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本紀》[末世本紀] - 第4章 亂在黑日降臨時

江南的夏,天黑得很慢,老一輩的人早就習慣了吃完晚飯坐在屋檐下,跟鄰居嘮一些家長里短。一位老奶奶穿着中袖大褂躺在門口搖椅上,灰藍的大褂被洗得似是有點掉色,頭髮已經幾乎全白了,間雜着幾根黑髮,黑意淡的就像是一滴墨水掉在一小杯酒里,淡不可見。

幾位頭髮黑意更多的奶奶,倚着馬扎坐在躺椅旁邊,說著自家孩子在城裡的工作怎麼樣、上個月拿了多少薪水,自己的孫子孫女在學校成績如何、還有多久就要升學…奶奶們雖是聊天,手上的工作也不曾停,擇乾淨的菜一把一把往籃子里放。老奶奶躺在搖椅上輕微地晃着,一言不發的聽。

屋內的桌子四周圍着一些頭髮花白的爺爺,要麼光着膀子,要麼穿着汗衫背心,雖已上了年紀但是看着並不瘦弱,也在討論,聊的卻多是哪邊工地還招散工以及之前在哪個地方做小工工資怎麼樣。

就在長輩的聊天中,天黑了,黑得那麼快,就連日食都不會這麼快,像是關燈,按了一下開關,燈就關了。沒人知道什麼是最極致的黑色,哪怕之前人類研發的Vantablack梵塔黑號稱世界上最黑的物質,可以吸收99.96%的光線,也不敢說。但是這次的天黑讓人心裏清楚了,這就是世界上最極致的黑,沒有之一。關的不只是太陽還有村子裏的燈,瞬間,整片村子全部陷入了這片黑色當中。

美國探險家維克托熬過此夜後如此記錄「就好像處於水下11034米深處的馬里亞納海溝,黑暗幽閉還有那高達海平面處1100倍的壓力,那股壓力直接作用在你心理上,你想開口呼救,又像是在真空中,連聲音都無法傳遞。」

黑暗席捲的不只是江南,更不只是中國,所有人的眼前都被黑色所籠罩。無論是是久經沙場的將軍、叱吒商業的巨鱷,還是官場沉浮的政要、智珠在握的長者,為這黑所籠罩後,甚至連呼吸都不敢,何談出聲呼救?更何況向誰呼救?

此時無論是男女老少,無論是宦海沉浮的當權者還是叱吒商場的金融巨鱷,連不明事理只知道哇哇亂哭,平時吵得家長頭疼欲裂的嬰兒此時都不敢發出聲響,所有人就像是被被頂級獵食者盯上的食物,你不能逃跑,不能反抗,只能裝死希望獵食者看不上你。

黑暗終會過去,黎明終會來臨,但是沒有人知道,黎明降至之前會有多少傷亡?

天朦朦得泛起了藍灰色,像是老奶奶的大褂,小村莊里的老人們好些個都已經暈厥了過去摔下了凳子馬扎,惟有幾個強壯些的老人還能勉力坐着也是背後驚出一身冷汗,額頭上密密麻麻布着一層汗珠。有一位爺爺嘗試着想要站起來,直接摔倒在地,旁邊的老人想要攙扶也是有心無力。

有一位奶奶從馬紮上摔了下來,滾到了躺椅旁,顧不得一身酸痛,便去問老奶奶怎麼樣,半晌見沒有動靜。哆哆嗦嗦地把手伸去探老奶奶鼻息,已經不見了生息,奶奶嘴角往下一咧,就哭了出來,喚道「阿娘、阿娘」還未清醒的老人登時也是齊齊看了過來。更有幾位掙扎着就要往這來,摔在屋內的爺爺顫抖着身子跪地爬了過來,握着老奶奶的手,嘴顫顫巍巍的嘟囔着「阿媽、阿媽」…

飯館裏的情侶也是呆住了,兩人剛吃完飯坐着休息準備離開,便被黑暗籠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方才有傍晚的光掃進來。

女生聲音有些發抖:「剛剛那是日全食嗎?好嚇人啊!我小時候也見過日全食,也沒見這樣啊。我到現在都覺得呼吸好難受,都呼吸不過來。」

『費師傅』也是被嚇到了,忙拿出手機想要看看網絡上對此事的議論,卻發現手機一直黑屏,一邊死死按着開機鍵,反覆試着,一邊急說:「你趕緊看看你手機能不能打開,我手機打不開了!真是焯了。」

女生忙應道:「好的好的,費敖成你別嚇我,不會有鬼吧!我很怕鬼的!」

費敖成死活開不了手機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剛剛幽閉的黑色帶來的後遺症,他到現在都呼吸不過來,已經是不耐煩到了極點。臉色黑得如同積年燒炭,狠狠地將碗在桌子上一摜「不是,我就讓你看一下你手機能不能打開,你怎麼這麼多批話?你快點看去,行不行啊?」

女生眼眶有點泛紅「我就是害怕啊,我問問你嘛,你別凶我行不行啊?」她同樣發現手機也沒法打開,衝著費敖成搖了搖頭「我也打不開,怎麼辦啊?嗚嗚嗚」說話間已經哭了出來。

費敖成扭頭看了一眼後廚方向,黑壓壓一片,老闆和老闆娘已經沒有了聲音,他盡量壯着膽子向後廚走過去。老闆和老闆娘已經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狹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