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禁忌雜談》[民間禁忌雜談] - 第九章 大驚小怪

第九章 大驚小怪

面對孟凡的質疑,我笑而不語。

如果靈溪沒有救醒我,如果她沒能幫我壓制體內的惡靈,如果她不是蘇童鳶花一千萬請來的,或許我會和孟凡一樣懷疑她的本事。

但現在,靈溪有什麼手段我早就見識過了,又豈會心生猜忌?

更何況我等下還得幫孟凡解決他家的怪事,這都是靈溪的功勞。

想到這,我一邊擦拭着桌子上的茶水,一邊壓低聲音說道:「胖子,吃完火鍋帶我去你家新別墅一趟,我幫你解決那亂七八糟的馬叫聲。」

「我去……」孟凡似沒聽清一樣瞪大眼珠,不可思議的盯着我道:「哥,鬧着玩呢?」

「鬧個屁。」我語氣凝重道:「實話告訴你,哪怕你現在不住別墅里了,那些東西還跟着你,不幫你解決掉,最多再有半年,你還得進醫院。到那時,你是否還能像現在這樣能蹦能跳可就不好說了。」

孟凡見我態度認真,掛滿肥肉的嘴角輕輕抖動,問道:「你師傅說的?」

「恩。」我應聲道:「為了幫你,我包下了整棟別墅的衛生,一個禮拜打掃三次。說吧,該怎麼感謝我?」

孟凡起身給我杯子里重新倒滿了茶水,小心翼翼道:「你師傅都沒去過我家,這都能知道我家怪事的源頭在哪?」

我裝腔作勢道:「高手懂不懂?掐指一算啥都清楚。」

孟凡將信將疑道:「這也太神了吧?不行,你得告訴我你師傅的名號,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真要解決了我家的怪事,於情於理我都得上門感謝一下。」

「說了你也不一定聽過。」我不耐煩道:「再說了,幫你的人是我,你最該感謝的人也應該是我。」

孟凡腆着臉道:「咱哥倆誰跟誰啊,一切都在不言中。」

說罷,這傢伙雙手作揖,一副給我叩拜的意思。

我被孟凡逗樂了,捧着茶杯笑道:「我師傅叫靈溪,恩,比我大不了幾歲,但是真的很厲害。」

孟凡斜靠在座位上的身軀猛的坐直,驚呼出聲道:「靈溪?中州最有名的天靈師靈溪?」

「你小點聲。」我將手中的餐巾紙砸了過去,狐疑道:「你也認識我師傅?」

孟凡似乎還沒從震撼中走出,其雙手按着桌面,目光獃滯,呼吸緊促。半晌才喃喃點頭道:「認識,中州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認識她。」

「我師傅這麼出名?」我來了興趣道:「你不是說中州搞這一行的大多都是騙子嗎。」

孟凡撿起我丟過去的餐巾紙扔進垃圾桶,敲擊着桌面道:「我說的騙子是那些跳大神的神婆,像你師傅這個級別,和她們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怎麼和你說呢?」孟凡抓耳撓腮道:「中州火葬場知道嗎?」

「三年前,中州火葬場的工作人員離奇死亡。一個星期的時間,死了足足七個。」

「這件事在中州鬧的沸沸揚揚,甚至上了當地電視台。」

「有關部門立即介入,各種專家法醫查探死者的死因,可得到的結果竟然是自己把自己掐死的。」

「你說這不是瞎扯淡嗎?誰好端端的自己掐自己,還能把自己掐死?」

「一個人把自己掐死都是破天荒的稀奇事了,那七個人把自己掐死,這種結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