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6章 一箭之仇(2)

周看了看,急忙開門進去。

覃樓月的臉色煞白,若不是她及時做了止血處理,說不定一路回來,她的血都要流盡了,雖然傷口止血了,但是真的疼。她長那麼大,練武磕磕碰碰,受傷也是難免的,可像今晚這樣傷了整個肩膀的還從來沒有過。

「桃子,給我拿藥箱過來。」覃樓月喘着粗氣道。

桃子剛進門就看到覃樓月坐在桌前,捂着左肩的手掌間染滿了鮮血,急聲問道,「小姐,您怎麼受傷了?是不是又碰上黑衣人了?」

桃子問話的功夫已經拿出了藥箱走到覃樓月面前,卻不知道如何下手。

「沒有。」覃樓月也不指望桃子能幫她,「等一會兒你只要按我說的做就好。」

「是,小姐。」桃子看着覃樓月指間的鮮血,嚇得直掉眼淚,但還是認真地點了點頭。

覃樓月拿出了紗布之後,按壓着傷口把箭矢給**。箭矢拔出的瞬間,血像水柱一樣噴涌而出,直接濺在了桃子的臉上。

桃子雖然害怕,但還是抹了一下臉,按照覃樓月說的,急忙把止血的藥粉撒在覃樓月的傷口上。

覃樓月就在一旁指導,傷口很快就包紮好了。

「小姐,怎麼回事?是九皇子的人傷了您嗎?」桃子利落地收拾好藥箱放在桌上。

「不是。」覃樓月想到「譽王府」三個字就皺起了眉頭,但此時她已經沒有多餘的精力管這麼多了。

「我要休息一下,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我。」

桃子擰着眉應下了,「是,小姐。」

因為覃樓月當著大家的面打敗了覃榮凱,所以這兩天暫時還沒有人敢來惹她,她也得以好好地養傷。而且也沒有聽說九皇子府和譽王府的護衛在搜尋刺客,覃樓月也就放心下來。

傷口經過兩日處理,沒有發炎的跡象,而且已經開始癒合了,覃樓月這才舒舒服服地泡了一個澡。她這兩天讓桃子給準備了幾套衣裝,大多都是容易活動的勁裝。

洗完澡之後,覃樓月換了一身白色的男裝,在頭頂上方綁了一個丸子頭就帶着桃子從後門溜出去了。

桃子主要是給她帶路的,順便說一說京城裡的那些達官顯貴。

兩人走到一處裝修豪華的茶樓,裏面看着就有很多達官顯貴家的公子哥在喝茶聊天。

「桃子,我們進去湊湊熱鬧。」覃樓月說話的同時已經抬腳往茶樓走去。

桃子的裝扮像一個書童,跟在覃樓月身後走進茶樓,小心地扯了扯她,低聲說道,「小姐,這裏面坐着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公子哥,我們惹不起,還是走吧。」

「我們又沒有去招惹他們,怕什麼?」覃樓月由店小二領着去了一張空着的方桌前坐下,隨口就點了幾樣小二口裡介紹的點心。

隔壁桌的幾個公子哥都不約而同地看向覃樓月主僕兩人,一邊喝茶一邊小聲議論着。

「那不是前兩天大鬧九皇子府的覃府二小姐嗎?」

「看着模樣就是了,只是聽說她很喜歡穿粉色,今天怎麼一身男人的裝扮,這是被九皇子刺激地改性了?」

「你們是不知道,聽覃府那邊透出來的消息說,這覃府二小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學了一身妖術回來,把覃將軍都給打敗了。」

「妖術?什麼妖術這麼厲害?覃將軍可是征戰沙場多年,立功無數,那武功跟手段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對付的,你莫不是道聽途說?」

「我可是從覃府的侍女嘴裏親耳聽到的,假不了。」

幾個公子哥不約而同收回了目光,生怕被覃樓月盯上了,然後在他們身上使用什麼妖術。

覃樓月離幾個公子哥不遠,自然把他們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了。覃府的侍女傳出來的她會使用妖術,恐怕這是覃雪煙身邊那個丫頭銀杏乾的好事吧。在武力上不能討到好處,就只能耍點嘴皮子功夫了,倒是挺會敗壞她的名聲的!

覃樓月跟桃子在茶樓呆了許久,糕點也吃了不少了,但關於那些黑衣人的消息卻是一點都沒有眉目。

「桃子,結賬,我們走了。」覃樓月率先起身。

桃子叫來小二結賬,幾盤糕點算下來就要一百兩銀子。

桃子有點心疼地掏出一張銀票,抬眸看覃樓月,「小姐,這一百兩銀子可是我們一個月的月錢,這幾盤糕點就要上百兩,實在是太貴了。」

「一百兩銀子很多嗎?」覃樓月對於楚鳳國的消費還不是很清楚。

「小姐,大小姐院子的月錢可是十萬兩銀子,我們院子只有一百兩。」桃子又解釋道。

「按這麼說,給我們的錢是有點少。」覃樓月掃了眼旁邊一臉鄙夷的店小二,「先把錢付了。」

「是,小姐。」桃子心疼地把銀票遞給店小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