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清醒,廠花讓我忘掉那一天》[猛清醒,廠花讓我忘掉那一天] - 第10章 風雲突變

「在火車站賣鴨梨,管吃管住,每天工錢1元,干不幹?」

沈浪笑着對小丫頭問道。

「干!」

「大哥,我願意跟着你干!」

「以前我媽總是誇我將來肯定很能幹的!」

這小丫頭連忙說道。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笑笑!」

「馮笑笑!」

「好,一會帶你去找黑子,你就準備上崗吧!」

沈浪笑着說道。

沈浪知道,黑子這些人剛開始干賣鴨梨的活,可能還有點耐心。但是時間長了,肯定會厭倦的。

他們在菜市場作威作福慣了,讓他們好言好語地買東西,一兩天可以,時間長了肯定會露出狐狸尾巴。

對着旅客吆三喝四。

這樣不好,輕則破壞火車站的秩序,重則導致火車站派出所將這些人趕出火車站。

如此,這鴨梨生意怎麼做?

所以,必須要未雨綢繆,沈浪的辦法就是,在火車站僱傭一些類似馮笑笑過來打工的人,讓她們幫自己賣鴨梨,而黑子等人在一邊保護。

若是有人搗亂,他們出面彈壓,沒事時就躲在一邊監視。

剛子家裡在火車站附近有個屋子,正好可以作為馮笑笑等人的宿舍。

說干就干,沈浪隨即又僱傭了幾個來申城打工的婦女,讓她們與馮笑笑一起賣鴨梨片。

工錢與馮笑笑一樣,也是一元錢一天,包吃包住。

這些都是贛省、廬州那邊的農村人,第一次來外地打工,還沒有出火車站,就找到這樣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大家心裏都是美滋滋的。

沒想到還有這樣好的事情,簡直是天上掉餡餅!

「香甜可口的鴨梨片,女人吃了美顏,男人吃了活力滿滿!」

「大家快來買呀!」

眾人都大聲地吆喝起來。

黑子等人只管監視這些人,並負責收款。

隨後,沈浪又來到火車站外,與黑子一起,買了幾張上下鋪的床,放到火車站外的屋子內,算是馮笑笑等人的宿舍。

安排好一切後,沈浪再次回到火車站。

今天的生意真不錯。

短短半天時間,就已經賣了140多元,若是工作到晚上12點,肯定能賣到450元以上。

在之前就已經講好了,馮笑笑等人每天1元錢,管吃管住。黑子等人每天5元錢。

除去給馮笑笑等10個女工的工錢,以及黑子等人的錢,自己能賺350元。

簡直是財源滾滾來!

沈浪情不自禁地笑了。

他決定這裡的生意進入正軌後,他就每天早中晚,來火車站三次,只管着收錢好了。

至於管理上,一點都不用擔心,黑子是自己的鐵杆小弟,對自己忠心耿耿,有他在,剛子等人就不會亂來,更不敢幹出貪墨的事情。

至於女工們,則由黑子的小弟們看着,她們都是外地人,更不敢亂來。

沈浪發現馮笑笑好像上過學,決定讓她做會計,每天進貨和出貨的數量,全部都記錄在案,這樣一切都按部就班。

沈浪在完成第一桶金的原始積累後,也能騰出手來做更大的買賣。

他清楚地記得,現在是1988年4月,也就是在20多天後的4月24日。國庫券流通放開,申城成為試點城市之一。

那時的國庫券都是各單位攤派售賣的,比如你這個月工資是80元,為了加大國庫券的銷售,很多單位都是發放你70元的工資,再給你10元的國庫券。

而國庫券不能流通,到了市民手之後,就變成廢紙被束之高閣。

很多家庭都放着上千元的國庫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