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淵楚雲瑤無彈窗大結局》[墨凌淵楚雲瑤無彈窗大結局] - 墨凌淵楚雲瑤無彈窗大結局第34章  

隨後,從懷裡掏出印章,按在賬本上,「去少帥府結算。」
店員見鎮店之寶這麼快就賣出去了,臉上快要笑出一朵花來,連連恭維:「夫人戴着真好看,也只有夫人這種身份的人才配得上這款粉鑽發卡了。」
墨凌淵聽到店員開口「夫人」,閉口「夫人」的叫,歡喜極了,牽着楚雲瑤就走出碧玉軒。
楚雲瑤摸着頭上的發卡,神情恍惚。
正要上車,段長宇急匆匆的追過來,把住車門,一臉焦躁的開口:「少帥,軍營出了點事,需要您儘快過去一趟,越快越好。」
墨凌淵側頭看向身邊正神遊天外的小女人,好看的劍眉擰起。
「我安排馬車先送少夫人回楚家,等您處理完軍營的事情後再去接少夫人吧,總統正在軍營等着您。」
段長宇面上是少有的嚴肅。
墨凌淵點點頭,重重的握了下楚雲瑤的手,低聲道:「我會儘快趕過去的。」
說完,鑽進了車裡,很快消失在這條繁華的大街上。
段長宇攔了輛馬車,扶着楚雲瑤上去,道:「少夫人,軍營里的事情很緊急,我現在要立即趕過去一趟,麻煩您自己回楚家吧。」
……楚家客廳里,楚青澤坐在單人沙發椅上,時不時端起面前的龍井茶喝上一口,聽到傭人的腳步聲,抬頭看一眼門外。
四小姐楚雲煙磕着西瓜子,不耐煩的道:「爹,少帥到底什麼時候過來呀,還要等多久,會不會是誆你的?」
如果不是為了親眼看看墨凌淵到底有多醜多胖多老,她才懶得乖乖坐在這裡等着看熱鬧呢。
「不會。」
楚青澤面上有幾分忐忑,「總統不會騙我的,總統的大公子很快就要回國了,正是需要我們楚家出錢出力的時候,就算墨凌淵不肯來,總統也會親自過來一趟。
我等的不是少帥,是總統。」
楚雲煙雙眸一亮,雙頰好似染了胭脂,嬌羞的問:「爹,您說的是真的?
宮大少爺具體什麼時候回來,總統一直在為宮大少爺物色媳婦兒,看中了哪家的閨秀沒有?」
二小姐楚雲嵐絞着手帕,笑着開口:「四妹如此關心,是不是想要做總統家的兒媳婦啊?
大姐和司家表哥與宮大少爺一起留過學,聽說宮大少爺不僅長得一表人才還特別有紳士風度。
總統又特別器重父親,這大兒媳的位置早晚會落在我們楚家。」
楚雲煙打趣道:「指不定宮大少爺看中的是二姐和三姐呢?」
三小姐楚雲熙面色焦躁不安,聞言冷哼了一聲,翹首以盼的望着窗外,「來了,來了,怎麼是乘坐馬車過來的?」
楚青澤整了整衣服,大步往外走。
馬車停在院子里,車夫撩起布簾,從上面跳下一個穿着西裝馬甲的俊朗公子哥,「楚伯伯好。」
司錦忱見楚青澤親自出來迎接了,禮貌的拱了拱手,側身扶住身後的楚雲茜下了馬車。
楚雲熙失望的嘀咕:「我還以為是少帥來了,沒想到是你們。」
司錦忱凝着眉,不悅的問:「墨凌淵要來?
怎麼沒聽你提過?」
楚雲茜撇撇嘴,不屑的開口:「我們家不是被總統逼着跟少帥府聯姻了嗎?
今天正好是他們回門的日子。
說起來,楚雲瑤曾經還是你的未婚妻呢,當初她外婆跟你奶奶關係好,兩人口頭定了娃娃親。
今天帶你來,正好讓你瞧瞧你曾經未婚妻的花容月貌。」
司錦忱見楚雲茜語氣裡帶着酸酸的醋意,立即好言好語的輕哄道:「這世上所有的花容月貌加起來也不如一個你。」
楚雲茜嬌嗔了他一眼,拉着他往客廳走。
又一輛馬車在院子里停下,楚青澤急匆匆的上前,正要幫忙打帘布。
一隻纖細白皙的小手從帘布後伸出來,楚雲瑤一手挑開帘布一手捂着臉上的手帕,輕快的從馬車上跳下來。
楚青澤伸長了脖子往馬車裡看,問:「總統呢?」
楚雲瑤搖頭:「不知。」
「少帥呢?」
「有點急事,晚點過來。」
楚青澤一張臉立即沉下來,理都沒理會楚雲瑤,扭頭就往客廳走。
楚雲瑤悠哉悠哉的跟着進了客廳,抓了一把瓜子,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慢悠悠的磕瓜子。
楚雲茜見她一副女主人的姿態,譏誚道:「大家又不是沒見過你的真面目,吃東西也不打算把帕子揭下來嗎?」
「長得丑,總要有點自知之明,人家怕嚇着我們嘛。」
「我還以為今天會聽到你不幸過世的消息呢,少帥見到你這張臉,竟然還能讓你活到現在,也算是奇蹟了。」
「你剛才說少帥有點急事,怕是少帥壓根就沒打算過來吧?
鄉巴佬果然喜歡滿口謊言。」
……從始至終,楚青澤都沒阻止這些人對她的羞辱,只是吩咐管家叫姨娘們出來吃飯。
楚雲瑤取下手帕,漆黑深邃的眸掃了一圈正對她冷嘲熱諷的庶出千金小姐們,冷笑一聲,「你們不喜歡我,其實我也很討厭看到你們。
我今天來,只是想問清楚一件事,當年我母親,到底是怎麼死的?」
從進門開始,司錦忱的視線就一直落在楚雲瑤的身上,待她取下手帕的那一刻,看到她被濃黑的葯汁敷着的黑漆漆的臉,只覺得胃裡一陣翻湧,剛吃進去的點心差點從喉嚨里湧出來。
「怎麼會這麼丑?」
司錦忱抬手捂了捂眼,一臉被噁心到不行的樣子。
楚雲茜得意的道:「要不要看着我洗洗眼?」
司錦忱立即含情脈脈的看着她,「幸虧是你,如果我被奶奶逼着娶了她,一定生不如死。」
二姨娘司宛柔正走過來提醒兩人不要太親密,就聽到楚雲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