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睜眼!身懷系統重生八零成糙漢》[猛睜眼!身懷系統重生八零成糙漢] - 第10章 老色鬼調戲,英雄救美

翌日。

陸許洲一大早就要出門去永安縣城了。

梁詩韻聽見陸許洲起來收拾的動靜,趕忙穿上衣服給陸許洲手心塞了東西。

陸許洲展開手心。

是昨天他主動上交給梁詩韻的錢。

「怎麼還給我了?」

梁詩韻說:「你在外面難免有用錢的地方,我和星星平時也用不到什麼錢,能吃飽飯就好。」

她的身上還有陸許洲昨天帶給她的胰子香。

陸許洲眨眨眼睛,「好。」

他只有用本錢才可以賺來更多的錢給梁詩韻花。

陸許洲跟梁詩韻打聲招呼就走了,梁詩韻一直看着他離去的背影。

陸許洲拿着將近二十塊錢的巨款,來到了縣上。

系統:「憑藉你當上全球首富的慧眼,看看怎麼賺錢吧。」

萬事還要靠自己,就知道後悔葯不靠譜。

陸許洲在縣裡瞎逛游,想找點賺錢的路子。

他最會經商。

在供銷社不遠處,他看到了好多的商販賣吃食,民以食為天,這是最穩賺不賠的生意。

每個地方都看了個大概,陸許洲摸清楚了位置,也知道了永安縣城什麼沒有人賣了。

他路過小車攤子,看見親切和藹的大嬸在炸麻花和油餅,麻花看起來香香脆脆,會掉渣的那種,油餅也很不錯。

陸許洲笑着打招呼,「大嬸好,麻花和油餅怎麼賣的?」

大嬸還是第一次見這麼有禮貌的青年,也就笑着說:「大麻花七分錢一個,油餅五分錢一個。」

「好嘞,給我拿兩個麻花兩個油餅。」

大嬸看陸許洲濃眉大眼,高高壯壯,不由眼神都多了點疼愛,「嬸子再送你個麻花。」

陸許洲咧嘴一笑,「謝謝嬸子。」

陸許洲拎着用油紙包着的吃食往家裡走,他還要回家做飯呢。

從他重生以後,他都包攬了大大小小的活,這也算是他的一種竭盡所能的彌補吧。

陸許洲到家了,只有星星自己在家。

星星主動交代:「媽媽去河邊洗衣服啦。」

洗衣服?

陸許洲昨天剛和梁詩韻說過,衣服他來洗就好。

陸許洲皺起眉頭。

但是他忘記了梁詩韻有自己的矜持和清高。

陸許洲遞給女兒一個大麻花吃,「星星乖乖在家裡,先吃個麻花,爸爸去找媽媽,很快回來做飯。」

星星點點頭,繼續啃着麻花在地上畫畫。

村東的河是望香村女人們洗衣服的地方。

梁詩韻端着盆衣服放在石頭上,旁邊的女人們看到她都不歡而散了。

這種場面不是一次兩次了,陸許洲的壞名遠近聞名,誰也不想和他們有任何關係。

梁詩韻也不在意,只一個人低頭安靜的洗衣服。

水聲潺潺,她也沒有注意到身後有個人在看着她纖細的腰身。

她白皙無瑕的面容因為幹活雙頰微微泛紅,累的喘着氣。

梁詩韻這樣的女人是村子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存在,和普通的婦女不一樣,所以就招來了不軌之徒。

王二壯在她後面咽了一口口水,色眯眯的眼神盯着落單的梁詩韻嘿嘿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