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回天狼》[夢回天狼] - 第5章 是做夢還是穿越

「官人!官人!」

迷迷糊糊中,那聲音宛如天籟,試圖叫醒自己,夏懷終於聽到了叫聲,他勉強睜開了眼,面前出現的正是胡媚兒。

「媚兒,是你?我怎麼了?我這是在做夢嗎?」夏懷依稀記得自己昨天的夢境,在夢裡,他成為一個叫做宋彥秋的窩囊廢,空有一身武功,卻處處受制於人,現在是在夢中?還是穿越附身在了別人身上?

剛醒來的夏懷頭腦發昏,罵了一句國粹,只聽到胡媚兒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道,

「官人,你這一睡就是七天,奴婢請了大夫,大夫們都束手無策,前天晚上衙門的沈大人也來過,大家都不知道你得了什麼病 。

宋彥秋(夏懷)不由自主地問:「大娘,她來過嗎?」提到大娘,夏懷莫名其妙的感到害怕,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對這個從未謀面的女人如此恐懼,也許這恐懼的本身,並非來自自己,而是自己現在所扮演的角色。

「來過的,她看到你的模樣,怒氣沖沖地就走了」

「她沒有難為你吧?」宋彥秋(夏懷)說道,夏懷覺得好奇怪,此刻的他宛如一個人格分裂的病人,感覺自己就在這個身體里,時而佔據着主導,時而成為了觀眾,宋彥秋的記憶彷彿變成了自己的記憶,而他要說的話,更多的是宋彥秋的意思。

胡媚兒嘆了口氣,「還不是老樣子,大娘命人扇了我兩個耳光,然後就走了。」

夏懷莫名其妙的一陣大怒,說道,「豈有此理,看到我生病,一不求醫問葯,二不端茶送水,到這個時候還在爭風吃醋。

胡媚兒臉上有淚,卻不滴落,她說,「這些都不說了,官人,你這是怎麼了,真真是嚇壞了奴婢,大夫說你是失魂症,現在,你沒事了吧。」

夏懷感覺這具身體慢慢地坐了起來,雙腳落地,這種感覺很奇怪,彷彿靈魂脫離了身體,在俯瞰自己的肉身,他看到面前彷彿有一道紅色的火苗,似乎離着他很遠,似乎又離着他越來越近,只在意念的一瞬間,火苗瞬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卻還在戀戀不捨地掙扎和逃脫。

終於,它納入了自己的眉間,沒有任何的灼燒感,反而帶着幾分清涼。

一瞬間有多長,夏懷不知道,就在納入眉間的這剎那,夏懷覺得時間很悠長,一段段回憶和經歷,迅速地映入他的腦海之中,他彷彿看到了一切。

少年揮汗如雨,練着新學的刀術,少女幸福地站在一旁,一套刀術練完後,少女連忙遞過汗巾,小心地擦拭着少年頭上的汗水,少女陽光下格外美麗,少年在少女的映襯下格外英武。

少年的臉紅撲撲,突然輕輕地吻了一下少女的臉頰,他對着少女說,媚兒,你好美,你看着,等我把刀術練成,就可以保護你了,再也不會有人可以欺負你。

少女一臉嬌羞,看着少年,眼睛亮閃閃的,彷彿有了淚光。

刀客笑道:「宋少爺,你的刀法已然小成,沒想到短短三年,你竟然練到了這個地步,哈哈哈,沒想到我邢某無意中收的弟子,還是個武學奇才。

少年喘着氣,眼中閃着興奮的光芒,說道:」多謝師傅的指點,這些天我練習的時候,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