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異世:開掛的我依舊被吊打》[魔幻異世:開掛的我依舊被吊打] - 第7章 又見唐燕邰

思緒迴轉,我不再回憶從前與別西卜的往事。

看着前方。

當時唐燕邰留給我一個骨哨,他說:「你吹響它,便能找到我。」

對此,我一直深信不疑。因為唐燕邰,從來不騙我。

此刻,我念口訣,召喚出骨哨。用他教給我的方式,吹響它。骨哨發出刺耳的哨鳴,懸浮在空中。周圍突然移動,空氣凝滯,骨哨突然變長,柔軟如絲,卷過我的手臂,好似有人用它操控着我,我的身體在空中旋轉,速度極快,消失在古堡中。

極速的旋轉,讓我頭暈目眩。一瞬,便來到一個虛無之地。

空間撕裂,我從此地掉落。慌亂如我,趕忙幻出藤蔓胡亂揮舞,終於在一處固定。而我也順勢落了地。

待我落地,環顧了四周。發現此地山清水秀,不遠處還有個獨立小院,頗為雅緻。

看來我要找的人,便在這。

我也不慢慢悠悠了,往前跑去。在小院前停下腳步,我觀察此地,發現這個院落非常精緻。有種古代,閑雅居士養老聖地的感覺。

說實話,我還沒來得及消化從西方古堡掉入中式隱居聖地的震驚,雖然早知道唐燕邰深藏不露,扮豬吃虎,到也沒想到他竟有撕裂空間的能耐。

裡邊有人走出來了。此人身材高挑,似乎為了應景,一襲長衫,黑色鎏金。可惜了頭髮是短髮。卻也難掩其風流氣質,陌上公子顏如玉。我看向他,低低說了句:「好久不見,唐燕邰。」

他看了我許久,笑道:「是挺久的。」

不知道為啥,我看到他還安好,還是舒了一口氣。

我趕忙上前,拉着他的衣袖就往裏面走,問東問西:「你怎麼會在這?你為啥穿這樣?那個大人呢?」一連串的問題,絡繹不絕。環顧四周後,又拋出一個問題:「羅菲呢?」

他任由着我拉着他的衣袖,無奈至極,卻也耐心回復:「此地,是我與羅菲走失之後誤入的,我也不知道這是哪,但是我卻莫名的熟悉,總覺得能想起什麼,便留在這了。至於衣服是當時小屋內發現的,我看着沒人穿過,又實在忍受不了身上血糊糊的,就給換上了。那傢伙應該與羅菲一起。」畢竟當時,他對那個躺棺木里上千年的男人很是嫌棄,便一直由羅菲帶着那男人。

「也就是說,這裡現在只有你一個?」我疑惑道。「是啊,不然還有誰?」他輕笑一聲。

「你居然不去找羅菲!你在這裡養身呢!」我氣急,一遇到唐燕邰我就沒有往日沉穩,這也是我不想看見他的原因。

「哪能呢!我在這一是為了養傷,二是為了等你呀。」他看着我氣急,依舊一臉笑意,還頗有點寵溺的錯覺。

「你受傷了?」我馬上又慌亂了,他哪受傷了?明明他當時逃跑的時候還毫髮無損。

他揉了揉我的腦袋:「沒事,已經養的差不多了。」

唐燕邰,一個神秘的男人。他的嘴角,總是掛着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初見時如此,再見時亦然。似乎沒有什麼事能讓他慌亂,倒是我與他一起時總擔心他。別誤會,我們沒談戀愛,只是我單方面對他有好感。是的,好感,我的生活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人。

不過此時我和他的距離似乎有點超過男女大防了。我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身體,慌亂了一下。趕忙放開他的衣袖,往後退了一步。但依舊抬眼看着他。倒不是我矯情,我雖然喜歡他,但也不是很喜歡這不清不楚的曖昧。

他的手停在半空,似乎有點尷尬,卻也啥也沒說,自顧自放下,輕咳了一聲:「等到你了,我們去找他們吧。」

「你知道他們在哪?」我疑惑。

「傻,不然我怎麼能在這一直等你,當然是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