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3章 下馬威(2)

桃子開門進來,看見靠在床榻上的覃樓月披散着長發,看過來的目光清清冷冷的,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小姐,怎麼辦?大小姐又叫您過去了。」

「這個大小姐很可怕?」覃樓月語氣淡淡地問。

「大小姐是嫡長女,閨名叫雪煙,今年剛滿二十,是大皇子也就是現在的太子未婚妻,有可能是以後的皇后,在這府里,連老爺都要敬她三分。」桃子耐心的給覃樓月說明,隨之又輕輕嘆氣地道,「而您,幾乎每一次見到大小姐都免不了受一頓鞭刑。」

「哦?」覃樓月挑起眉梢,「按你這麼說,那位大小姐叫我過去,是已經準備好鞭刑在等着我了?」

桃子輕輕點了點頭。

呵!仗着她是未來的皇后,仗着覃二小姐不受寵,這麼欺負人的嗎?

覃樓月放下書,簡單就綁了一個丸子頭,又從衣櫃里找了一身黑色的勁裝換上。

「走,我們去會一會那位大小姐。」

桃子一臉地為難,「小姐,大小姐向來與您不和,每次您去都是受傷的,而且老爺從來不管,您還是不要去了吧?」

「沒事,且去看看你說的大小姐究竟怎麼個厲害法?」覃樓月率先走出屋子。

大小姐覃雪煙是由覃榮凱的原配夫人所生,聽說因為生的花容月貌又聰明賢惠,早早的就與太子定下了婚約。

按理說太子應該在覃雪煙十六歲及姘禮之後就該迎娶她了,但覃雪煙都已經滿二十歲,快成老姑娘了,卻遲遲未見太子談及迎娶之事。

覃榮凱也曾跟太子幾次隱晦地談起他與覃雪煙的婚事,但都未有結果。

覃雪煙眼見着與她同歲的千金不僅嫁人了,連孩子都能打醬油了,心裏自然就鬱積了不少的煩躁與焦急,亟待找個出氣筒宣洩內心的不滿。

而其他幾房夫人的娘家都是有權有勢的,覃雪煙自然不敢隨意把怒氣撒在她們的子女身上,而無權無勢的三房喬氏母女倆自然就成了她出氣的對象。

今日覃雪煙趁着九皇子大婚,與太子明裡暗裡又談及了嫁娶的事宜,但太子似乎並不想多談此事,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就打發她了。她一個女兒家都主動談起婚事了,沒想到太子這麼駁她的臉面,覃雪煙慪了一肚子的氣無處發泄!

但總不至於朝着太子生氣,所以覃雪煙剛回到覃府就讓銀杏去叫覃樓月了,而她從小到大也習慣了把怒氣發泄到覃樓月身上。而覃樓月向來也是敢怒不敢言,被打了也從不敢跟覃榮凱告狀。

覃樓月由桃子領路來到了單獨撥給覃雪煙的院子,她匆匆掃了一眼,果然是未來皇后要住的地方,就單單個院子,就比她們現在所住的地方大了數倍不止。

果然,權勢是個好東西!

覃雪煙正坐在院子里,旁邊站着兩個侍女,其中一個就是銀杏。這架勢好像就是專門等着覃樓月來的。

覃樓月清冷的目光看向覃雪煙,的確是個美人胚子,膚白貌美,唇紅齒白的,外表看起來溫柔恬靜,這內里吧,還有待觀察。

「大膽,見着大小姐為何還不行禮?」銀杏大聲呵斥道,習慣性地準備給覃樓月一個下馬威。

桃子倒是畢恭畢敬地行了一個禮,但覃樓月可沒有行禮的打算。

「二小姐,見着大小姐為何不行禮?你是想要造反嗎?」銀杏再次呵斥道。

覃樓月眉目淺淡,面上卻是漸漸冷若冰霜。

「雖然我只是一個庶出,但怎麼說也是覃府的主子,你一個丫鬟,上不了檯面的東西,居然還敢呵斥起主子來了,怎麼,不把覃府的規矩放在眼裡了嗎?」

覃樓月自從決定把覃府作為落腳處開始,就從桃子那兒把覃府的規矩了解的一清二楚了。

「一個丫鬟也敢爬到主子頭上來,莫不是想找死!」

覃樓月的語調雖然平緩,但語氣很冷,加上她一身清冷的裝扮,倒是嚇得銀杏往覃雪煙的身後躲了。

覃雪煙這時才一臉傲慢地抬眸看向覃樓月,一雙柳葉眉擰了擰,印象中她還是初次見到覃樓月粉色以外的裝扮。

而且,她總覺得今天的覃樓月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但是哪兒不一樣又說不上來,難不成是被九皇子大婚給刺激的?

覃雪煙拿綉帕擦了擦臉,一副端莊淑女的姿態。「銀杏可是從小就跟在我身邊了,幾乎情同手足,妹妹應該很清楚才對。」

「哦?姐姐這是要把銀杏扶上覃府主子的位置嗎?那銀杏做這個丫鬟倒是做的挺值。」

覃樓月不緊不慢地又道,「但在父親還沒認可她這個覃府主子之前,她依然只是一個丫鬟,那就要守覃府的規矩,見着我了,也得恭恭敬敬地叫我一聲二小姐,姐姐,你說對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