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回天狼》[夢回天狼] - 第2章 往事或如煙

一燈如豆,一壺溫酒。

秦棟靜靜地坐着,看着對面的沈之維,等待着他將要帶給自己的結果。

沈之維喝了一口酒,慢悠悠地剝了顆豆子,放在嘴裏細細咀嚼,彷彿這顆豆子一下子成了人間美味,需要慢慢地品味,他終於咽下了所有,抬眼看着秦棟,冷冷地道:」你想知道什麼?」

秦棟說:「你的判斷。」

沈之維說:「我給宋彥秋運過針,他絕對沒有假裝,也並非吃了西域龜息丸之類讓人假死的藥品,從她的侍妾那裡得知,事發前他遇上了一件大喜事,甚至於連知州大人都需要刮目相看的大喜事。

秦棟皺着眉,說道:「大喜事?這等土豪劣紳能有什麼事情,可以驚動知州大人。」

沈之維說道:「還有件事情,是我事先絕對沒有想到的,那姓宋的,會武。」

秦棟這下有了興趣,道:「會武?功夫怎麼樣?」

沈之維道:「你知道人的骨骼和肌肉,會隨着你的運動,練的功夫而產生變化,所以練過武的人和沒練過的人,四肢的形態,肌肉骨骼會大不相同。我摸了宋彥秋的四肢,倒有一個驚人的發現。

秦棟說:「難道他還是個高手? ”

沈之維道:「絕對的高手,以我的判斷,即便整個中州,能勝過他的人寥寥無幾,她的侍妾說他幼年曾練刀三年,很受師傅重視,說他頗有天賦,在我看來,宋彥秋何止頗有天賦,他簡直可以說是武學奇才。

秦棟道:「武學奇才,那他比你如何?」

沈之維冷冷地看着秦棟,說道:「在下的功夫許久未練,早已生疏。」

秦棟哈哈大笑,說道:「鼎鼎大名的」金針鐵手「都如此謙虛,這可一點都不像傳說中的你啊,傳說你金針醫白骨,鐵手治閻羅,誰又會想到,你居然會在此處,當一個小小的推勘官。」

沈之維的眼神突現痛苦,良久並不言語,終於緩緩說道:「誰又會想到,秦押司當年雙鐧無敵,在我朝赫赫有名,當年隨着令兄縱橫漠北,殺敵無算,居然會在此地當一個刀筆小吏,和你比起來,我又算什麼。」

秦棟說道,「當年我大哥說我殺氣太重,將我軍職一擼到底,還讓我棄武從文,在此地做個小小的押司,現在想來,我總算有點領悟,沈兄,你可以知道,為什麼我讓你去宋家。

沈之維緩緩道,你早已勘測到我的身份,讓我去自然不奇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