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回天狼》[夢回天狼] - 第1章 公子失了魂

”這個人,好像睡著了! ”

說話的人正是中州青盪府的推勘官沈之維,只見他不可思議的看着面前的景象,嘴巴半天都沒合攏。

天底下的神怪事情,他也看了不少,可是這一次,他真的無法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大人,難道宋公子是中邪了,」差役趙小六不合時宜的提出了自己的猜測,卻遭到了沈之維的白眼。

「子不語亂力怪神,神鬼之說,終究虛妄,豈是吾輩應該去探究的,

你看,宋公子呼吸正常,神色祥和,面色紅潤,可是卻已經熟睡了四天。」

他又渡步走了幾下,緩緩從袖子里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竟是一排金針。

只見沈之維單手運針如風,分別在宋彥秋的百會,人中,檀中,內關,合谷,湧泉等穴位插上了金針。

趙小六看在一旁,心中暗叫精彩,沈大人出手之快,認穴之准,真是平生未見,若非此刻氣氛凝重,這個馬屁怎麼都要拍一下,一番運針完畢,躺在床上的宋彥秋卻毫無反應。

沈之維沉思片刻,對着一旁那面目姣好,體態玲瓏的女子說道,「你把發生的事情再說一遍,記得,不要錯過每一個細節」

那女子娉娉下拜,說,「稟告大人,小女子姓胡,名媚兒,本是邊上的林木縣人士,自小變賣到宋家做了使喚丫頭。

宋家的大娘自從嫁給了宋相公後,便看我不順眼,將我趕出了家門,所幸宋相公感念奴婢從小服侍他,便背着他家大娘,給我尋了個落腳的地方,也算安頓了下來。」

沈之維看了看胡媚兒的玲瓏體態,自然知曉,所謂從小服侍,被大娘趕出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可是他並不在乎。

堂堂一府推勘官,這等孬事和他有何關係,略顯不耐煩,他問道,「我又沒問你這等事情,你只告訴我出事前後的事情就好。」

胡媚兒臉色紅了下,說道: ”那是大前天,按着日子宋相公這一天是不會過來的,可是他突然來了,他心情特別的好,吩咐我做幾個小菜,說要在奴家這裡晚飯留宿。

我自然高興,卻嘲笑他不怕家裡的大娘了?

宋相公大笑道,再也不怕了,我們青梅竹馬,憑什麼要看那母夜叉的臉色,這次說什麼也不能再窩囊下去。我自然高興,相公又說,等到事成之後,別說那個母老虎,哪怕知州大人,恐怕也要對我刮目相看,他格外高興,幾乎忘乎所以。」

沈之維皺眉說:「知州大人,他說知州大人?」、

胡媚兒道:「是啊,別看宋相公年紀輕輕,可是他歷來沉穩,我記得小時候讀書的時候,連先生也誇讚他少年老成。

自從接了宋員外的生意後,他更是穩重,可是他這天好像真的開心至極,奴婢從小就伺候宋相公,從未有見他如此開心」

沈之維靜靜的想了想,說:「後來呢?」

胡媚兒說:「用飯的時候他更高興,一把摟住奴家,便要和奴家親熱,奴家拚命推開了他,好不容易才吃完了飯。」胡媚兒說到這裡,臉色不由得又紅了幾分。

沈之維看到心想,此女面目姣好,天生有媚骨,讓人不自覺就心生綺念,宋家大娘如何是這小妮子的對手,他正了正心神,說,「你有沒有發覺他有什麼異常?」

胡媚兒道:「奴家自幼便伺候宋相公,承蒙相公不棄,侍奉至今,所以相公平時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奴婢敢說比這個世界任何人都熟悉。

那天晚上,相公是格外高興,而且是從所未有的高興,而且,而且…」

胡媚兒咬了咬牙,說道:「相公少年時候曾有一段時間習武,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