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異世:開掛的我依舊被吊打》[魔幻異世:開掛的我依舊被吊打] - 第7章 又見唐燕邰(2)

道羅菲沒有性命之憂。」他笑了笑。

「你能不能別一直笑!我看出你的輕蔑了。」我朝着他不滿道。

「噗,這還不傻。」他搖了搖頭,向外走去。

「喂!」我跺跺腳,隨後地動山搖。咳咳,忘記了,我不適合做如此嬌羞的動作。不然容易用力過度。

「那我們現在去哪?」我追上他,開口問道。

「跟我來。」他撇了我一眼,嘴角輕佻,漫不經心。

我跟着他,走到了庭院後面,沒想到後院才是別有洞天。

此處,有一片湖,頗為宏偉。映照着藍天青雲,真是猶如仙境一般。

真的別有洞天。我不禁感嘆。

他此時收起玩世不恭的笑,一臉嚴肅,對我說:「手給我。」我沒有多想就把手搭上他,因為我知道,現在不是想入非非的時候。

唐燕邰左手抓住我的手,右手不斷變化手勢,看樣子是個複雜的法術。沒有仙俠劇中的大喝一聲,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施法。我看着眼前風雲變幻,還沒來得及感嘆唐燕邰厲害,便和他撕裂此處時空,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厲害啊,唐燕邰!」我不加掩飾地誇讚他。他一直很厲害。

「過獎,過獎。」他擺了擺一隻手,另一隻手還是沒有放開我的手。我看着他,輕咳了一聲。他似乎沒會意,我朝他和我們倆的手使了使眼色。「奧。」他立**意,放開了我的手,轉頭看向別處,頗有點純情了。

氣氛有點微妙,但我還是想着正事,便對唐燕邰說道:「唐燕邰,這便是羅菲和那人藏身之地?」這是個深山老林,時不時有兩聲猿嚎,兩聲蟲鳴。

他也回過神來,對我點點頭:「是的,不遠處有個山洞,羅菲便在那。」

我不禁皺了皺眉:「羅菲怎麼會到這來?這看起來距離那個古堡十萬八千里了。還有你誤入的地方,到底是哪?」

「不是說了嘛。誤入,誤入。我怎麼知道。」他點了點我的頭。「好吧,那你怎麼知道這?」我還是很好奇。「羅菲身上有我留下的印記,想找到她,易如反掌。」他看向前方,眉頭緊皺,也不多說啥。

「印記。」我面露難色。他也不解釋。

我有點失落,但轉念一想,這沒有什麼好失落的。他與羅菲之間的恩怨,不過前塵往事。

我這麼安慰自己。然後搖了搖腦袋,把內心裏的不愉搖晃出去。然後想起自己與瑪門訂立的契約。我怎麼可能對唐燕邰下得了手。

思及此,我對唐燕邰說道:「我們過去吧。」

他這時拉住我的手,眉頭皺的更深了:「先別去,我感應到,那傢伙好像醒了。」

我聽到這話,不禁也皺起了眉:「那羅菲呢,她沒事吧?」

聽到這,唐燕邰說了句:「她沒事。不過你怎麼老羅菲羅菲的?」他不爽了。

「那不是你的好朋友嗎?表示關心與慰藉。」我挑了挑眉。

「好嘞,那我替她謝謝你。」他緊皺眉頭此時也舒緩了,好像前面醒來的傢伙對他威脅不大。和我開起了玩笑。

這麼一打岔,我突然不壓抑了。我註定會死,這段感情還是不說出口了。

「他醒了,那我們現在是過去,還是?」我問他。

「過去,人家已經感應到我們倆了。」他笑了笑。

「這種時候還笑,啥時候能見你哭哦。」我也學他嬉笑。

他往前走去:「那你可是等不到了。快趕上。」

我跟上他的腳步,往前面那個山洞走去,應了他一聲:「好嘞。」

此刻,我還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會如此匪夷所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