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簫聲寒食近》[陌上簫聲寒食近] - 第6章 清明與君初相見6(2)

「可以呀,我正好想回去陪陪爺爺。」

聶歡寧不想爺爺一個人孤零零的待在江陵。

爺爺奶奶就只有爸爸一個孩子。當年爸爸來廣寧讀大學的時候,碰到了身為廣寧本地人的媽媽,並且戀愛了,所以爸爸一畢業就直接在廣寧定居了下來。

「好,等你爸這幾天把他手頭上的工作解決好,我們就回去。你這幾天,可以跟你的小夥伴聊聊,畢竟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呢。對了,我們這個月27號左右回去,然後花一兩天把房子收拾收拾。國慶過後就帶你去江寧附中報到。」

王沁一說完就讓聶歡寧去洗手,然後和聶宣禾一起去廚房端飯。

聶歡寧吃完飯回到屋,就分別給穆瑾和蘭佳鈺發了消息,說明天有大事宣布,讓他們上午十點準時到咖啡館。

第二天,聶歡寧急匆匆的趕到了事先約定好的咖啡館。

聶歡寧一推開門就看到坐在窗邊發獃的蘭佳鈺,然後快速跑了過去,一把拿起蘭佳鈺面前的水,哐哐兩口就喝完了。

聶歡寧把喝完的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後順了幾口氣就坐了下來。

「寧寧,路上發生什麼事兒了嘛,你看起來好累呀。」

蘭佳鈺心疼的給聶歡寧遞了張紙巾,想讓聶歡寧擦擦汗。

聶歡寧拿過紙巾就開始擦汗。

「嘿嘿,我就是起晚了。怕遲到,所以騎單車過來的。不過因為好久沒騎車了,所以有些累。」

她們又聊了一會。

聊到忘我的聶歡寧,在感覺到蘭佳鈺拉了自己的衣後,一臉疑問的扭頭看向蘭佳鈺。

「怎麼了嘛,鈺鈺。」

蘭佳鈺盯着穆瑾的方向,不確定的開口說道:「寧寧,你快掐掐我,我好像出現幻覺了,我竟然在這裡看到穆瑾學長了。」

聶歡寧看了眼花痴的閨蜜,就抬頭向穆瑾招了招手。

穆瑾看到後,就徑直的朝聶歡寧這邊走去。

穆瑾熟練的在聶歡寧對面坐了下來,然後笑着問道:「我沒遲到吧。」

「穆瑾哥怎麼會遲到呢。」聶歡寧非常諂媚的看着穆瑾。

穆瑾看到聶歡寧這幅表情,就知道聶歡寧有事求他,然後挑了挑眉。

聶歡寧瞬間感覺自己的小算盤被發現了,於是趕緊說道:「對了,穆瑾哥,你要喝什麼嘛,我請客。聽說這家店又上新了幾款雪糕,你快看看。」

聶歡寧說著就把手裡的點菜單遞給了穆瑾,還特意指了指菜單上的雪糕。

「來杯白開水就好。」

穆瑾掃了眼菜單上的雪糕後,就把菜單遞迴給了聶歡寧。

「好。」

聶歡寧舉手叫來了服務生,然後開始點餐。

在三人等餐的過程中,穆瑾慢悠悠的開口。

「寧寧,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兒嘛。」

聶歡寧清了清嗓子,鄭重的站了起來。

「接下來,我有兩件大事兒要宣布。一是我們家要舉家搬遷到江陵,二是……」

聶歡寧說完第一件事兒,就往穆瑾那邊看了一眼,然後抱着「早死早托生」的想法一股腦的把第二件事兒全說了出來。

「第二件事就是我想把佳鈺交給穆瑾哥照顧一下。穆瑾哥,你千萬不要拒絕,我就佳鈺一個好閨蜜,她一個人在廣寧我不放心。看在我馬上要離開廣寧的面子上,穆瑾哥就同意吧。」

穆瑾聽完只是單純的挑了挑眉,可蘭佳鈺聽完卻不淡定了。

蘭佳鈺猛地站了起來,一把抱住了聶歡寧。

「寧寧,你為什麼要回江陵呀,我捨不得你。」

聶歡寧安慰性的拍了拍蘭佳鈺的背。

「又不是以後見不到了,我只是回江陵幾年,我們三年後不也可以在大學見嘛,而且我們也可以經常發消息打電話呀。」

蘭佳鈺還想說些什麼,但服務生已經把他們剛才點的東西放到了桌子上。

聶歡寧趕緊扶着蘭佳鈺坐了下來,開心的遞給了蘭佳鈺一個芒果雪糕,一臉討好的把白開水放到了穆瑾面前,最後拿起了最愛的藍莓雪糕。

聶歡寧吃了一口雪糕,才發現還沒給他們做介紹。

「對了,我忘了一件更為重要的。」

蘭佳鈺一臉懵的看着聶歡寧。

聶歡寧站了起來,非常鄭重的向蘭佳鈺伸手:「穆瑾哥,這是我全世界最好的閨蜜——蘭佳鈺。」

然後又朝着穆瑾的方向伸了伸手:「鈺鈺,這位就是我們學校的全能校草加學霸,也是我不似親哥但勝似親哥的哥哥——穆瑾。」

穆瑾拿起桌上的白開水。

聶歡寧說完就坐了下來,然後一臉嚴肅認真的看着對面的穆瑾。

「穆瑾哥,我不是馬上要轉學去江陵了嘛。雖然江陵離廣寧並不遠,但我怕佳鈺一個人在學校受欺負,所以想請你幫忙照顧下,不用花你太多時間的。」

聶歡寧雙手合十的看向穆瑾。

穆瑾沒說話,就靜靜的喝着水,等水杯里的水快到底的時候,就起身往門口走去。

「穆瑾哥,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

聶歡寧看到穆瑾搖了搖手,就知道這事兒成了。

聶歡寧開心的坐了下來,剛想跟蘭佳鈺分享這個好消息。

聶歡寧一扭頭就看到蘭佳鈺像沒魂了一樣,自顧自的咬着勺子,用手在蘭佳鈺面前晃了晃才回過神來。

「姐妹,我懂你吧。」

「寧寧,你怎麼能跟穆瑾學長提這樣的要求呢。你說,穆瑾學長會不會覺得是我讓你這樣說的呀,會不會討厭我了呀。」

蘭佳鈺着急的一連串說了好幾個問題。

「佳鈺,別多想,穆瑾哥就那樣。按照我對他的了解,他那是同意了。」

「真的?」

蘭佳鈺一副「別把我當傻子」的表情看着聶歡寧。

聶歡寧拍了拍蘭佳鈺,讓她放寬心。

「真的,我從小就跟穆瑾哥一起長大,我很了解穆瑾哥的。」

兩人吃完雪糕又聊了好久。

等聶歡寧去吧台付錢時,卻被告知有個男生已經付過了。

「說好我請的,穆瑾哥又這樣。」

聶歡寧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手上收回錢的動作可快了。

蘭佳鈺一臉無語的看着聶歡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