覺得環境溫度變化那麼大,兩人倒也沒有在意許多,只是出個門竟有重返人世之感,連呼吸都順暢了許多。

但是只是一次黑暗,街上早已亂成了一團,無數車輛競相碰撞,媽媽抱着孩子沿着街邊哭泣,行人急匆匆地避開慌亂的馬路往家走去,車主或是掙扎着離開車輛然後往街邊奔逃或是去拯救還在車裡的親友。

張婭蕾扭頭看了一眼沒進去的那家飯館,依然是人影綽綽看不真切,正想要過去求助。費敖成一把拉住了她,可能是休息了一會清醒了些,他意識到了不對勁「我先進去把人救出來,然後你趕緊去報警,旁邊不就有一個警務站么?」

張婭蕾忙點頭正要舉步過去,費敖成一把將她拉到懷裡按倒在地,身後沒有進去的那家飯館發光了,黃色、赤紅充斥着費敖成的餘光,接着轟隆的聲音傳到了兩人耳朵里,地面都好像為之震顫,無數磚石四散被炸開伴有殘肢斷臂飛出。

女生直接被嚇傻了,不知道該怎麼做,哪怕她從來沒有見過爆炸現場,但感謝於無數影視片的熏陶,她也知道這就是爆炸。

費敖成似是有些暈乎,因為兩人趴下的及時,沒有被怎麼擦傷,但是爆炸的聲響和衝擊還是讓兩人有些不適,他掙扎着站了起來,「先走,我們先回學校。」

讓我們將目光轉向食堂,許是多是學生而且正是年富力壯的時候,大部分學生還是維持在黑暗降臨前的動作,沒有摔倒在地上。只不過那些正在吃飯的學生可是一動不動的抓着筷子或者嘴裏咀嚼着食物,這一番『123木頭人』的鍛煉可是不好受。

且不提驚出的一身冷汗,光是那維持着一個姿勢不動,在黑暗中不知堅持了多久就是痛苦的折磨。

兩人正是好吃完飯打算將餐盤端到收餐處,便遭遇了黑暗,男生看了一眼腕錶18:18,這個時候手錶的夜光指針倒是可以看得見了,一想到剛剛黑夜不知時間流逝的不安他便渾身又是一陣顫慄。

掃了一眼窗外。一般來說這個時候還是夏天,不應該會黑,更何況剛剛的黑暗屬實有點不對勁,太壓抑了,讓人都不敢呼吸。不過可能是有些夜盲症的緣故,他到沒有覺得這個黑暗有太黑的地方,反正哪怕是一般的午夜他也看不太清楚。再加上黑暗將至未至的那一瞬,女生福臨心至地抓住了他的手,兩個人在一塊,身邊有同伴倒也沒有那麼害怕。

反正不對勁,他又看了一眼天空,當即拉着女生就要走,「蔣蔣,我們先回家,我們屯一點食物在家裏面,這兩天就先別出來了,感覺跟他么末世降臨了一樣。」

同時,不少三三兩兩來就餐的情侶、朋友也都破開了『植物人』狀態,也不管有沒有吃完飯便往外跑。但是還有大多零散坐在各處的學生還沒辦法控制自己站起來,只能對出去的人報以目送。

許是兩人個高步快,已經走在了出食堂部隊的最前頭,男生扭頭望去只聽砰得一聲。食堂的廚房一般緊挨着售菜處,而且玻璃也都是透明的,視線毫不受阻得看過去,就看到了一團火光的綻放,先是強烈的紅光再轉為黃色再轉為紅色,像是一團炸開的焰火。隨之而來的爆炸聲和地震更是轟隆作響,宛若雷鳴。嚇得男生是直接拽着女生連滾帶爬地滾下了樓梯,也不管身上磕碰疼痛,衣服鞋子沾上的灰臟。

兩人的行徑引發了更大的混亂,後面的學生有樣學樣也不管往日同窗情誼,推開旁人的雙手就好像是殺人犯那般窮凶極惡,不少學生更是直接從樓梯旁的欄杆上或被推搡或主動地跌下,一時之間慘叫聲不絕於耳。

這大概就是逃兵的壞處了吧,一顆老鼠屎敗壞了一鍋粥,先不論戰時逃兵走後破壞隊形,單是對士氣的影響就已經罪不容誅!那李姓男子奔逃的模樣直接帶亂了原本只是或快走或小跑的隊伍,眾人紛紛搶先伴隨着推搡辱罵,加上又有幾個體弱的學生倒在樓梯上、甚至還有不幸者正好倒在最後一級台階,一片混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