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滿園》[玫瑰滿園] - 第1章 回龍泉鎮

回龍泉鎮的路途坎坷,公交車一路顛簸,窗外的風景也隨之上天入地。

這是曲藝上初中後第一次回來,想來也有五年了吧。

加上這車內喧鬧,小孩的哭鬧聲,打電話的話語聲,咳嗽聲,各種亂七八糟的嘈雜聲,着實是睡不着,戴上耳機,曲藝靜靜的望着窗外,心裏儘是漠然。

畢竟,她都將這裡遺忘得差不多了。

柔軟的長髮輕搭在肩上,輕薄的碎發劉海下是一雙清澈的雙眼,清冷疏離,若有所思,曲藝長得算不上好看,黑框眼鏡下的她,淡然安靜,她這種獨特的氣質也是少見的。

呵——

果然這城裡人就是不一樣。

少年將曲藝的種種行為盡收眼底,嘴角輕揚,盡顯不屑。

曲藝總感覺有人盯着自己,感覺怪怪的,轉過頭,一個穿着簡單的清瘦男生漠然的看着自己。

眼睛漆黑如墨,淡淡地掃視了她一眼,便只給她一個稜角分明的側臉。

他長得真好看。不過,怎麼有些熟悉呢……他看着自己幹嘛呢。

曲藝百思不得其解,便索性閉目養神。

出門還是清晨,下車時已是傍晚。

遠山,夕陽跌落,煥發最後的光茫,灑落人間,溫柔滿溢。

好不容易擠下車,站在破舊的公交牌,眼前是陌生的,人來人往的街道,聽不懂的語言,她有點不知所措。

警惕的觀察着周圍,公交車上的那個少年就站在離自己一米處,比自己高一個頭的身影將自己完全籠罩,壓迫感十足,曲藝掏出手機。

嘟——嘟——

爺爺怎麼不接電話呢。

焦急的曲藝小心翼翼地觀察着少年,一遍又一遍的重撥電話。

時間一點點過去,沒辦法,曲藝只好拖着沉重的行李,按外公之前的交代,一直往前走就好了。

天開始變暗,曲藝也加快速度。

可是,當她走到沒有路燈的小巷時,身後傳來腳步聲,踏過積水,離自己越來越近,曲藝開始緊張恐懼,心提到了嗓子眼,手心直冒汗。

不會有歹徒吧……

她不敢回頭,僵硬的往前走,更可怕的是,她加快速度,腳步聲也變得急促。

心念電轉之間,一道白光從後面照亮了她前面的路。

曲藝瞪大瞳孔,猛然回頭回頭,是他。

是公車上的那個男生!

他沒有理會受到驚嚇的少女,目視前方,自顧自地走着。

是順路?

她狐疑地跟了上去,當自己放慢速度他也放慢了速度。

此時,曲藝如釋重負,已瞭然,他在給自己照路。

兩人一前一後,默默無言地走着,偶爾傳來人家院子里的狗吠,這時,少年就會停下幾秒,等身後的人跟上。

直到走到巷子的盡頭,曲藝看到外公家亮起的橘色的燈,她很是激動的越過少年,奔向院門。

抬手準備推開長滿青苔的木門時,她突然想起身後的他。

轉頭,已空無一人,只有隔壁鄰居門口的老式吊燈隨關門聲輕搖了幾下。

原來他也住這兒,是外公的鄰居啊。

不容曲藝多想,院門猛地推開,嚇得她霍然轉身。

是爺爺!

曲藝撲進笑容慈祥的老人懷裡,皺眉撒嬌:「爺爺!我想你了!」

老人臉上的皺紋都開出了花,笑聲爽朗,「還是那個可愛的小藝,一點沒變啊,走,咱們先進去。」

院里種的花花草草,是外婆生命的延續,它們被曲公照顧得很好,冉冉夏天,它們攀爬向上,葉波如酒綠,寄託愛的思念。

爺爺奶奶幾乎在這兒生活了一輩子,曲藝雖說是曲公帶大的,卻從沒有見過奶奶,後來才知道,在爺爺四十五歲那一年,奶奶突發重疾,撒手人寰,是早年顧家積勞成疾,那是的曲公身為軍人,一心報國,哪成想,顧大家望小家,曲公痛心疾首,退休後就守着奶奶生前悉心照料的花草,終老一生。

曲藝環視了一下院子,乾淨簡單,無處不體現着老一輩真摯的愛情,在快餐式愛情時代,她自然是羨慕的。

進了堂屋,曲公帶着她轉了一圈,笑呵呵地拉着她地手:「屋裡的布置是不是和小時候的一樣啊,爺爺就盼着你來呢。」

卧室還和小時候一樣,是**的公主房,桌上還擺着童話書和一罐小星星。

她默默低下頭,心裏五味雜陳,沒有經常來看外公,一個老人平平無奇的日子裏很是孤獨吧。

安然處順的曲公一眼看穿年輕人的想法,拍拍她的肩膀。

「爺爺知道你學習忙,沒時間來看外公,等閑散的時候,就多來玩玩,別看爺爺一把年紀了,我可是忙的很呢,又是院子里花草,又是山後的玫瑰園,每天過的充足的呢。」

玫瑰園是爺爺建給奶奶的,這一管理打掃就是三十多年。

曲藝恬然一笑,爺爺過的很安然。

說著,曲公這才想起廚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