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5章 輸給了覃樓月(2)

>覃雪煙沒有聽到屋外的動靜了,急忙催着姜氏出門查探情況,正好就看見了覃樓月瀟洒離開的背影,看着未見一絲的狼狽。

姜氏驚訝之餘急忙上前扯住覃榮凱的衣袖,「老爺,我們煙兒傷的這麼重,您一定要替我們煙兒討公道啊。」

覃榮凱擰着眉,不耐煩地把長劍丟回給護衛。討公道?他倒是想替覃雪煙討公道。

「煙兒既然傷的那麼重,讓大夫來好好處理傷口,別留疤了,也讓她好好地歇着吧。」

覃榮凱輸給了覃樓月本就失了面子,哪兒還有底氣跟覃樓月討公道,找了個理由帶着護衛就迅速離開了。

「老爺?」姜氏不解地看着覃榮凱匆匆離開的背影,這哪兒像是討公道,覃樓月分明一點事都沒有。

「銀杏,適才發生了何事?為何老爺就這麼放過覃樓月了?」姜氏轉身詢問在一旁的銀杏。

銀杏扶着姜氏回了覃雪煙處,這才把剛才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覃雪煙聽完,忍着疼痛,眉毛都快打結了。「覃樓月的武功何時這麼厲害了?為何我們以前不知道?」

「興許以前的覃樓月是在扮豬吃老虎,沒想到最後反而讓九皇子娶了別人,所以不打算再裝了。」姜氏的面容有幾分陰狠,經此一事,恐怕覃府上下再也沒有人敢小看覃樓月母女倆了。

覃雪煙捶着被褥,很是氣惱,「那覃樓月未免太能忍了!本來我是想着拿她出出氣的,沒想到反而把自己給栽了進去,真是氣死我了。」

覃雪煙這麼一動,牽扯到了背上的傷口,疼得她面容痛苦又扭曲。

「小姐,您切勿為了二小姐傷了身子。」銀杏上前安慰道,「就像小姐您說的,二小姐用的不過是妖術,只要我們把消息放出去,看誰還敢接近她?」

覃雪煙陰沉的雙眸微斂,贊同地點頭,「嗯,雖然眼下還想不到好的法子對付覃樓月,但所謂人言可畏,三人成虎,也夠覃樓月一陣難受了。」

「眼下這倒不是最重要的,就怕覃樓月經此一事,要對我們正房進行報復!那時我們可就防不勝防了。」姜氏面露愁容,畢竟連覃榮凱都打不過覃樓月,如果她要硬來,他們正房是真的沒有還手之力啊。

「母親不用擔心,覃樓月就算武功再強,她不是還有一個長期卧病在床的母親嗎?」覃雪煙眼裡布滿了陰沉和算計,覃樓月敢打她,就得為此付出代價。

覃樓月可不管什麼算計,眼下她最重要的是找出究竟是誰想要殺她,今夜她又得罪了覃榮凱,說不定他也會派人來殺她,所以她必須做到心中有數,才能遇事不慌。她回了院子後就讓桃子替她守好門,她則換了一身夜行衣,按着桃子所說的方向奔去。

本來半刻鐘的路程,覃樓月愣是走了半個時辰才出現在九皇子府的後門。

此時的九皇子府是燈火通明,到處都掛着紅燈籠,紅綢帶,一派新婚喜氣的景象,覃樓月越過了圍牆,在九皇子府里轉悠。

在長廊的盡頭出現了兩個丫鬟,正在端着托盤往一個方向走。覃樓月躲避開巡邏的護衛之後小心翼翼地跟在兩個丫鬟身後,隨着她們一起進了一個偌大的院子。

看着滿院子的紅燈籠,還有從屋裡出來的穿着喜慶的丫鬟,覃樓月挑了挑眉梢,這裡應該就是九皇子所居的院子了,不用費力氣去找,對於她這個經常迷路的人來說正好。

兩個丫鬟把吃的東西送進去之後很快就出來了。覃樓月繞到一旁,從一側開着的窗戶溜進了屋裡。

此時的屋裡,新娘子正端正地坐在床邊,身邊還有一個穿着喜慶的丫鬟陪着。

桃子說,嫁給九皇子的新娘是丞相府的嫡長女譚施施。覃樓月倒是想看看這個中途截胡覃二小姐的女子長什麼樣,是怎樣的貌美如花。

「小翠,去瞧一瞧九皇子何時才能回來?」譚施施溫溫柔柔的聲音傳進了覃樓月的耳朵里。

覃樓月想,這個聲音倒是蠻好聽的,應該是一個溫柔恬靜,端莊大方的女子吧。

小翠先是行了禮,然後才恭敬地道,「啟稟皇子妃,剛才九皇子的侍女已經來說過了,九皇子陪着其他皇子正在院子里喝酒呢。」

「那就算了,本妃就再等等吧。」譚施施柔柔的語氣說著,又讓侍女給她拿了一些吃的過來。

覃樓月悄悄探出頭,但也只看到譚施施拿過一塊糕點就着蓋頭放進了嘴裏。她還以為能看到譚施施的模樣呢。

覃樓月覺得這裡暫時不能查到她想要的信息,所以悄悄地退出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