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6章 一箭之仇

那個侍女小翠說,九皇子正在院子里陪其他皇子喝酒,喝酒自然就有話題,說不定能探聽到她想要的呢。

於是,覃樓月在九皇子府悄悄轉了幾圈,終於發現在湖邊的一個涼亭周圍站滿了護衛,此時涼亭里幾個穿着錦衣華服的男子正在飲酒說笑,其中就有一個背對着她,穿着大紅喜袍的男人,應該就是九皇子了。

覃樓月躲在暗處,只能隱隱約約聽到那些男子的說笑聲,但具體說了什麼還真的聽不到。看來今晚上似乎不是一個探聽消息的好時機。

覃樓月輕輕起身退後,腳上突然傳來了枝椏斷裂的聲響。

糟糕!就在覃樓月暗道一聲不好的時候,聽到動靜的護衛從四面八方向她這邊跑來。

涼亭里的幾個皇子也沒有打算在一旁看戲,齊刷刷奔了過來。

看來不打一場是走不了了!

覃樓月周旋在幾個皇子之間,還要防着周圍的護衛,可謂是腹背受敵。好在她的武功底子不錯,對付幾個皇子還在能力範圍之內。

覃樓月也不想戀戰,指尖突然多了幾根細長的一端系著紅線的銀針,直接飛向了幾個皇子。趁着幾個皇子躲避銀針的時間,覃樓月朝着一個方向快速離開九皇子府。

九皇子府的護衛緊追不放,覃樓月一路奔跑,都不敢停歇,逐漸甩開了身後的護衛。

但是……

覃樓月看着眼前陌生的環境,太陽穴突突地開始跳動,似乎她這個路痴又迷路了。

環視一圈周遭的擺設,布局絲毫不亞於九皇子府,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覃樓月甚至認為,她是不是還在九皇子府轉圈?

似乎,她不認路的毛病又重了。

覃樓月因為走錯了地方,陷入了自我懷疑里。但因為經常犯這樣的錯誤,所以她的這種情緒很快就過去了。

她這是誤闖了誰家的府邸?覃樓月剛想轉身離開,不遠處就傳來了說話聲,她只能輕手輕腳地躲進了離她最近的一個屋子裡。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這麼不巧,屋子的門再次被打開了,接着原本黑漆漆的地方亮起了燭光。

「王爺,奴兒還沒有沐浴呢。」

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傳進了覃樓月的耳朵里,她下意識地顫抖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本王沒那麼講究,伺候好本王再沐浴也不遲。」

一個男子的聲音也傳進了覃樓月的耳朵里,聽着嗓音還蠻好聽的,可是他說的話……

覃樓月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感覺全身都不舒服,一聽兩人的對話就明白了,接下來他們要做男女那點事,她可沒有興趣參觀,還是找機會儘早離開比較好。

「王爺,您輕點。」嬌滴滴的女聲再次響起。

「你自個兒把衣物脫了。」男子的語氣聽着十分地不耐煩。

「王爺,奴兒想您幫脫嘛。」女人的尾音拉得很長,聲音里滿滿地都是撒嬌,接着就是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音。

覃樓月趁着兩人脫衣的空擋,貓着身,輕手輕腳地走到門邊準備開門,可是突然一個茶杯貼着她的耳邊丟了過來,把她剛開了一條縫的門重新給關上了。

糟了,又被發現了!

那個王爺不是準備做少兒不宜的事嗎?你做你的就好了,讓我走還不行么?

覃樓月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出現在眼前,她側頭一躲,兩人隨即打在了一塊。

躺在床上的女人,衣衫盡落,正攥着被褥擋在身前,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情景,忍不住尖叫出聲。

屋裡的動靜也驚動了外面巡邏的護衛,霎時間,整個屋子就被裡三層外三層給包圍住了。

覃樓月還未看清那個王爺的臉,拿過了手旁的東西就丟了出去,一把摺扇橫在了男子的面前,她抓住了這個機會快速跑出了屋子。

屋外,圍滿了護衛。

覃樓月暗罵了一聲,雙手指尖多出了十根細小的銀針,銀針急速飛了出去。趁着前排護衛倒地的時間,覃樓月藉著空擋快速跑出包圍圈。

忽然身後有疾風襲來,覃樓月轉頭一看,一支箭矢已經穿透了她的皮肉,疼痛瞬間竄遍了她的五臟六腑。

覃樓月順着弓箭射來的方向,隱隱約約看見一個穿着白色裡衣的男子正把弓箭丟給身旁的護衛。

覃樓月一鼓作氣逃了出去,趁着空隙折斷了箭羽,回頭看着身後的府邸,牌匾上「譽王府」三個字映入眼帘。

「譽王府,我記住了,我一定會回來報一箭之仇的。」覃樓月捂着受傷的肩膀,身後又響起了有節奏的腳步聲,只能咬着牙,忍着疼痛急忙沒入了黑夜裡。

桃子在門外守了兩個時辰,見覃樓月遲遲未歸,正着急時,忽然聽到屋裡有動靜,料想着應該是人回來了,朝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