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3章 下馬威

不久,外面的狂風大雨停了,突然又變得晴空萬里,雨後的彩虹也掛在了天邊。

桃子很快端來了兩碗薑湯,「小姐,您先喝碗薑湯驅寒。」

覃樓月拿起一碗,把另一碗推到桃子面前,「你也喝吧,等會兒我們出門一趟。」

桃子抿着唇,反而退到了一邊,「小姐,這是為您準備的薑湯,桃子不能喝。」

「讓你喝就喝,別磨蹭了。」覃樓月沉下了面色,語氣命令般說道。

桃子僵持了一會兒,還是為難地拿起薑湯,在覃樓月注視的目光下喝完了。

覃樓月喝完了薑湯,穿好了鞋,由桃子帶着從後門溜了出去。

因為覃二小姐不受寵,拿到的院子也是在將軍府的偏僻處,並不顯眼,平日里別說護衛了,就是連小廝都沒有。所以她們出去的時候,自然也就沒有引起其他人注意。

「小姐,您要去哪兒啊?」桃子剛走出將軍府就問。

「九皇子府。」覃樓月說出來的時候未有半分情緒的波動,她之所以要去九皇子府,只是想要看看究竟是誰想要殺她,確切地說應該是誰想要殺覃二小姐。

畢竟那些黑衣人已經知道那所謂的覃二小姐沒有死,必定會捲土重來。她可不想來到異世,這小命隨時隨地受到威脅。

可是桃子聽後卻是嚇了一大跳,急忙阻止道,「小姐,您今天早上才去大鬧了九皇子府,現在那邊的護衛一定不會讓您進去的。」

覃樓月停住腳步,桃子說的話也有道理,今天覃二小姐已經去鬧了一次,或許九皇子會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不計較。如果她再去一次,就算不鬧,九皇子府的人也會先入為主,覺得她是去破壞九皇子與那個丞相府嫡女婚禮的。

覃樓月抿着唇,沉吟半響,轉身往回走,「算了,我們從長計議吧。」

桃子舒了一口氣,跟着覃樓月往回走。

回到覃府後,覃樓月去見了覃二小姐的母親,此時她正趴在床上,有一個侍女正在給她上藥。

「月兒,你終於回來了。」

喬氏是覃榮凱的第三房侍妾,是覃榮凱年輕時征戰他國機緣巧合下帶回來的一個美嬌娘。

喬氏年輕時倒是非常受寵,只是因為平日里體弱多病,生下覃樓月之後就再也無所出,沒有生齣兒子,漸漸地也失了寵。

「嗯。」覃樓月淡應了一聲,走到喬氏床前,看着她憔悴的面龐,想到她是因為覃二小姐受了鞭刑,有些於心不忍,現在她暫時用了覃二小姐的身份,於情於理都要替覃二小姐盡一份孝吧。雖然心裏有些不適,但還是問出口了,「母親,你沒事吧?」

「沒事,休養幾天就好了。」喬氏伸出略顯枯槁的手,握住了覃樓月垂在身側的手,「月兒,九皇子已經娶正妃了,如果你真的放不下他,母親就替你在父親那兒求情,讓你做他的側妃好嗎?」

聞此一言,覃樓月是嚇了一跳,敬謝不敏,「不用了,他娶妻就娶妻了吧,我也不在乎了。」

喬氏動了動唇,把桃子跟身邊的侍女都遣了出去。

「可是,月兒,你畢竟跟了九皇子那麼久,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你不嫁他,還能嫁誰?」

覃樓月:「……」

覃二小姐與九皇子私定的終身,與她何干?她可不想來到這異世,什麼情況都沒有弄清楚就替覃二小姐嫁人了。

「母親,我的事情會自己解決的,你只要好好養傷就行,不用操心這麼多。」覃樓月在床邊坐下,拿過一旁的金瘡葯,手法熟練的給喬氏上藥。

喬氏欲言又止,面上充滿了無奈與悲哀, 她時常一副病懨懨的模樣,就算想要幫女兒也是有心無力。

傍晚,覃榮凱的另外三房夫人帶着自家的兒女有說有笑地回來了。

九皇子的婚宴,整個楚鳳國的皇親貴胄都會出席,這是一個很好的替自己的兒女物色合適對象的機會,幾房夫人自然不會錯過了。

覃樓月從喬氏的院子出來後,當然也聽到了覃府前院傳來的說話聲,但她也沒有多去關注。因為中午沒有吃飯,她肚子很餓,所以晚飯吃的比較早,吃完飯後就找了幾本關於楚鳳國的書籍準備看看。

「桃子,你們二小姐在嗎?我們小姐讓她過去一趟。」

屋外,一個陌生帶着明顯命令口氣的女聲傳進了覃樓月的耳朵里。

「銀杏,我家小姐剛染了風寒,此時還在睡着,要不,改日再過去吧?」桃子言語里有幾分小心翼翼,聽的覃樓月看書的動作一頓,眉梢微挑。

「桃子,你一個下人也能替主子做主了?我們大小姐有請,這府上還沒有誰敢忤逆的,若你還知輕重就叫你家小姐趕緊起身。」

銀杏還特別大聲哼了下,隨之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