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清醒,廠花讓我忘掉那一天》[猛清醒,廠花讓我忘掉那一天] - 第5章 小弟來敲門

沈浪想到了什麼生意?

鴨梨!

現在是1988年,有位老人在南海邊畫的圓開始茁壯成長,越來越多的北方人來南方打工。

申城既是他們的終點站,也是火車南下的一個重要的節點。

申城火車站每天客流量幾十萬。

當時的火車,幾乎全是燒煤的綠皮車。

何為綠皮車?

說白了就像是一個大悶罐,裏面塞滿了人,悶,熱,擠,裏面全面充斥着各種氣息,腳臭味、韭菜盒子味……

為何此時的火車上有這麼多人?

那時候火車是賣站票的,而且由於沒有現在的計算機統計,所以站票的數量根本沒法控制,各火車站都不斷地上人。

可以想像,坐在這個綠皮車上是多麼的憋屈。

當然,也不止是憋屈,在這南下的火車上,也有許多意想不到的福利。

比如一不小心,就摸到一個饅頭。

很多南下的打工人就是在火車上認識,並最終結婚生子的!

申城站是一個大站,很多火車都在這裡停留10分鐘以上,有的甚至一停就是1個小時。

若是在申城火車站能擺一個水果攤,賣甜甜的大鴨梨,肯定能大賺!

當然,在沈浪的計劃中,肯定是不能賣整個鴨梨的。

這時代的鴨梨又大又甜,一個都有一斤重,賣上4、5毛錢,南下的旅客未必捨得買。

但是,若是將鴨梨切成牙,穿在竹籤上,每牙一角,恐怕會賣一個好價錢。

關鍵是1毛錢,大家都能接受。

說辦就辦!

沈浪首先來到了菜市場。

在一片小販的叫賣聲中,他來到一個小攤前。

「老闆……不,同志,這鴨梨怎麼賣?」

沒錯,這時代老闆還不是一個好詞。同志則是一個沒有任何可能產生歧義的好詞。

沈浪打量了一下賣鴨梨的小販問道。

「3毛錢一斤,正宗的冀北鴨梨,特別甜,不信你嘗嘗!」

話畢,小販拿起一個鴨梨遞給了沈浪。

「3毛錢一斤?」

「同志,能不能便宜一點?」

沈浪眉頭緊鎖。

他手中只有5元錢,即使是全買成鴨梨也不過進貨17斤左右。這點東西在火車站才能賣幾個錢?

「同志,我這是正宗冀北的鴨梨,根本就沒有要慌!」

「你要是想買便宜的去那邊!」

小販不滿地說道。話畢,他伸手指向另外一個方向。

「哪邊有便宜的鴨梨?」

沈浪趕緊問道。

「是啊!」

那邊老李的攤位,有一些皮破了,品相不好,或者是爛掉一半的鴨梨。

小販沒好氣地說道。

沈浪順着他指的方向走過去。

果然,前面不遠處就有一個攤位。

這個攤位邊上散亂地堆着一堆品相非常不好的鴨梨。

「你這個鴨梨怎麼賣?」

沈浪趕緊問道。

「1元錢,你全部拿走!」

對方也不墨跡,直接說道。

在這個時代,小販還是比較淳樸的,壞梨就是壞梨,根本沒有人打算以次充好。

「行!」

「我全要了!」

沈浪看了一下眼前的這堆鴨梨,足足有100多斤,其中有一些只是皮擦破了,更多的鴨梨是出現了一個爛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