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10章 太子退婚

覃樓月猜的沒錯,姜氏派了管家去送東西之後,她就去了覃雪煙的院子。

「煙兒,這個覃樓月以前在府里唯唯諾諾的,見着我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怎麼跳個崖回來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顯得太咄咄逼人了。」姜氏對覃樓月已經是氣得牙痒痒了,只恨今天沒有把她給趕出府,還白白送上一大堆的金銀珠寶,實在是肉疼的很。

「估計是被九皇子大婚刺激得性情大變了,也或許真是學了什麼妖術回來,以後我們做什麼事還是要小心提防着她為好。」覃雪煙由着侍女給自己梳頭。

「嗯,現在的覃樓月太過顯山露水了,遲早會遭反噬的。」 居然還敢踹了譽王的馬車,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姜氏又想到了九皇子府那個剛迎娶過門的譚施施,丞相府的嫡長女,能成為九皇子妃,怎能沒有點手段呢?

「不錯,覃樓月首先就得罪父親了,父親目前不動她,不代表以後也不動。何況,聽說還有一幫黑衣人一直在伺機而動,或許不用我們出手,覃樓月的小命已經丟了。」

覃雪煙整理着自己的髮飾,她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今天太子約了她去府上用晚膳,估摸着也差不多到時辰了。

「母親,你且耐心等着,覃樓月囂張不了多久的。」覃雪煙目光微沉,安慰着姜氏。

姜氏贊同地點頭,「嗯,你說的有道理。」

倆母女說了一些體己話之後,覃雪煙帶着侍女銀杏出門。

覃府的馬車已經準備好等在門口了,而且後面還站着兩排的護衛,排場不可謂不大,畢竟是未來的皇后。

覃榮凱對於大女兒覃雪煙,向來不會吝嗇!一榮俱榮這個道理他很明白。

對於父親的安排,覃雪煙很滿意。

到達太子府的時候,太子府跟往常一樣,只有四個護衛在門口守着,幻想中的太子領着府中眾人出來迎接的場面更是沒有。

與想像中的落差太大,覃雪煙原本滿心歡喜的眸光瞬間暗了下來,太子這麼主動邀她過來用晚膳,以為他們之間已經有了轉機了呢。

太子府的護衛進去稟報,然後就有管家出來領着覃雪煙徑直進了太子府的膳廳。

太子鳳庭霄穿着一身黑色的雲紋蟒袍,正端坐在飯桌的主位上,目光冷淡地看着走進來的覃雪煙。

「煙兒見過太子殿下。」覃雪煙微彎着嘴角,擺着自認最好的姿態,盈盈然施了一禮。

「起身吧。」鳳庭霄語氣十分的冷淡,「坐吧。」

「謝太子殿下。」覃雪煙站直身子,想着自己好歹也是太子未婚妻的身份,理所當然地走到鳳庭霄身邊,剛想要坐下,就被叫停了。

「你坐本太子對面就好。」鳳庭霄嘴角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嘲諷。

覃雪煙剛要坐下的動作一頓,眸中轉瞬即逝的陰鷙,怎麼說她也是將軍府的大小姐,未來的太子妃,卻被太子如此輕視!她雖然心裏十分的不爽,但還是乖乖地坐到了鳳庭霄的對面。

鳳庭霄拿起筷子優雅地夾菜,抬眸看對面的女人,「本太子今日找你來,是想要跟你說一說退婚的事情。」

退婚?

覃雪煙剛拿起的筷子在鳳庭霄的話音落下時,應聲掉在了桌上。

她有些失態地重新拿起來,強顏歡笑道,「太子殿下,我們的婚事可是由皇上親自下旨賜婚的,怎能說退就退呢?」

「本太子已經上書給父皇,父皇答應明日就會召見你父親,到時自會商量你與本太子的婚事,今日不過是提早跟你打個招呼。」鳳庭霄情緒淡淡地說著,把菜放進嘴裏。

覃雪煙心下雖然已經開始慌亂,但面上還在強裝着鎮定,在鳳庭霄話音落下的時候,她的眼眶已經紅了,含着點點淚光,「太子殿下,煙兒等了您那麼多年,您不是在跟煙兒開玩笑吧?」

「本太子既然上書給了父皇,就是深思熟慮後的決定,所以,你不接受也沒有辦法。」鳳庭霄放下了筷子,拿錦帕擦了擦嘴角丟在桌上,沒有了要吃的意思。

「本太子今日請你來,就是想知會你一聲,到時別鬧得太難看了,讓彼此的顏面掃地就不好了。畢竟覃府二小姐大鬧九弟的婚宴,讓九弟丟盡顏面,已經是人盡皆知了,本太子可丟不起那個人。」

言下之意就是提醒覃雪煙別學覃樓月。

「太子殿下就是這樣看煙兒的?」覃雪煙雖然眼裡有淚花,但還是強忍着沒有掉下來,心裏暗罵覃樓月是禍水。

太子肯定是因為覃樓月在九皇子府撒潑,認為她跟覃樓月是一樣的人才想着要退婚的。

猜你喜歡