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明知故犯] - 第005章 對峙

  寧也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沒敢違背他,腳步不穩的來到傅蘊庭的車邊,拉開副駕駛的車門上了車。

  她一身的酒氣,不敢離傅蘊庭太近,只得緊緊貼着車窗,恨不得嵌進玻璃里。

  傅蘊庭車子開得很快,一邊開車一邊不知道在和誰打電話。

  寧也痛得五臟六腑都像是擰成一團,但一直忍着沒吭聲。

  一路上都很沉默。

  沒一會兒,副駕駛的座位上就被她身上滲出來的汗水浸濕,整個人都像是從水牢里放出來的。

  她其實已經沒有多少意識在。

  只是因為旁邊坐着傅蘊庭,他的存在感在逼仄的車廂內實在太強了,讓她感到緊張和畏懼,強撐着一口氣,才沒敢睡過去。

  但是這樣的忍受對她來說已經是極限,她慢慢的紅了眼睛。

  眼眶脹得酸痛。

  最後還是沒憋住,眼淚一顆一顆無聲的落下來。

  沒多久,她僅剩的一點意識,也隨着五臟六腑里劇烈的痛楚而慢慢消失,整個人陷入了一片昏暗。

  ……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躺在了醫院裏,入眼就是一片雪白。

  寧也腦子懵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這是醫院。

  她很快就感覺到房間里有人。

  寧也轉過頭,一眼看到了一道修長冷峻的身影。

  那道身影身形筆直,西裝挺闊,看似溫和,卻並不會讓人覺得容易親近。

  反而有種權勢傍身的人才有的,讓人敬畏的沉穩內斂。

  對方手指間夾着煙,背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